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所有的无知都不是因为怯弱

2017-04-20 wechat

优秀而不忘本才是君子之道。

1

四月方才过半,成都的夏天便已经来了。连忙查询另外几处在乎之地的天气,南昌、长沙,似乎整个南中国都已一举入夏。虽然夏天里能看见打扮清凉的姑娘,但我还是不大喜欢这个季节,嫌它过于厚实丰茂,嫌它闷热难耐,嫌它太过霸道。春天是极好的,尤其是寒气刚刚退去的时候,百花渐次开第,河水开始充沛,艳阳还只是“艳”离“骄”尚远,穿衣自然是春衫,一切都恰到好处,不觉有半分过犹不及。

踏青活动在四月初,薄雾浓云,乍暖还寒。领导牵头的自驾游,地点在雅安的蒙顶山,离成都市区一百多公里。对蒙顶山并不了解,仅是之前逛茶市的时候,隐约知道蒙顶雪芽很是出名。到了后才发现,此山分明是茶山,山上植被以山茶树为主,沿途到处有茶农商贩兜售茶叶,光本地产的茶叶便有好几种,最常见的莫过于竹叶青、毛峰、雀舌、雪芽,还有一种茉莉花茶名字特别优雅,名曰:“碧潭飘雪”。

蒙顶山打着“世界茶文化之源”的旗号,但给人的感觉并不是很好,以茶树为主的山风景自然不足称奇,到处兜售的茶叶参差不齐,即便有心选购也断然失去兴趣。向来觉得一切事物都不必过多,尤其是美好的事物,一旦太多了反倒属于泛滥,泛滥会造成审美疲劳,审美疲劳了便会产生排斥。当然,商家们自然不会在意这样的道理,毕竟钱才是他们眼里最重要的东西。踏青最后多半成为纯粹的爬山运动,作为山区走出的孩子,自然不会感冒,只是蒙顶山上几座坍弛的庙宇引发了我的思考。据说那几座庙宇都是雅安地震时坏掉的,至今未修复不知何故。

蒙山只是一日之游,傍晚便回了成都,在蒙顶山没有买茶喝茶,回到住所,倒是泡了一杯“西乡炒茶”,那是一种陕西汉中产的茶,同事送的,虽说算不上名茶,但近来专好这口。京东上囤了几种进口冲调咖啡,往后想必是要开始喝咖啡了。

2

近来工作是忙碌的,随着人事的变更调整,加上新项目的人员抽调,我这个刚刚生长起来的产业人似乎已经是科室团队的支柱了,手头的工作和负责的项目自然多了起来,其中不乏一些繁琐或是棘手的事宜。公司自然不比学校,一切工作计划都被量化写进了KPI,而且很少有讨价还价的余地,确保达成是基本要求,超额完成却也算不上有什么劳苦功高。

年前已经有打算离开的准备,因为总是觉得这份工作并不适合我,并不是说干不好,而是一直有一种心累的感觉,生理上的劳累能够通过休息调整,但心累却是一种心病,长久地折磨着你。心太累了,便觉得工作和生活皆已失去平衡,总是不自觉地瞎想太多,工作上无法用一种激情去面对,生活上也渐渐紊乱,空闲时无心思像往常一样外出游荡,也无心思去找个姑娘谈谈恋爱顺便把她折腾得死去活来,也无心思去勾画美好的未来,二十年的跌宕起伏,到头来还是陷入迷茫的境地,此时此刻还好未曾相妻教子,要不然岂不罪莫大焉。

谈过了几家公司,但最终并不遂意。太多的时候还是过于瞻前顾后,按母亲的说法,快三十岁的人了,不要瞎折腾了,还是找个地方早点安顿下来好。工作以后,老妈似乎没什么负担了,整日念叨的也只是她儿子的终身大事,念叨多了,不听话的儿子自然也生出几分心烦,所以打电话回家的次数也少了不少,有时候会固执的觉得心安理得,但有时候却也难以心安,羞为人子。

长辈们的思想是封建和传统的。他们的眼光只会停留在小镇和乡村,家里的小年轻一个个二十出头喜当爹,四十岁的阿姨喜当外婆,老妈快五十了,居然还没当奶奶和外婆,心里必定是焦急万分。在家当人民教师的老妹,应该没少被介绍对象,而面对天高皇帝远的我,老妈也只剩“皇帝不急太监急”的份儿。

