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你这样的人,理想几旬

2017-08-06 wechat

没有故事,但有风、有雨,有生活。

当我在谈论成都的雨,往昔尘封岁月神伤,一本雨天的书,将时间煮成雨;当我在谈论离职,留下一个卑微的自我,用仰望星空的姿态仰望明天;当我在谈电影,好看的永远不是电影本身,而是使命未远、正义长存;当我在谈论自己,其实也是在谈论所有人,一次红绿灯的等待,无法成稿的墓志铭。

像你这样的人,理想几旬?

『轨迹 01』

雨天的书

立秋,入夜的成都乌云密布,凉风习习,大雨酝酿了很久,却迟迟不肯落下。有好一阵,雷雨总是在夜里降临,侵去了夏日的炎热,往往勾起几番思绪,仿佛那雷、那雨是往昔岁月的幽灵,将你带入旧日的镜像。

我喜欢雨,喜欢听雨,喜欢看雨,向来喜欢。我喜欢站在十五楼住所的飘窗,看雨惊扰的成都二环的夜;喜欢倚在八楼办公室的窗边,看雨掠过低层住宅区的屋顶成烟。我经常会回想起少年时代在大雨中龋龋独行的情形,雨水浇透全身,少年却不曾失魂落魄,只是在雨中静静走着,拖着沉重的湿透的鞋子,在水洼里踩溅出几片华丽的水花,像个熊孩子,像一位对雨一往情深的诗人。

夏天的雨是最讨人喜欢的。但偏是秋雨更能勾起我的情怀,于是,诗句里多是秋雨凄凄,有叶黄素的虚张声势,有落叶酸的蔓延肆虐,有秋天的思绪,有长发飘飘的伊人,有随风摇曳的裙摆。诗的元素很容易便能凑齐,它们自动地排成一行行诗句,把日子雕刻进时间的肌肤,多像一枚好看的纹身。

写到这里,窗外的雨终于下了起来。雨声很大,能盖过城市里车辆的声响,能盖过隔壁房间小夫妻的卿卿我我。雨在云上的高度大抵是相同的,待落到这个世界,便有了不同的际遇。有些落在屋顶,有些落在树林,有些落在草地上,有些随风飘入窗内,还有些落在水面,于是,雨声拥有许多的节奏,像一首怎么也无法模仿的曲子,像酒,迷醉了整个世界。

突然想起唐珙的那句诗来,“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最好的梦,应该做在水上,而最好的诗,应该写于雨夜。周作人先生也是钟爱雨天的,他有一本小品集子,唤作《雨天的书》,很美的文字,能将时间煮成雨。

转行这件小事

七月,在一个人看完电影《悟空传》后,一个人将行李打包,科室的送别宴在几天前便已举行,是时候跟职业生涯的第一份工作说再见了。为什么要离开呢?两年的工作经验怎么办?这就像我在《此去西游,愿归来仍是“猴子”》中所自问的那样,那段引用的台词其实另有所指。

“大圣此去为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我没有大圣那么悲壮,不过是换份工作,不过是换个行业,有何大惊小怪。这足以暴露出自己的优柔寡断,料想自己多少还是满足于那份凑合的安稳,曾经的山川湖海,果真便囿于现实无奈。

在此前,我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作为一名“工程师”,技术到底为何物?在我的定义里,技术应该是很迷人的东西,它代表一项足以为生、足以为傲的技能,代表改变世界的一股力量,代表知识和科学的实用性。但我忘了,当技术沦落为一种机械般的维持,技术将丧失它的魅力。

不会忘记当年入职时的豪言壮语,说自己要立志成为一名技术过硬的工程师,说要为共和国的半导体光电显示事业贡献出自己的微薄之力。然而,时过境迁,并不能说有负于初心,只能说那片初心已经太累了,不是生理上的累,而是心理上的积累成疾。即便在离开的时候,我还是会翻那本《显示器件技术》和《光变》,像个失望的孩子,回望橱窗里向往的玩偶。

大公司和国企的痼疾算是领略了一番,主要还是在管理,在制度,在看不见的人际网。总会记起跑遍几层办公室签单子的低效,会想起集团董事长来访时的“回避肃静”,会嘲笑起总是装模作样的面子工程。当技术被污浊妨碍的时候,精神大厦已然崩塌。还算理想的薪酬和福利又有何用,那些不过是束缚,束缚住工作,也束缚住生活。

星座学说摩羯座都是工作狂,看来还算多少有些道理。虽然我算不上工作狂,但工作于我的确还是相当重要。重要到即便是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还是会尽可能地把它做好。当然,这种对工作的重视,往往会带来负面作用。一旦工作陷于心累,生活也势必会受其波及,当一个人对生活都心累的时候,前所未有的茫然袭来。这个时候,你有两种选择,一种是陷于这种心累一直忍将下去,另外一种便是选择离开。我选择了后者。

