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雨人在醉西风

2016-12-26 wechat

阴霾了大半个月,终于又看见久违的蓝天白云,空气质量良好,我的成都稍稍有些可爱了。好天气总是用来辜负的,就像好的青春一样,但我的青春似乎的的确确远去了,所以断然失去了再将其辜负的资本,日子还在继续,少了几分青春鲁莽的臆想,多了几分人世的牵肠挂肚,谢去了轻狂自负的繁华,静静空守几分并不如意的淡泊明志。成都的风总是不大的,不论在哪个季节,这让我怀念起哪些个拥有“风季”的城市;成都的雨水也算不上多,所以这也让我怀念起哪些个拥有“雨季”的城市。有时候,我们总是太过矫情,好不容易告别了大风毫无忌惮地肆虐,好不容易从某个漫长的雨季的发霉味中逃脱出来,便又开始怀念,怀念那阵差点儿将你卷走的大风,怀念那场把日子淹没了的梅雨。多年后,你一定会在另一座城市,怀念成都这场漫长的霾,“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壮丽,“厚德载雾,自强不吸”的无奈。

对一座城市的爱往往是从对某个人的爱开始。所以,对成都我还没有爱,曾经义不容辞地来,也许明天便要义无反顾地离开。他们总是说成都有多好,在这座幸福的城市漂泊了一年半,却并未感受到所谓的幸福。成都的天总是阴沉沉的,蓝天白云的天气跟传统节日一样稀罕。再幸福的城市,还是拥有一大帮为生活(甚至生存)而忙碌的人;再幸福的城市,还是有生离死别,还是有正义的缺席。我们总是把世界想得过于简单,天真地认为这个世界上是存在伊甸园的,那里的一切都是美好的,却忘了即便是伊甸园,尚且还有那条恶蛇的存在,诱惑着我们去打破所有的清规戒律,接着伊甸园沦落为失乐园。我们总是一厢情愿地认为环境能塑造一切,却忘了其实大多数时候并不是环境塑造了我们,而是我们在背离我们所属的环境,一个人最大的敌人不是环境而是他自己,再胆怯的内心也能卑鄙得成为恶魔邪咒。每一天都在重新审问自己,问那个彷徨的自己是否丢失了梦想,其实明知故问,然后偷偷摸摸地去寻回那份自信,幻想着哪日还能重新上路,抱着年轻未老的心态,仗剑天涯。把一座座城市看破,把天空和星辰也一一过尽,喝落叶泡的茶,饮残花酿的酒,站在那座向往的风雨廊桥,看长虹贯日,阅梅雨清风,然后梦醒了:花前晓月谁惆怅,酒后才觉此生狂。天涯望尽徒余恨,阅雨人在醉西风。

某网络云盘关闭,于是我便开始将之前备份到云端的资料重新下载到本地硬盘。上一台笔记本电脑的被盗并没有让我丢失重要的资料,因为包括硕士期间实验数据、学术论文在内的大多数资料我都在云端进行了备份,而且还是几个云盘同步。除了这些重要的资料外,照片、文档等我也有好几处备份。所以,如今在我的电脑里依然保存有多年前的照片。这次清理云端储存时,又发现许多尚未下载至本地的资料,有以前写的小文章,有偷偷收藏的姑娘们的照片,我原本就是恋旧的人,于是回忆的泄洪闸重又开启,清濛往事滚滚而来。姑娘们的照片多半已经是至少五六年前的了,回想那时候的少年情怀,除了美好便只有美好了。那时候移动互联网还不像如今这样普及,短信联系还相当普遍,那时聊天就是煲电话、煲短信,学生套餐里200条的免费短信居然不够用。少年的手机里总是珍藏着某几条短信,甚至会因为小姑娘的一条几个字的短信而兴奋得睡不着觉。现在想来,真是太可爱了。姑娘们现在都变得成熟了,她们的照片变得比以前丰富起来,那是渐长的“世面”,于我却是不得而知的故事,掩去了曾经的纯真,再也无法寻回那个如水的姑娘,或许这便是成长的悲哀吧。青葱岁月已成往事,人生不易少年好自为之。

