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歉,你还不懂什么叫勇敢

2018-05-08 wechat

临近午夜,酒吧内的喧嚣依然持续,故人就坐在对面,一瓶威士忌渐渐抵达了湖底,静寂的日子,静寂的心情,静寂的异乡人。成都的夜色是可爱的,但大多数时候与我无关,驻场女歌手唱了一曲“川A”,城市还是那般无动于衷。终于成为了一个害怕孤寂的人,歌声婉转,击打乐器的金属轰鸣,哪怕是最烈的酒,也无法让自己挣脱。理想是酒杯子里的泡沫,嘴唇一次次逃避,只剩泡沫在光影中破碎,成梦。

极少谈论梦想,哪怕是做梦也得小心翼翼,这风流的世界,信誓旦旦的勇气,成为不用打草稿的吹嘘,逃避自由的人们也在逃避自我。像失去了很多,却又得到了很多,这是千帆过后才会懂得的道理。所以,我写下这篇文字,在又一个十字路口,赤裸坦诚。料想说出去的话,总还是要尽力去做好,哪怕是偷工减料。

早晨走在中环路的路上,突然觉得这数十年一直陷于这样的疑惑: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你想过上怎样的生活,你为实现这些做过哪些努力?当问完这几个问题,我陷入了长久的沉思之中。这样的问题放在五年前,我能够爽快地回答,而今却是迟疑又迟疑。

现代的社会变化太快了,五年前小米还刚刚起步,而今却已成就一单接近千亿美金的IPO。五年的时间匆匆而过,太多的新鲜事,辉煌与落寞折戟沉沙。在变化的世界中,那个口口声声说“不忘初心”的小子,竟也变成了油腻的中年人。世界在变,一切都在变,没有谁能逃脱,你甚至无法选择,而只能接受。

在很早之前的一篇公众号文章中,我是这样定义成熟的:成熟是在迈向星辰大海的征途上不忘初心。现在想来是应该有所修正了。因为经历的多了,便发现初心往往仅是不完美的借口。在许多时候,初心非但无法成为信仰的替代品,反而成为怯懦的帮凶。成熟的标准应该是勇敢,一种基于善意本心的勇敢。

极少谈论勇敢这个词,因为我一直觉得自己还算得上勇敢,虽然有时稍稍有些孬种,但到底还是个非常要强的人。近来开始冥想打坐,才真正了解了自己怯懦的一面,其实这种怯懦的表征一直存在,只是大多数时候都被自卑的自负所掩盖掉了。没能努力成为自己喜欢的人,说到底只能算是一种光荣的挫败。

现在想来,之前对于勇敢的定义还是太过片面了。勇敢不是嫉恶如仇,不是不断标榜的道德高峰和精神圣地,勇敢是需要实践和行动的。勇敢不是名词,也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至少在生活意义上是如此的。

要讨论勇敢,先要谈谈不勇敢。不勇敢的反面并不是胆小,胆小还好,并无大碍,只要心安理得又何尝不可。不勇敢的反面是怯懦、是迟疑,是心有所知,却不从心而为。胆小是性格使然,胆小于心,而后胆小于行,无可非议。怯懦和迟疑却不是这样,心中有胆、有情有义,却仅是限于方寸之间,而于行为处事上却近于无情无义。因为较之有情有义,光是无所作为,便已经够得上无情无义了。因而,勇敢是一个动词,或者更确切地说,真正的勇敢是知行合一的勇敢。

这世界上美好的词汇太多了,勇敢、正义、善良,可光有一颗正义、善良的心是远远不够的。关于这个,王阳明的“致良知”很能说明问题,光有善心而没有善行算不上真知,自然也便算不上知行合一了。一切美好而强大的内心,最终都需要通过外在表现出来,就如光光心底爱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爱也需要实践,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

写到这里,深觉自己在情感道路上的波折说到底还是不够勇敢。内心深爱着的,不愿去不顾一切追求,总是担心破坏幻想中的美好,到头来伤了自己,也伤了他人。本该维系的情感,没能好好维系,作出选择后却又往往选择逃避,自然成为一个不值得爱的人。而撩了却不追,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渣男”了。难怪乎情感世界愈渐荒芜,纯属活该。标榜的风流放荡,到底是做成实物,只是内心焦灼依旧,在爱的疆域流放,便是为情所困,也终究是死不足惜了。

工作生活中的勇敢自然也早打了退堂鼓。高举“初心”之旗帜,排斥一切“初心”之外的事物。可是,你的“初心”到底是纯良真理,还是顽固执拗?“初心”本只是我们内心的某种念头或者价值观,但当我们滥用这个词时,它的范围被扩大化了。“初心”开始随意给各类事物和现象打标签,比如“考公务员是有违初心的”、“去主动追一个喜欢的妹子也是有违初心的”。毫无疑问,这时候的“初心”很大程度上像似逃避的借口。于是“不忘初心”成为怯懦的借口,成为不愿作出改变的借口。在变化的世界,“初心”成为了原地踏步的毒药,而原地踏步便意味着退步,极大的退步。

我至今没有诋毁“初心”的意思,我所批判的只是被泛滥为挡箭牌的“初心”。真正的“初心”是一种纯粹,它永远教会人向前看齐,永远让人变得勇敢,而不是怯懦和逃避。一个好的、善意的,亦或无善无恶的初心,应该作为勇敢的后盾,让人们在变化的世界,既不会迷失方向,也不会遗忘来时的路。或者换句话说,“初心”就是明白自己从哪而来、去往何处,它是一面战旗,指引我们所向披靡。

