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喜欢一切不完美的事物

2016-12-07 wechat

1

大雪时令,转眼又到年终,一年之末适合回顾和总结,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工作方面没什么大的成绩,这一年的KPI到底算马马虎虎达成了;生活方面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倒徒添了几分伤怀,六月的末尾我失去了心爱的外公,日子越来越像一个茧,一点点夺去曾经的温情,世界变得越来越缺乏人情味,如花美眷,终不敌似水流年。

爱情世界依然是一片荒芜的沙漠,单身的生活好像什么都不缺少,又好像满是漏洞和遗憾。能够跋山涉水地流浪他乡,却终无法跋山涉水地去追求一位姑娘。对爱情还是抱着天真的理想主义,就像是在一个繁杂粗俗的世界等待一首静美的诗歌。反复地听着民谣中的爱情,偶尔瞥见曾经暧昧的姑娘换上了婚纱头像,恍然若失,诚觉这世间太多美好都已一一错过。心头似乎还是有什么东西无法彻底放下,是一个人、一段情,还是一个痴迷而错乱的梦,一次又一次爬上深夜的无眠,一次又一次成为退守空城的理由。或许,只是命该如此。十年繁华,梦醒梦碎,往往自作孽。

如往年一样,到了年终总结的时候,也需要整理整理这一年的胡言乱语。把写的诗歌整理成一本薄薄的诗歌集子,取名《错误集》,挥毫洒墨地自题书名,就这样把日子封藏了。这后青春时代,终归留下了几本诗集,虽然恐怕不能传世,但那里面多少还是保留着一些所谓的回忆,一些愁绪、一些激情、一些可以被称之为灵魂的东西。诗歌到底能够做到比人生完美太多,算是弥补了一些小缺憾。既然无法把人生活成一首诗,那就把人生用诗的语言写下来吧。成为诗人,把酒言欢,有必要继续发扬这一项具有“撩妹”潜质的技能,说好的要为那个人写最美的情歌。耳机里传来谢春花的歌声,“虽然我还没遇见你,但我一定会爱上你”。


2

还是应该承认自己老了,已不像少年时代那样热衷于政治和时事,看惯了这世界的某些一以贯之的“陋习”,清高地活在自己的小小世界,把栏杆看了,吴钩拍遍,而后可以心安理得地洁身自好。明星们的婚恋经常会成为这个国家的网络头条,谁谁谁出轨了,“没想到谁谁谁是这种人”,总是对热衷于此事的人们感到不解和可笑,因为明星也是人啊,情感的事说到底也就那回事。人家晒恩爱时,不过是发了几张照片,便大呼“好幸福”,到处是洋洋洒洒的鸡汤文,等待一出轨又急转风向,别人的爱情只有他们自己明白,外人看到的都只是表象,太较劲不过是自讨无趣。

“罗一笑事件”最近也闹得沸沸扬扬,此事一波三折,一大帮人惊呼受骗痛骂父亲罗文,但后面又爆出一些所谓的细节,让此事更不能断然下结论。我并未太过关注此事,只是觉得很有意思。这让我想起之前的某次网络捐款,我在微博中转发了捐款信息,我自己捐了款,虽然原微博是学校某学院的官号,但我至今无法肯定是否真实。一位朋友看到我转发的信息,也毫不犹豫地捐了款,我问她难道不怕受骗,她的回答至今让我觉得十分信服。她说不必太深究,因为我当时已经决定了要捐款,这是出于自己的善心捐出去的,即使受骗了,也并没有损失什么。“出于自己的善心捐出去的,即使受骗了,也并没有什么损失”,说的真好,这大约便是“献爱心”的本来意义吧。我们捐款,并不是简单地把钱给某人,我们是在为自己的爱心买单,捐款这件事可能有假,但我们的爱心却是真真切切的啊。或许,你正为在“罗一笑事件”中转发和打赏了公众号图文而感到不爽,或者因此被身边的人不理解,我想告诉你的是,这大可不必,这个世界上到底还是真善美要多过丑陋和欺诈,恭喜你站到了真善美这一边。


3

这些年来唯一没有中断并持之以恒的恐怕只有这两件事情了:码字和阅读。一直在用文字记录,并尝试着去写一些正规的东西,某位熟女得知我正在从事索然无味的工作告诉我可以去当作家,“成为作家”并不是我期待的,但如果真能成为作家倒也不错,写诗的人多少向往自由,这个世界上自由的职业怕是不多了,而作家便是其中之一。为什么不成为诗人呢?因为,我终于承认自己是诗人了,所以没必要再次成为。哈哈。

阅读于我是件快乐的事。小时候书籍匮乏,往往饥不择食;后来书籍来源广泛,在书海中经常能发现各种惊喜,但闲暇的时间却越来越少,只能感叹吾生有崖而书海无涯。阅读于我并非什么正经的事情,我并不奢求通过阅读某几本书就能改变人生,也不奢求通过读某本书就能涨工资,我只是喜欢读我喜欢的书,这是我的自由,是我的爱好,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有人问我,读那么多书有什么好处,我回答不上来。因为我不知道他们所谓的“好处”是什么?如果指的名利,那或许读书(业余阅读)真没有好处。但如果指的是其他方面,那好处肯定还是有的。