3

其实,说实话,作为纯种的异性恋患者,我也是希望尽早地和另一半一起生活,互相照顾,互相鼓励,当然最重要的是能够恩恩爱爱一起起床。但总觉得自己并没有完全做好准备去接纳另一个人进入习惯已久的个人世界,进入这个我称之为“单身贵族”的生活空间。

深夜和校友同事饮酒,两个老男人谈的最多的还是爱情和政治。哥们说,他最羡慕那些一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便从此白头偕老的伴侣,他们不必受爱情之伤,不必受往事的牵连。多情的我表示并不认同。哥们于是调侃:“你那不叫多情。多情并不是指爱很多人,而是深深地爱一个人。”当然,他赢了。其实,我一直所言的多情也是对某一个人深情。某人在哪,或许还未出现,或许已经出现了但我的爱尚未抵达她,也或许我果真有过这样或那样的“自作多情”,但不论如何,到底是为情所困,为情所累。

前一阵有一位高中老同学与我聊了许多,话题的一开始是kindle,然后便聊到kindle背后的女人。原来他认识了一位老家的姑娘,两个人正在聊,他说他有点喜欢她,我打趣:“加油哦!果断拿下!”。过了几天,发给他的电子书他读完了,便又聊了起来,我急切地询问战果,老同学说那妹子表态了。然后,他发来那妹子写的作为回应的长篇大论,虽然没有直截了当的拒绝,因为他们还没明确交流的目的,但妹子明确申明立场,说不用联系那么频繁,她还不打算处对象,当然妹子没有明说“哥哥你是个好人”。我饶有趣味地看完了妹子写的回复,逻辑清晰,文笔不错,大方有落,应该是个不错的妹子,难怪老同学求之心切。

没能提供战术方面的支持,因为除了舞文弄墨和修修电脑,我并没有什么追妹子的技巧,所以只能叫老同学不用气馁、再接再厉。老同学自然也会关心我的情感问题,于是我告诉他我也在跟家乡的一个小姑娘聊,老同学询问进展,我回答说不好说,接着又自嘲道:“好像又被我搞砸了,又完美地把小姑娘培养成女粉丝了”。老同学大笑,转眼便又去给他妹子打电话去了,心疼那妹子,换作我即便热恋也不至于联系这般频繁,也难怪我们都没人要。所以,谨记孔夫子教诲“过犹不及”,此言得之。

4

三月没有留下记录,现在想起,还是要记下一段,毕竟回了趟长沙,在岳麓山下耍了下酒疯。

故事的缘起是为导师过寿。一位高很多届的师姐在微信群里提议要给导师过五十岁大寿,于是群里便都响应起来,同门基友出差去了,所以作为我们那届的代表我必定是要过去的。又想起离开长沙马上快两年了,距离算不上太远,而且航空淡季机票也还算实惠,于是便回了趟长沙。这一生当中除了故乡之外,还有几座城市会亲切到你去那里是用“回”字,而不是用“去”字。“去长沙”说明长沙无关紧要,而“回长沙”则多少有点人情味,就好像那是你的另一个故乡。依我看,一切青春曾停留的地方都是我们的故乡,都是我们的故城,所以之于我,“回长沙”、“回大连”、“回成都”,这些都成为人生体验的一部分,而且势必会贯穿我的整整一生。

研究生导师是嗜酒的,当年在他门下没少为共和国的白酒事业做贡献。天南海北重聚一处,自然喝酒才是主题。老师们还是老样子,师姐和师妹们却似乎更加鲜艳了,湘江北去,春寒依旧。喝到酒盛处,曾经也是文艺青年的导师把我拉到包厢的角落,于是师生开始谈论诗歌,也记不得谈论了什么,因为我已经酒力不支了,只是隐约记得导师掏出手机让我看一首他白天在记事本里写的绝句,还读了两遍,一句句说给我听,勾肩搭背,真像一次平等的文艺交流。这首绝句如今我已想不起半句,所以肯定是喝多了,隐约记得其中有一处用韵不对,也记不清是否曾与导师争论,从而扫了寿星的雅兴。

