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有态度的善良的人

2018-11-17 wechat

那天在星巴克,姑娘问我:“你遇到过讨厌的人吗?”我回答说遇到过,但很少。姑娘说:“这世界上没有讨厌的人,只有讨厌的行为”。就是这样的一位姑娘,有一天却向我抱怨说,现在的社会善良的人太少了。询问之下才知,她是因为自己的善良被人利用才发出这样的感慨。那么,究竟什么是善良?我们这个世界到底是善良人多还是坏人多?为什么好人会作恶?善良的人一定会被人利用和欺负吗?在社会博弈之中我们该如何抉择?

前一阵刚读过两本书,《好人为什么会作恶》和《合作的进化》。我准备以这两本书为引子,来探讨上面提到的疑问。

《好人为什么会作恶》,这本书光看标题像是一部社会心理学方面的著作,但实际上却是社会心理学大师米尔格拉姆的传记。米尔格拉姆最为人所知的是他曾经设计了著名的“电击服从实验”。这是社会心理学领域最负盛名的实验之一,其本意是为了研究人们如何服从一个损害人的命令,而得出的结果却让整个社会为之震惊。为了服从命令和权威,实验中施暴的一方即便痛苦也会选择伤害他人,甚至是在实验机制允许实验者可以随时退出的情况下。权威式服从是群体暴力发生的重要原因,这也解释了纳粹的非人道以及历史上其他一些群体癔病。

好人作恶了,该算好人还是恶人?如果还算好人的话,那恶的行为似乎可以原谅;如果算坏人的话,说明一个人只要干了坏事就是坏人了。很显然,在这里动机是不得不考虑的重要因素。但个人的有意和无意,最终还是淹没在群体的潮水中,顺服于权威的命令。有意为恶者,借机变本加厉;无意为恶者,最终也违背己愿,甚至较之前者更为残暴。此时,动机的托词似乎已不再重要,而善恶的评判似乎也毫无必要。当道德失灵的时候,罪恶自然横行霸道。

在一个恶的环境下,一个人会很容易背离自己的意愿而作恶,并且与他的人格无关。如果把人的善恶看成是简单的人格评价的话,作恶的人就不一定是坏人了。恶的环境可以指权威命令,也可以是一种社会风气,或是单纯的一种利益冲突状态。比如,当一个社会道德败坏,大多数人唯利是图的时候,剩余的人也会不自觉地选择加入其中,而且并没有道德上的羞耻感。我们这个社会越来越多的给人各种限定,人们生活在越来越多的利益冲突中,往往一念之间便伤害了身边的人。于是,许许多多我们眼中的坏人诞生了。可他们之中真正十恶不赦的简直屈指可数。可即便十恶不赦的人,也有她善良和温柔的一面。因而在讨论善恶问题的时候,我们首先需要给善或者恶下一个准确的定义。

善恶的问题,自古以来便是学者们争论的焦点。西方哲学有一个分支叫伦理学,伦理学的根本问题就是要解决善的定义和评价问题。他们或认为快乐就是善,或觉得正义就是善,在康德那里,道德被理性化,被统摄于善良意志和绝对命令之下。接着,哲学家们的问题又变成了什么是快乐,什么是正义,什么是实践理性?于是,问题变得更加复杂。而实际上,如果我们从利他和利己的角度来看待善恶问题,一切似乎变得简单的多。

首先,毫无疑问利他体现的是善,但利己不一定是恶。一个人做了利己的事,但没有对其他人造成影响,这自然算不上恶。那么,恶应该怎么来界定呢?我们可以用利他和利己两个方面的综合评价,来区分善与恶。“人都是自私的”,这句话几乎没有人可以否认。严格意义上说,在这个世界上“毫不利己,专门利人”的人几乎不存在,因为一个人,纵使再无私再伟大,至少也要保证自身的生存,只要一个人存在过,他必然有利己的一面。

我们不能反对利己,因为当一个社会不存在利己行为的时候,这个社会就不再能够运转下去。但利己也有个度,当你的利己行为超过了社会允许的限度,在他人看来便是恶了。这里社会允许的限度,可以认为是社会最低的利他要求。在一个越进步的社会,社会的利他要求会越高。中国古典小说《镜花缘》中曾描写过一个“君子国”,那里的社会利他要求就特别高,你一旦不表现得像君子一样就会被他人所不齿。当然,不同的社会的利他要求是不一样的,因而经常一种不道德的事情换到另外一个时代或者地区,就变得道德了。

在界定完恶的标准之后,对善的评价也就变得清晰了。所谓的善并不是指“专门利他,毫不利己”,而应该是在利己的同时又兼顾了利他。而最大的善,则是实现了利他与利己的高度统一。放在商业上,可以这么说,善就是把钱赚了,还服务了大众,服务了社会。不光独乐乐,更是众乐乐。这至高的善,实现起来还是多少有点难度,要不光靠个人的人格,还有赖于一个健全的社会环境。

让我们再来看一下《合作的进化》这本书。《合作的进化》是博弈论领域的经典著作,其主题是合作的产生与净化。同《好人为什么会作恶》一样,该书也提到一个实验,即博弈论中的经典案例“囚徒困境”。简单地说就是有两个囚徒一起干坏事被警察抓了,他们被单独审问,他们可以选择拒不承认,这样就会因为证据不足而被释放。而警察又设置了这样的规则:如果告发同伙,自己将会无罪释放,而同伙会重判;而如果他们双方相互告发,则两个人都会重判。在作者讨论的两轮“囚徒困境”竞赛中,胜出的最简单而有效的的策略都是“一报还一报”。其实,所谓“合作”本身就包含了利他利己的统一性,良好的合作是善的体现。

《合作的进化》总结出“囚徒困境”的几点建议:不要嫉妒;不要首先背叛;对合作与背叛都要给以回报;不要耍小聪明。作者继而指出一个成功的决策规则应具有四个特性。即,善良性:只要对方合作,你就合作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报复性:面对他人的无理背叛,你是可激怒的;宽容性:在给挑衅以反击之后,你是宽容的;清晰性:行为要简单清晰,使对方能适应你的行为模式。

“一报还一报”基本可以用来说明善良人如何在社会博弈中保护自己,如何对善进行实践。我把它概括为:做一个有态度的善良人。

“一报还一报”并不是说你也可以去作恶。从善恶的利他利己辩证角度看,此时的作恶在一定程度上并不符合我们对恶的定义。在柏拉图《理想国》第一卷中,关于正义有这样一种表述,“正义就是把善给予友人,把恶给予敌人”。在交恶的时候,对方实质上是以规则破坏者的身份出现,即破坏了利他利己的既定规则。对现代社会而言,这种规则可以指一套信用系统或社会契约。此时“一报还一报”,维系了信用体系和社会生态,所以依然可以认为是善的。

做个有态度的善良人。善良并不意味着软弱,善良的人也要成为正义的强者,为维系社会的利他贡献一己之力。善良并不意味着妥协,善良的人要有辨识和自我保护意识,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有态度就是有自己的立场和原则,要有一根底线,为善的底线、利他的底线。有态度就是有温度,人的温度不仅仅是体温,也不仅仅是言语,而是一种态度,对人对事的态度。

做个有态度的善良人,内心强大,光芒万丈!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