多管闲事

2013-02-13 woolgathering

今天是寒假以来最不爽的一天。

下午吃完饭,乘班车去县城跟挚友小T小聚。不想在车上却经历了让我至今作呕的一幕。在我临近的位置坐着一中年男子,那男子甚是变态,一路上把阳具掏出,就坐在位子上旁若无人地做起了活塞运动。一车人都瞧着恶心,妇女们偷笑,姑娘们吓得脸色苍白,但始终没有人出来制止。我发现后看不下去,便上前叫那男子注意文明停止动作。原以为那男子会立即停止,待我坐下,那人冲将上来,给了我一个耳光,一边说“叫你多管闲事”,跟他僵持了一下,见那人比我结实很多,而车上竟无人帮忙,无奈只得妥协,说了几句不敢不敢,那人终于回去,又旁若无人地边看姑娘边打起手枪来。我闯南走北多年,就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不要脸之人。我无奈地看看众人,他们竟无任何反应,只是把视线瞄向别处,支身力薄的我憋着满胸口的气,却只能爱莫能助。卖票的小姑娘向我投来同情和赞许的目光,寡不敌众,我只能先选择忍气吞声。掏出手机,想偷偷拍下照片上传微博留下证据,无奈低端手机像素不行,加上阴天光线不佳,根本拍不下什么,于是只能另想办法。看见车上有视频监控,于是寻思着打110报警。车上打电话报警是不可能的,只能等到下车再报警了。那人到了车站还不忙着下车,仍在那打飞机,我溜下车,躲到一个角落里打110报警,可惜警车太不给力,五六分钟后才赶到,而此时那变态之人早已逃之夭夭。随几位民警坐警车前往派出所做备案,这时T和鸣赶来了,民警有其他任务去执行,于是叫我们三个先在办公室里坐坐。这时办公室里只有我们三人,我跟T开玩笑说不用客气就当是我家,寻思着先倒几杯开水给T喝,不想县城辖区派出所竟如此寒碜,连白开水都没有。于是只能边说笑,边看着《甄嬛传》。民警回来开始备案,在记录本上写下几行简单的案件情况便跟我说起道理来。他说我不应该多管闲事。我听后非常恼火,一个劲地跟民警讲道理,书呆子就是这样,不容得这世界有任何的邪恶。在等待的过程中我跟T说是我自己多管闲事,还是T了解我,说做好事怎么是多管闲事呢?有T的这句话,我就什么都不怕了,下次碰着,我也一定会义无反顾的。局里面有认识的人,我同学的哥哥,在他的帮助下终于把先期要做的事都OK了,说是让我回家等待结果,于是经过无聊的等待之后,终于跟T一起离开派出所。派出所的情况我清楚,所以只能算是敷衍了事,估计终究不会有什么满意的结果。而我的执拗也只能到这个地步了,每当这个时候,我总会想起我的偶像格瓦拉,一个理想主义者,就算是死也绝不向邪恶和丑陋妥协。回去吧,去快乐的聚会吧,和你的那位相识十几年的好友。

带着T和鸣走出派出所,到亲戚家开的酷尔爽奶茶店要了三杯奶茶。这家店是老妈的堂嫂开的,他们两母子经营着。奶茶店开在怡和花园的边上,农历年底和春节期间生意相当好。楼上的包间已没位置了,于是只能上外头沿街搭好的棚子里。三个人围着一张小桌子,抛开所有的不快,边喝奶茶边斗地主。玩了几局,我的手气不错,心情渐渐好了起来。喝完奶茶,问其他两位还要吃点什么,T说出去走走,所以便没再点什么。结账的时候,亲戚不肯收钱,大家都是做生意不容易,更何况去年的时候曾带妹妹过来吃过白食,于是便硬是往收银台上扔下20元钱,撒腿就跑。

和T一起去烈士陵园看了看,上次来这里还是初中时代。看着恬静的风景,那些长得非常好的竹子,心想着,在这个地方生活也着实不错。出了大门是喧嚣的都市,进了大门却是另一处安谧之地。幽长的林间小道适合午后散步,高大的树木和竹林适合闭目养神,而革命先烈的纪念物则适合洗涤内心的几点浮躁寻着几分淡淡的忧郁。出来的时候,竟发现了所谓的县图书馆,几只好奇的猫在楼里从一楼到四楼巡视了遍,失望而归,鸣问这哪是图书馆啊,怎么啥都没有。我笑着回答说,被你瞧见了便不是图书馆了。T淡淡微笑,表示认同。对于某些事,我和T的看法总是跟其他人不同。两个怪人,知己如此,可谓足矣!

又逛了城里的几条老街,我们的年龄是它们过往的见证,而城市停不下变化的脚步。五点多钟,老爸来电话叫我回家。不舍地同T道别,估计要一年后才能再次相聚,再见我的朋友!

晚上只是跟老妈说在车上跟人打架了,老妈的第一反应是叫我别多管闲事,说是怕别人报复。我只能傻笑无语。唉,当好人真难!


©林墨含
2013年2月13日 于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