当然,离开也有好几种选择。一是跳槽到本行业其他公司或相近行业,再则便是选择一个毫无关系的行业。前者可能会陷入另一个“虎口”,而后者无疑存在较大的风险。这个时候,我突然问自己,我到底喜欢什么,到底想要什么?能从事自己喜欢的工作固然再完美不过,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确切地知道自己喜欢什么、擅长什么。然后,我又茫然了。

如今的这份工作算是完全跨行业了,从工程技术领域跳到文化传媒领域,其跨越不可谓不大。从国企大公司跳到初创小公司,其跨越不可谓无风险。工作是一位朋友推荐的,他本身是团队的负责人,觉得我比较合适,几次交谈和考察之后,我觉得有点意思可以尝试一下,便加入了。风险是有的,没准哪天公司便搞不下去了,机遇也是有的,比如后期的分红占股。

加入这家公司主要考虑到三点:首先,我一直有创业的小小心思,加入这家初创公司,其实相当于技术入股,能够见证一家公司从创建到完善的整个过程,满足了些许的好奇心;其次,本身的工作内容是我擅长的,虽然公司的招聘要求显得有点高大上,但我觉得自己还是有一定的能力胜任,毕竟有十数年的知识积累和沉淀,对一份类似“内容策划”或“内容运营”的工作而言,我自诩的杂书阅读量和杂七杂八的爱好终于派上用途了;再有,便是这份工作作息比较规律,能空出一些时间用于自学其他东西,为未知的将来做好一定知识和经验储备。

由于工作的需要,我开始更广泛和系统地涉猎多个学科的知识,包括哲学、人类学、动物社会学、性学、婚姻家庭学、社会学和伦理学等,阅读学术专著,做好读书摘录和笔记,并勤于思考和讨论。另一方面,参与书籍的框架式写作,总的来说,终究一直在学习新的知识,不断在摄取新的认知。我喜欢改变,喜欢一切新的事物。

讨论也是这份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是,我尝试着提高自己的语言表达和沟通能力。事实说明,在擅长的领域,我有足够的自信去展现自己雄辩的一面。还是有待进一步提高,告别沉默,是时候拥抱更宽广的世界。

如果有一天证明这次选择并不明智,那又有何妨碍,努力过、尽力过,或许还快乐过,这便足够。当然,我也不会后悔当初选择的那份工作,我们这一生注定要做出许许多多的选择,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体验,正是它们合在一起才构成了我们独一无二的一生。我也同样不会后悔度过这注定要平凡的一生,来过,爱过,感受过,又有何怨。

《战狼2》是部好电影

当我从电影院里走出,在猫眼电影公众号上刷了一下票房数据,《战狼2》总票房已破30亿大关,很显然,就在刚刚过去的观影的两个多小时里,票房平添了好几千万。在我写在这篇文字的时候,《战狼2》的累计票房已经达到35亿人民币了。毫无疑问,光用“现象级”这个词已经很难形容这部国产电影的火爆程度。

从来没有任何一部电影,在上映十天后还能赢来4亿多的单日最高票房,猫眼电影甚至估计,《战狼2》的最终总票房将破50亿人民币大关,什么概念?之前中国影史票房排行首位的是周星驰的《美人鱼》,累计票房33.9亿,也就是说,《战狼2》将以超出16亿人民币的绝对优势刷新影史票房新记录。这无疑是一个奇迹。

当一部好莱坞动作大片还具有中国特色的主旋律,票房奇迹是无法避免的,《战狼2》便是这样的一个存在。

硬汉,英雄,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惊险刺激的打斗场面,爱情,美女,还有偶尔的笑点,无可挑剔的战斗场面渲染……,《战狼2》几乎拥有一部好莱坞商业大片所需要的所有元素,连欧美媒体都忍不住大发赞赏。

国产电影长久的一个误区是,只讲究排场,却总不能好好地讲一个故事。《战狼2》的故事情节算不上复杂,但到底还是把故事讲的很好,甚至有些精彩。吴京的表现自然无可挑剔,其他几位主要演员的表现也可圈可点。混血明星卢靖姗虽然演技有待提高,但那种古典美,却无疑让这部硬汉电影添色不少。国外实力派动作明星的加盟,更是让《战狼2》散发出几分好莱坞军事大片咄咄逼人的氛围。作为一部由吴京自编自导自演的国产影片,所有的赞誉都不为过。

一部像《战狼2》这样的准好莱坞动作大片,尤其是有第一部的成功作为铺垫,以及吴京的个人魅力号召,票房早已有了保障。更可怕的是,这部商业大片居然还带有浓烈的主旋律,而且档期刚好在建军九十周年纪念日期间,于是,山洪猛兽气势而来。

同一档期本已有《建党大业》这样的钦定影片,正是由于《战狼2》的主旋律,其排片率才未被压缩。连人民日报和新华社都专门发文力挺,《战狼2》毫无疑问已赢得了官方的认可。在中国,这意味着超级大的红利,党媒的一纸批评能让腾讯市值跌去300亿,自然,它们的一致认可,无疑让《战狼2》锦上添花,创造一个又一个奇迹。