喝醉的人需要照顾,当然在长沙我自然不用担心,因为有师妹在啊。之前我的酒品一向挺好,喝多了也只是默不言语、趴下睡觉,后来却发生了变化,因为师妹们反映我酒后经常卖疯,不知何解。书生卖疯自然时常伴随着乱性,还好我的境界不高,所以后果并不严重,没有过于出格,只是一想到他们说我摸了师妹的脸,便觉得自己越来越放荡了。秉着酒后吐真言的看法,觉得自己必定是心里有几分喜欢师妹,于是写了一首诗:“潇湘夜雨多情愫,楚水曾识旧陌行。醉酒真言卿莫怨,多情岂敢误多情”。好一个呆子,好一个“多情岂敢误多情”。离开长沙,还是和师妹像探讨学术一样研究了一下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是虽然喜欢,但毕竟没有到爱的程度,感情的事情自然不能玩弄,所以还是作罢。学理工科还是有好处的,因而理性战胜了感性,暧昧又回到了单纯的师兄妹情谊。小人君子,只在一念之间,白酒虽好,可不要贪杯哦。

师妹说,“防火防盗防师兄”,此言亦是得之。

去母校转了转,曾经的化学楼和理学楼已经交与其他学院,新校区新建的化工大楼早已开始启用,但我怀念的还是在理学楼做实验和在化学楼里写诗写论文的日子,怀念校本部一条条的羊肠小道,怀念升华楼前的玉兰花,这个时令刚好,白玉兰正开得盛,像五年前一样,于是叹息往事如烟。

5

最近最火的是《人民的名义》和朝鲜。前者开创反腐电视剧的收视新高,到处都在谈论达康书记,仿佛此剧果真意义非凡、老少皆宜;后者有关国家和区域的和平与安全,摊上朝鲜这个不按常理出牌的邻国,我天朝上国可谓苦笑不堪。《人民的名义》我没有响应潮流去欣赏欣赏,原著倒是可以去翻一翻,毕竟不看国产电视剧已经很多年了,美剧倒是看过几部。虽然堪称尺度颇大,反腐反到副国级,但明白人知道也就那回事儿,于是很多人翻出了多年前的旧剧《大明王朝1566》,海瑞反腐可是反到天子级啊,想起读明史中海瑞骂嘉靖皇帝的奏折,深觉海青天也好,达康书记也罢,于真正反腐,只是隔靴挠痒,无关紧要。中国从来没有因为一部影视作品而引发社会改革,比如《熔炉》之于韩国,中国从来都是用电视剧来配合歌颂党和政府的方针,中央大力反腐,所以才会有《人民的名义》这种“大尺度”的电视剧。我们时常在逃避这样一个问题,到底什么才是真正的社会公正,又是什么真正阻拦了公平正义?

每当想起我国还没有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民法典,梅花便落满了南山;每当看到“依法治国”这四个字,我觉得这就是我最大的中国梦,梦。

6

作为家族里学历比较高的人,所以打几年前,家里每添新生儿,大家便都会让我帮取名字。我取的第一个名字是帮表弟取的,姑家老来喜得小儿,嘱咐我一定要取个有文化的名字,于是翻经阅典,找出曾子的一句“士不可不弘毅,任重而道远”,取“弘毅”二字,又依生辰八字查询一番,五行并不相冲,而后姑父也便直接用上了。