我本以为自己已经成熟了,却发现还不懂什么叫勇敢。关于成熟,永远不要用年龄作为界定标准,因为生理成熟易,心理成熟难。有些人已经长很大了,甚至人高马大、胸大毛长,但心智水平依然在幼稚园奔跑。还有些人虽然生理上远未成熟,却早已是心理老成,像一颗早熟的果子,在不合时宜的时令孤独彷徨。就成熟而言,以上两类都不可取。真正有效的成熟,是在该成熟的时候变得成熟,在该老练的时候变得老练。老子所说的“待时而动”似乎也蕴含着这样的意味。

成熟依赖于勇敢,勇于改变,勇于担责,勇于表达善意,这些都是成熟的表现。说到成熟,人们还会联想到诸如圆滑、心计、人情世故之类的词语,在多数人看来,这也是成熟不可或缺的元素。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年轻人常常因锋芒毕露和不懂得阿谀奉承而吃亏不少,此时在老员工眼里他们便都是远未成熟的小屁孩。但老员工们不会太过担心,因为要不多久这些“小屁孩”的棱角便会被打磨得圆滑。果子只要还长在树上,只要没被虫子吃掉,总有一天会走向成熟的。没有一朵花会在花期拒绝开花,每个人也都会有属于自己的花期,花总会开放的,只是时间问题。

社会便是这样子,不管你愿不愿意。甚至有时候,社会会教会你如何变得勇敢,一种逼迫式的转变,逼迫着你成为他人眼里的成熟。世故圆滑和阿谀奉承并非全然不可取,但这样的成熟也是有底线的,不要为了成熟而成熟,“心不逾矩”是为底线。

以上应该把勇敢表述得差不多了。接下来,还是很想回答一下前文提出的那几个问题: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你想过上怎样的生活,你为实现这些做过哪些努力?

这几个问题都很大,很好回答,也很不好回答。如果五年前或者十年前问我这样的问题,我会毫不思索地给出答复。而今,我却多少有些迟疑了。这倒不是说不勇敢,此处的迟疑无关勇敢,更多的只是客观陈述。

五年前或者十年前,倘若你问我想过上怎样一种生活,我大概会不暇思索地描述为:在城市里有套宽敞的房子,最好在海边有间木屋子,当一个好丈夫,一个合格的父亲,家人健康,生活幸福,岁月静好;有一份乐于付出的事业,有宽宥的时间可以和爱的人一起看尽世间最美的风景,有酒有诗,有数不尽的风情享受人间美好。现在问我,我却多少有点答不上来。并不是说人生没有了追求,而是现实的启示早已冲散了那些看上去很美的想法。尤其在死亡教育之后,生活的缝隙越来越明朗,不要指望家人们能永远健康幸福,而命途中还存在诸多的不确定。看来,在对美好生活的向往面前,我还是太过奢求。

我绝不是宿命论者,但我觉得人还有应该有点宿命意识,只有这样,在面对多舛的命运时,才能多少有点防备。虽然我们最大的敌人永远是我们自己,但细想之下,有时飘忽不定的命运到底也多是以敌人的身份登场。只有把命运当成敌人,才能有勇气迎向命运的重拳。我们都活在自己的宿命中,不是那个上天注定的宿命,而是我们所努力生活的整整一生。有运数的成分,当然也有不屈的抗衡。

我一直觉得,在生活这件事情上,从来没有贵贱之分。权贵精英阶层的生活是生活,中产阶层的生活是生活,底层人民的生活也是生活。而且,在生活这件事情上大谈价值观也是毫无必要的。很多人喜欢嚷嚷“我要成为一个有价值的人”,这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所谓价值和价值观不过是一种社会评价标准,标准并不是价值所在,真正的价值所在是生活本身。活着就是价值,不论贫富,不论贵贱。

在跟友人的讨论中,我说过这样一句话:所谓价值就是你所过的生活,所谓价值观就是你想过上怎样的一种生活。既然问题中的“你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和“你想过上怎样的生活”属于价值观的范畴,自然没有讨论的必要了。但如果偏要对这样的问题做一个回答,我应该怎样表述呢?

我会这样表述。我想成为一个内心强大而勇敢的人。虽然我无法、或者也不屑于描述基于价值观的曼妙的生活,但我还是能够为理想生活作一个稍稍抽象的界定,基本描述大致如下:

我所希望过上的生活并没有一个具化的物质框架,它更多的是指一种状态,相当于把从现在到未来的生活按时间、机遇、挑战等分割成不同的区段,我希望在每一个区段里都能勇敢地表达自我,每一个区块的我都是善意的勇于担当的自我,当机遇来临勇敢地把握好,当挑战威胁勇敢面对从不气馁,当不可避免的不幸发生能够从容面对勇敢走下去。我所向往的生活,很感性,也很理性。我所向往的生活,无法用房子、票子、车子和妹子衡量。我所向往的生活,只是勇敢地做自己,勇敢地表达善意的自己。我所向往的生活,只是能够好好的过好人生的每一天,包括自己,也包括所爱之人。我所向往的生活,只是成为内心强大的自我,生活多一点付出和享受,人生少一点遗憾和抱怨。

还剩最后一个问题:你为实现这些做过哪些努力?很遗憾,认真地审视自己,我觉得自己做的远远不够。这些年我所做的,很多都谈不上努力,更不消服务于实现理想生活。当然这些都是需要尽力改变的,小子好自为之。这篇文字随性而写,一些关于人生和生活的思考和看法,一罐并不好喝的鸡汤,如此而已。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