影片中,为保障中国公民的安全,中国军队终于参战。而片尾,冷锋以胳膊为旗杆挥动五星红旗带领同胞通过作战区的情节设置更是将主旋律表现得淋淋尽致,更何况最后还祭出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护照,似乎真的让人觉得有一个强大的祖国作为后盾,幸福感和自豪感于心澎湃。

《战狼2》是部好电影,最好的部分还是在开头部分,真正的正能量并不是无所不用其极地讴歌赞美,而是用行动捍卫正义,冷锋对强拆歹徒踢出的那一脚很帅,但那一群围观的公安呢。电影到底只是电影,路还很长,中国更需要的是一部中国的《熔炉》,更需要的是决心,之于正义的决心以及行动。这是我一直期待的。

祝贺《战狼2》,期待中国电影更美好,以及更伟大的明天。

像我这样的人

最近,毛不易演唱的那首《像我这样的人》很火,唱出了许多人的心声:“像我这样迷茫的人,像我这样寻找的人,像我这样碌碌无为的人,你还见过多少人;像我这样孤独的人,像我这样傻的人,像我这样不甘平凡的人,世界上有多少人。”

我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我不禁这样问自己。是否也是那般迷茫,那般碌碌无为,那般孤独,那般傻,那般不甘平凡。

陷入第一份工作的心累之后,我变得更加寡言,几乎不会主动跟其他亲朋好友联系,就连跟家里的联系也越来越稀疏。在电话里,我总是报喜不报忧,比如刚熬夜加完班明明已经很是乏累,却要说“不累,不累”;明明已经累于工作,却还要告诉父母“挺好的”。不想让任何人担忧,不想依靠任何人,清高也好,固执也罢,我就是这样的人。

一直信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当我最沉默、隐蔽最深时,便是最低谷的时候。这种“低谷”并不意味着单纯的失败,很多时候它代表着自我的受挫,代表着还未成为自己的喜欢的人。这种“低谷”中的隐藏和冷漠,常常会被人误读为“孤高轻蔑”。本质上十分自卑的东西,在外人眼里则成为不可一世的自负。我这些年来,一直受累于此,无法较好的处理人际关系,这时常令我忧伤。

越来越成为一个很难被理解的人,于是越来越陷于自我的幻想之中。当一切伦常都围绕幻想运转时,人际关系越来越处理不好,内心的温柔火热又有何用,在世人眼里,到底成了自私的人、负心的人。或许,这些都是受年轻时写诗的毒害,但诗又能有何罪过。即便索性从此不再写诗,更大的可能是生活变得更差,而不是更好。诗已成为另一个自我,如何敢轻易抛弃。

也越来越成为一个不懂事的大孩子,总是用各种理由去挣脱本应担负的责任,依然像个孩子,幻想着仗剑天涯、戎马江湖。依然像一个单纯的理想主义者,面对这以妥协构建的世界,却依然不肯垂下自己并不高贵的头颅。他们说,婚姻便是找个差不多的人凑合着过一辈子,想到“一辈子”,我便鄙视起这帮人,但想起自己的爱情,便发觉其实自己并没有那般高尚。自诩多情,喜欢跟小姑娘搞暧昧,但到底还是心无所爱,像一杆枯槁的稻草人,立在人类情感的原野,爱情的风吹过,却始终无动于衷,看夕阳落下,麻木于血染的遥远群山,望不尽亘古情愁。

像我这样的人,也会关心人类命运、战争和平;像我这样的人,也会大义凛然、嫉恶如仇;像我这样的人,一直在成为自己,却始终无法成为。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恨我的人同爱我的人一样多;我也相信,这世界上我爱的人比我恨的人要多得多。那并不是因为我有多博爱、多高尚,只是觉得这世界本没必要有恨,生活肤浅,阅历单纯,还没学会去恨一个人。

之前觉得在“爱”这个领域,自己至少算个及格者。重温弗洛姆的《爱的艺术》,才幡然醒悟,原来在“爱”这个领域自己更像一个白痴。达成“爱之艺术”的第一步是要学会施爱,说的通俗点,便是要先学会给予。像我这样自私的人,怎么肯先把爱施予别人呢,或许曾经犯过这样的傻,但现在到底缺少这种奉献精神,所以自然在爱的领域,永远不及格,一直在重修。

像我这样的人,就应该老老实实平平凡凡过日子,可我却喜欢折腾,他们说宿命就是一条路走到头,我却折腾出其他的路,虽然最终仍是那个注定的宿命,却因路上的精彩死而无憾。快三十了,还能在这人间活多久,三十年,五十年?还能祸害多少姑娘,还能醉饮湖山多少次?

像我这样的人,也会瞎想很多,看《子不语》妄想与“怪力乱神”共舞,读《水浒传》妄想替天行道。清晨走在路上,突然迷惑于“人为什么活着”,看看来来往往的人群、车流,觉得并不需要寻找答案,绿灯一亮,朝前走就是了。就是这么简单,“悲欣交集”。

耳边在单曲循环,陈鸿宇《理想三旬》,“时光匆匆独白,将颠沛磨成卡带”……

林墨含
2017年8月 于成都红牌楼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7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