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说

2011-03-27 woolgathering

起风了,刮着风的大连还没有一点春的气息。想去旅行,一个人的行走,就像那一次,远离喧嚣,远离熟悉的土地。回首处,忘记尘世,当一回风的孩子。

漂泊在外,南方的故乡只会在失落的片刻念起。不要说:你是无家的孩子。

亲爱的,你十二岁便离开生你的土地。你很孤僻,很瘦,但却自命清高。你把一生中大部分的泪水交给了你的命运,直至紧握拳头。你总是在幻想一个人的世界,即便现在正躺在六人间的寝室。你的世界有七要素:大地,空气,水,食物,书籍,诗人与孤独。

你很笨,笨到会向骗子投去同情的目光。我一直认为你是完美主义者,所以凡人总无法走进你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你便是准则与道德律。

我一直认为你会一直令我失望。直到我发现你思考的每一刻都在咀嚼命运的艰辛。我知道,你有太多的情愁,你不是诗人,或许将来你会成为化工工程师,但我还是会轻轻的将你呼唤:“失人”。

你走了,静静地走上一条深思熟虑的路。悄悄的,不要喧哗,一个人静静的,静静的。

那一次,你哭了。你说那是最后一次,好男儿要笑到最后。

你说,当一个人爱上生活,那是需要多大的定力和狂热。倘若生活本身无罪,又为何总是彷徨又彷徨?在许多情形中,你总是在逃避;如果有一天你选择了放弃,让我知道,你只是为了曾经的梦。

亲爱的,此刻应该在深圳,在一个似曾相识的角落,会有一个身影,让你记起追风的少年,白银时代里挥洒的汗水与泪水。人生得一知己足矣!来来往往,多少的友谊嬗变,人生啊,是一百减掉九十九后的无奈。

你很喜欢文字,如水的文字,是否还会映出如水的可人儿。再忙也要在博客上写几篇文章,哪怕只是咏上一阙不合韵的古律。你说文字是牛奶,可以缓解失眠。

还是喜欢看你用钢笔写字的样子。可以想像纤长的手指握管的尴尬。你写的硬笔字并不好看,我想你只是迷恋着笔尖掠过白纸发出的泺娑的声响。那声音很美,很美。

你说,政治的归途只能是死亡。所以我很悲哀的发现,一位对政治敏感的青年,拿着“马列毛邓三”,嘴里却念着“我主基督,牧养以色列人,阿门”。

你会一个人爬上东山的山顶,看飞机场上飞机的滑起与降落。很仔细地瞅着,不是为了探究流体力学的理论,只是一切尽收眼底,机场、跑道、操场、教学楼以及远处凝重的海雾。登临送目,故国正初春。


©林墨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