后来便又帮侄女取名字。侄女是堂弟的女儿,好堂弟,早早混社会果然不一样,虽然比我小两岁,人家女儿早就会打酱油了,每每想到这里,作为伯父的我深感羞愧。帮侄女取名字自然很是用心,那是在出生之前便取好的,由于不知男女性别,便每样取了五六个名字,雅俗俱有,但都以好听为主,把最后的选择权还是交给了堂弟和弟妹。堂弟原先的想法是要取个四个字的名字,想起我家姓氏本就稀罕,再配个不中不洋的巨长名字,这让侄女以后如何让人笑话啊,在我的强烈反对下,灾难终于避免了,可是错误却没能避免。一日,老妹指着手机上的一条新闻给我看,那新闻内容是新生儿取名用的最多的字,而侄女名字中的“涵”字赫然在目。老妹的意思是,哥啊,你不是看了很多书很有文化啊,怎么也取出这么俗得烂大街的名字。此处我本可以喊冤,但我没有,因为这个名字确实在我列举的男孩名字之列。这一直是我未能明白过来的问题,按道理堂弟应该为女儿从那几个女孩名字里选一个作为名字,那一个个名字可是花了我一番苦心,《诗经》和《楚辞》翻烂了,而且还以诗人的品味反复斟酌,你随便用哪个都是挺不错的,但堂弟没有这么做,而是选了男孩名里偏女性的那个名字。所以,一听闻侄女最终的名字,我是相当无语的,早知如此,我不应该提供这么多选择,而应该展示伯父的权威,一锤子定音,这样也不会落个被老妹数落的境地。也算是教训吧。

工作以后,同事也来叫我为小孩取名字,他也说要取四个字的,说是在公司见着一个叫“黄橙紫蓝”的名字,感觉很有意思。然后,我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帮他反复论证,“大哥啊,如果要四个字的话,只能叫王罗伯特了”,他姓王,他家夫人姓罗,这个名字简直是绝配。其实,我这样做是要让他打消这种做法,一个人的名字通常会伴随一生,岂能因为父母觉得好玩就随便乱来。我一个稀罕的姓氏就已经让我受苦颇深,一个稀罕的名字必定会给小孩带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这其实是取名学里向来忌讳的。我还向同事传达了我的看法,我说,父母给孩子取名字是最好的,因为这能传达你们对他的爱,多年后你想起来,一定会庆幸孩子的名字是自己取的,因为到那时光凭一个名字,你便能跟孩子说起很多的往事,调侃当初你们是如何深思熟虑地翻字典,如何为一个好的名字费劲苦心和周折。后来同事果真接受了我的建议,自己给孩子取了一个不错的名字,现在他给大家介绍他儿子,当大家问起名字是谁取的,他回答后总是能赢得赞赏的目光。

前一阵表哥也找我为他将要诞生的小孩取名字,我想了很久,依然没有完美的答复,想必是曾经在侄女手上受挫的缘故吧。

而网友们找我帮取名字,我通常会委婉拒绝,还是那句话,只要尚且识字,孩子的名字最好自己取,把你最美好的希望化为最美的名字,然后交付给你的孩子,让他带着你的祝福去开创美好的一生。

这便是取名字的故事。

7

真正思考死亡,是在外公离世之后。那之后,沉默的我更加沉默,并坚信自己极有可能会重蹈外公的覆辙,而且并不害怕。近一年来,心事总是沉重,与人交际也越愈疏远,没有一个乐于为之拼搏的目标,虽然向来鄙视安于现状,到头来还是“安稳”于这样的现状,终于成为了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类人,多少有点悲剧的成分。

嗜书如命,表面上的道理懂得一大堆,但真要付诸行动,乃至洗心革面,的确需要很大的魄力。奔三的年纪了,承认自己寡情,却再不能只为自己一个人而活了。如果只身一人的话,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想流浪就去流浪,想创业就去创业,即便想皈依我佛也是能随意行得通的。可是啊,高堂之上双亲渐老,两位祖辈健在,还未婚嫁并不意味着没有责任,责任大了便不能胡作非为,处处不光要为自己,更要考虑到家人。这是早应该明白的道理,可惜长这么大了才渐渐觉悟,而且觉悟了也不知该如何去实践。于是于圣贤之书中找答案,道家曰“清虚以自守,卑弱以自恃”,孔子曰“克己复礼”,《大学》中有八条目,子思则推行“慎独”。怎么做呢?可能真正的大道理还是在母亲那儿,她说只要你过得好我就满足了。所以你真正的要做的是把自己变得更加优秀,优秀而不忘本才是君子之道,而不是成日里杞人忧天,变化的资本来自于能力的开拓和提升,还是要有勇气去面对变化的一切,愿所有的无知都不是因为怯弱。

差点写成了单纯的负能量,还好最后几句话扭转了乾坤。

小子,好自为之;小子,好自为之。


©林墨含
2017年4月19日 成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