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槐花

2011-06-25 woolgathering

静静地,看槐花的落地,花儿过于精致,淡淡的芳香和着半岛清夜的凉风,沁人心脾。昏黄的路灯,朦胧的眼际里飘过的陌生人的影。世界还是正常的运转,而生命的历程却走向最后的归宿,花开花落,此花零落便无花。

二十岁的边上,在彷徨中苦苦挣脱,惆怅是自找的,蓦然回首间,才发现,许多宝贵的时光已然逝去。一个人很孤独的活着,因为没有任何人能真正替你分担痛苦。迷失了许久,终于又将自己的理想发掘出来,它告诉我,那颗心不曾停止。于是远方近了,虽然许多的景致都无法再现,兴许在那彼岸,一切的一切会更加绚丽多姿。

将近傍晚的时候到学校操场跑步,二千米,算是加强身体锻炼了。身体是革命的本钱,这让从小身体瘦弱的我一直自羞,是到了增强体质的时候,是到了为未来打基础的时候。人生二十岁,这正是风华正茂、不断充实和储备知识的时日,正是不断完善和提高自己的时日。时日不多了,小轩同学仍需努力!生活是美的,正如我们一降临这个世界所认识到的那样。还是很庆幸,自己能活到今天,当然,这之中很大的一部分要归功于我的父母,毕竟将一个早产儿拉扯大实在是不容易。

上QQ的时候,经常会去踩Ting的空间。发现她近来总是很忙碌,半夜乃至凌晨两三点都还没入睡,上课、考试、家教、实验、GRE,总之还是过的挺有意义的。一个人的世界,在北京那样的大都市里,一个人的生活,一个人承受许许多多。但此时此刻心中只能是牵挂,只能在心中默默为她祈祷、为她祝福。只要努力了,便足够,希望她继续下去,为了自己的梦想而不懈前行。

会忘却的,这个世界上人与人之间根本不存在永远之说,永远也有尽头。我们总是单凭自己的执念去刻意的使之加长,但结果是这种意识上的效果并不是客观的存在。Ting,走了,终于走远了。记忆已不再那么深刻,虽然那名字还在跳动,但终有一天,连那名字也将走远,埋葬在记忆不为人知的角落。

有时候,会感到很幸福,因为毕竟有个人值得我去想念,而这种想念始终给我带来很大的慰藉,许多的莫须有的痛苦因之而得到解脱。人生便是这样,太多的无可奈何,也会有太多的情不自禁,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毫无意义的等待与渴求,静静地咀嚼,为这人生并不完美的过程喝彩!

一个人的日子里,会关心起身边的每一个人,让每一个人都能从这儿感受到爱,让他们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真诚与无私。虽然有过小的磨擦,虽然有过不少的误会,虽然别人无法感知,但自己还是尽力去做了。剩余的时间,学会关爱自己,在荒芜的地带荷锄前行。曾经不顾一切地去追逐那些名利、那些虚幻的东西,回过头来,才开始发觉,太多的太多已在不经意之间飘然而去。二十年了,二十年很长,也很短。回忆成了生命的一个部分,在昨天和明天之间徘徊迷失。

然后,我会思考自己,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那颗并不安稳的心,渐渐地向着一个地域靠近,那是片荒芜了的地带,为这所有的一切,所有的付出只会引来无端的嘲笑。还是要一个人去面对,去面对那些欲望、那些诱惑,要去埋葬心中的一切邪恶,为心中的梦想而前进。尝试着让自己忙碌起来,让那些繁重的事务阻碍自己的思维空间,从而能够不去瞎想,不至于陷入孤独的境地。孤独是令人可怕的,在孤独中,我们会丧失激情,会迷失,会不断地在狭小的空间内苦苦抱怨。如果一个人不能适应孤独,便只会被其击垮,只会在碌碌无为中度过余生。

六月末,七月也快来了。站在向窗的地方,看远处的大山,披着苍绿。太阳很温和的照着,大连的天气终于到了最宜人的时节,会有花开的锦绣,会有时髦的女郎轻轻走过。偶尔抬头看天,会发现天空是如此的干净,空灵里给人以无穷的遐想。

城市与城市之间还是有差别的,上海、北京显得太大,置于其中会觉得自己过于渺小,结果只会给人带来心中的压抑与不安。而南昌,则给人一种乱的感觉,单调而又乏味的景象,喧闹的人群,一切的一切只能带给人无法名状的窒息。大连还算可以,至少到目前为止,我还未找到批判大连的有力证据。城市挺美,依山靠海,气候宜人,吃的东西也不少;只是感觉大连人太土,大连话太土,所以这座城市最大的不足便是人文与现代化之间的不和谐。大连作为一座旅游城市无疑是相当不错的,适合富人们享受,适合高档的消费和投资,但不适合年轻人发展。于是大连终只是一座过客的城市,我的梦终会回到南国,那片熟悉的土地。或许,我也会属于大西北,那里有这个民族的根,有我许多的儿时的梦,壶口的黄河、甘南的卓玛……


©林墨含
2011年6月于辽东半岛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