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是世间无情客

2016-06-25 wechat

漫步在燃灯古寺,天下起了濛濛细雨,在川地的客家小镇,一池并不繁盛的荷勾起异乡人的点点乡愁,静谧的庭院,晨钟暮鼓,心神向往,然世间太多的纷争和情愫却让你无法选择逃避,再无情的人也必为情所困,没有人能够幸免。

囿于西南陌生的城,向来并不擅言的我变得更加寡言,入职快一年了,却发觉并无什么收获,想来自己并不是很喜欢现在的职业。跟师妹打电话聊天,师妹很小心地问:很难想象师兄会安于这样的生活,每天坐班车上班、加班、下班。在她看来,自由和闲适才是我的本性,写诗的人一定要过上诗一般的生活才好。可是,绝对的自由永远只是虚无缥缈,而写诗的人多半正是因为没有诗意的生活才写着无聊的诗篇。回想过往,清高如我,却不得不承认,在梦想这件事上,自己是多么的白痴和可恨。年轻岁月里最遗憾的莫过于,未能趁早地确定自我所好并为之奋斗,未能对自己喜欢的事物(包括所爱之人)竭心尽力。太多的时候,总是甘愿于宿命的安排,走一步算一步,虽然算不上失败,甚至在别人眼中多少有点羡慕,但扪心自问,悲从中来。同事询问“你觉得工作累吗”,我说“累倒不累”,同事接了句“就是心累”,对同事的话心生疑虑,后来才知他已经提交了辞职申请,“心累”是最好的辞职理由,要不然便会步入“心死”的地步,我们尚且年轻,何必跟“心”过不去。

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转了身却尚未前行,于是“拨剑四顾心茫然”。风对你说“选择了便精彩地走下去”,云对你说“你要像我一样自由”,并不是每一阵风都很精彩,而风吹的时候云也不再自由。世界就是这样矛盾的存在,顾此失彼。陷于矛盾的时候,实则是在陷于自我之中,于是会忽视了身边的人,忽视一些亲情、友情,甚至爱情。近来很少给家里打电话,所以老妈开始责备我的不懂事。只身在外,总是报喜不报忧,长大以后,和父母的交谈也越发少了起来,长大意味着独立,意味着你要学会自己承受,依赖父母那是小孩子的作为。电话里的我是快乐的成功人士,每天都过得很好,快乐工作快乐生活,到处游山玩水,经常闲得“诗酒趁年华”。你稍有感慨的时候,老妈便会说“你会有什么负担,爸妈还年轻,你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赶紧讨个媳妇、生个娃,这样我的任务就完成了”,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博客上姑娘们一个个开始称呼你为“大叔”,这些95后甚至00后的孩子,让你回想起自己的青春往事,曾经你也是翩翩少年,而今,青春的懵懂被岁月沧桑所掩蔽。博客八年,送走了一批批博友,网络的世界和现实世界一样物是人非,只有你未变,头像和昵称,略微伤感的文字还在记录着人生的点滴,任过客匆匆,任浮华若梦,人生一壶酒,直到奈何桥。你也偶尔跟女生们闲聊暧昧,假装的多情到头来总会归于平静;你也会在“花田”小憩,但发现略有心意的女孩离开,便果断关闭了自己的账号;还是回到一个人的世界,犯不着去相互伤害,爱就要爱的痛快,这是理想主义者的固执。

当一个人心存所爱的时候,他是幸福的,拥有本身就是幸福,也或许他并未拥有,但心一旦有所希冀,连等待和付出都会变得美好。即便此时,在看到“爱”这个字眼心怀愧疚的此刻,我希望你拥有这样的幸福,我希望你的一切付出都是美好的,我希望你的每一滴汗水和泪水包裹的都是蜜的甜美。我送出这个的祝福,是因为我决心去实践这样的幸福,以爱的名义去践踏和横扫曾经的无情。

故乡传来外公卧病的消息,愿一切安好!还是怨自己跑的太远,家成为一种负罪的存在,原本多情痴情客,也是世间无情人。



2016年6月25日 成都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