为什么要读小说和传记,我说,因为你只有一次生命只能过一种人生,而每一部小说和传记都是不一样的人生演绎,感受不一样的人生,这该是多么漂亮的体验;为什么要读诗歌和散文,我说,可以肯定的是人类最美的文字和语言都在诗歌中,而人类最诚挚的抒情和理性都在散文中,诗歌和散文,一个面向天空,一个面向大地,值得拥抱;为什么要读哲学和历史,我说,因为我们都有许多的困惑和好奇,而历史是以往为鉴,哲学是通向和实现人类自我的桥梁,解决一个困惑和满足一次好奇心,不亦乐乎。这些便是阅读的好处。当然,阅读最大的好处是没有好处,就像新上映了一部电影你迫不及待去看,就像附近新开了一家餐馆你迫不及待去品尝,有什么好处吗,有,也没有,我也是这样对待阅读的。所以,当别人让我列出一份“有用”的书单,我通常不知该如何答复,我只能向他推荐几本自己喜欢的书,“喜欢”并不意味着“有用”,而所谓的“有用”也不一定会“喜欢”上。

该读什么书?我的意见是读你喜欢的书,与其读别人刻意推荐的书,不如因缘去遇上一本书并阅读之。《百年孤独》大家都说好,但没多少人能读下去,说好的人都是专业人士或者文艺癌,如果你不喜欢也没有必要硬着头皮去读,你不去读也照样不会缺少什么,经典文学著作千千万万,如果不去读某一本就有一个小遗憾,那这遗憾也太多了吧,我们平常人,读书图个什么,就跟散个步儿、喝个茶、聊会儿天,一样一样的。阅读中最幸福的事情并不是读过了什么牛逼大作,而是遇到了一位喜欢的作家,遇到了一本自己喜欢的书,然后那位作家成为了你的偶像,那本书成为你的情人,多好多好。


4

不太喜欢现在的自己,所以读到年初写下的信誓旦旦的话语必定是很羞愧的。

这一年我只想成为我
去争太阳的王位
去笑众生的迂腐
我还这么年轻
去占有一个姑娘
去写诗,去吻,去爱
任时光疾驰岁月穿梭
任江湖愁苦暗箭如雨
从容独立远山,笑对苍穹

这一大堆的条条款款中,很悲哀,只做到了一条“去写诗”。没能去争太阳的王位,因为似乎我自己也堕落在众人的迂腐;没能去占有一个姑娘、去吻、去爱,不知道是“旧情难却”,还是自己的理想主义在作祟,也或许自己原本便不讨人喜欢。生活便是这样子,你羡慕着别人,别人羡慕着你;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工作以后,似乎冷漠了生活的其他一些方面。夜里读清诗,读到顾贞观《金缕曲》中的这句“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心久难平复。算起来离家差不多十年了,十年间读完了本科、硕士,在公司也算得上老员工了,十年间似乎没什么多大变化,但又似乎变化了太多。到此时才方觉时光荏苒,变化总是无法抵抗的,不论是年纪的变老,还是其他层面的变化,总而言之,我们再也回不去了。“深恩负尽”是觉得很多方面自己都做的不够,向来寡言疏于交际,这也就罢了,近来觉得自己还有些“寡情”,冷漠了一些人和事,当然也无法避免地伤害了一些人,不管是有意无意,到底是太不应该。成为自己不喜欢的人,这是我不愿看到的。

总是用一颗高尚的心来标榜自己,向来嫉恶如仇,褪去少年时代的轻狂,也稍稍有点“淡泊名利”的隐士气节,却总是缺乏行动。但这世界上,行动是万不可少的,一切之温情缺乏行动支撑便都要堕落至冷血无情的地步。而年轻的我不会知道这样的道理,一个唯物主义者却总是幻想着唯心主义的潮水,妄想着那心潮能融化所有的坚冰,幻想着只要心里想着为他人好他人便能享受恩泽,诚然不知只有上帝和佛祖能够做到这点。

以上这些是需要改变的。小子,好自为之。


5

整理诗集的时候,才开始系统地回忆过去的日子,从一行行诗句中窥视那个曾经的自己,那个男人是如此的幸运和不幸。我希望他能好起来,从他的文字精神病院解脱出来,因为,他实在需要一座文字和生活的宫殿。

6

为扣文题,把今天瞎写的一首诗附在此处:

我喜欢一切不完美的事物
喜欢大海,也喜欢陆地
我喜欢沉默
喜欢沉默这个词
从你的口中说出
然后,你打破沉默
我喜欢这样的时刻
喜欢你的长发
飘在飞鸟的梦中
我喜欢“我们”
喜欢这样被别人称呼
虚伪,或者实诚
我喜欢一切不被喜欢的梦
因为那才是最真实的
人们总是逃避现实
而我喜欢去追随
我喜欢这样的徒劳无获
反正只是喜欢
做自己的上帝

林墨含
2016年12月7日 成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