年末总是忙碌的。工作是一方面,各种活动也是颇费苦心。今年部门年会领导下达指示,不论如何科室都要拿出个像样的节目来。如此艰巨的任务果不其然由我担当,所以深知“不作就不会死”的古来至语,谁让自己没事瞎卖弄文艺。好不容易写出一个剧本来,领导又发话了,剧本不错但还要演好,这导演的事情你这个编剧再合适不过,于是我这个木头人又当起导演来,命苦啊。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的节目好歹在部门年会上没有拖什么后腿,或许还能称得上些许的精彩。不论是部门年会还是公司年会,节目始终是次要的,因为大家都是奔着抽奖去的。在中奖概率接近60%的情况下,居然没有中任何奖,可以想象我的人品之差,但愿公司年会能人品爆发一下。我们的节目结束后,我回到餐桌上,桌上的一大半人都中奖了,我们几个没有中奖的便举起酒杯,一边调侃,一边畅饮。员工们还是很容易满足的,年会中个小奖,年终奖稍微发多发一点,他们很快便能平息往日的抱怨。当公司总经理说今年年终奖要比去年多的时候,整个年会现场欢呼一片。这个时候满怀期待,但也会有一些惆怅和迷茫。期待是因为,能多拿一些收入;惆怅和迷茫则是因为,自己好像被薪酬给绑架了,在现实面前你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真金实银总是能够收买人心,而曾经的梦想以及你向往的自由只能躲在暗角里。它们没有被抛弃,但会一点一点的被遗忘,终有一天,你会彻底地成为一个没有梦想的人。凋零了的少年梦,是否曾经有过它的花期?

在这一年的大多数时间里,我都在思索一个问题,我到底在追求什么,什么才是我想要的?孤身一人在远离故乡的地方漂泊,深知自己肩负着很多的责任,但却觉得始终缺少一个束缚。之前我一直认为,什么都应该自由,但后来我明白,其实很多时候我们还需要束缚。迷茫以及无所适从的自由并不是我所向往的,人生总应该被一些切实的责任束缚着,也许那是一个小家,也许那是一个梦想。有时候会想,早早的娶妻生子,或许也是很好的选择。成家意味着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最重要的责任开始诞生,为人夫为人父,只有到那个时候少年才真正消亡,真正成为一个成熟的男人。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修身都还没有做好,小子好自为之。

这一年里又有许多的姑娘结婚了,曾经调侃“每当有一个认识的小姑娘结婚,便觉得又失恋了一次”,照这样看,那么今年算是失恋的一年。总觉得有些事情变化太快,那些小姑娘昨天都还一个个单身贵族,一眨眼便已为人妇,然后便又忙着生娃,接着朋友圈成了晒娃基地。读博的师兄也结婚了,我毕业的时候让他早点结婚,他说什么都还没有肯定不会这么早,结果呢,还没毕业的他也急急忙忙地结婚了,原因是“身不由己”。毕业以后年龄开始成为我们的束缚,开始成为我们的羁绊,于是一个个匆匆忙忙地完成了角色转变,面对一次次的人生选择似乎也不再那么优柔寡断。结婚不再追求深爱,找一个感觉还行的人就行;生娃也不用好好考虑,无非是草率造人,然后升格为嫡系长辈。万事开头难,这开头已经定下来了,那后面的人生也便就这样子了。这眼一睁一闭,一辈子就过去了。我知道我也会难逃厄运,最终走上这样的道路,只能祈祷自己是最幸运的那位。

这一年是忙碌的一年,是自己完成从学业人转变为产业人的一年。这一年,去过了几座城市,看过了几处风景,去重庆看过美女,去西安的城墙上飙过自行车。这一年,作为一名新员工,并没有让大家太过失望,逐渐成长的我也开始带新人了。这一年还是在写文写诗,虽然没什么用处,但每次用文字把生活记录下来,总能给自己带来几分安慰。写作是一个成熟的过程,是一个认识自我的过程,偶尔还能让人不忘初心。

这篇文字的开头写在12月26日,那两天成都空气质量优。结束这篇文字,是在公元2016年的最后一天,成都空气重度污染。元旦值班,今夜一个人跨年,点了一份炸鸡外卖,在成都叫的第一份外卖,味道不错。挥一挥手,再见2016;你好,2017。还有啊,你好,我的二十七岁!

祝亲爱的各位,元旦快乐,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