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2015-05-02 wechat

1

大概每次都要等到读者“催更”,我才开始打开印象笔记,静静敲下一篇不长不短的随笔,然后复制到微信公众平台进行图文群发,这是这个微信公众号的固定栏目,自创建至今已整整两年有余。是啊,这已经是第二十四期了,按每期四千字计算,我已唠叨了八万多字,够出一本集子了。当然,由于这些文字算不上文学创作,所以集子是不会诞生的。

两年的时光就这样过去了,这之间有许多的故事,往事匆匆如烟。时间总是走得太快,两年前你才刚刚认识这座城市,而今很快便要挥手告别。从一座城市去往另一座城市,从异乡流浪异乡,没有变化的仅仅是一种状态:在路上。

有朋友询问这个公众号的运营状况,询问有多少粉丝,这并不是我在意的。一个需要读者“催更”才平均一个月更新一次的公众号实在是作死的节奏,所以掉粉是常有的事儿,所以根本算不上运营。别人的公众号总是费劲心思搜集素材和内容,这个公众号有点清高,在一位大龄少年的自恋里肆意放荡。这儿没有人生大道理,有的只是一个老男孩的随想;这儿没有高大上的文学,有的只是文字与情怀的流淌。关注这个公众号是需要耐心的,因为连创建者自己都不知道这个公众号是用来干什么的。所以我一直很纳闷,为毛还有这么多人关注。

“林墨含出品,致力于分享文字和生活”,哈哈,的确不了解。

2

整个四月在迷迷糊糊中过去,并不美好,还有些受挫,但静下心来,一切便都毫无所谓。其实,还是会有所谓的,讨厌某个状态中的自己,恨不得给自己一巴掌,这样才不会悲哀地变成自己曾经讨厌的那类人。

姑娘曾说“我已经变了”,你固执地辩说“我还是我,你也还是你”。其实,我们都变了,虽然不曾历经沧桑,但我们还是变了,在不知不觉之中。我不再是曾经那个我,你也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你。我们都在羡慕或者厌恶着现在的自己,越来越陌生,人类为什么要有回忆……

3

四月的时候,汪国真走了,我的少年时代曾徜徉在他的诗歌中。“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这是曾经的鸡汤。一直模糊地认为汪国真是港台作家,直到诗人逝去经过媒体泛滥似的报道,才明确这可是土生土长的大陆诗人。我是有多少年没有读汪国真了。

那是在几年前,毫无建树的我依旧年少轻狂,跟朋友聊起中国的诗人们,各抒己见,“徐志摩算不上诗人”,“汪国真也算不上诗人”,“郭沫若压根不配诗人”,这是那时候得出的结论。我真正开始大量的诗歌创作也只是近几年的事,自己写诗多了必然会加深对诗人的了解。诗人是什么?徐志摩和汪国真到底算不算诗人?这些问题长久地困扰着我。

某知乎女神在评论余秀华的时候说,余秀华的诗算不上很好,但至少比北岛强多了。某诗歌阅读微信大号说,海子的诗一点都不好,无非是一个性压抑者的胡思乱想。于是觉得这世界太有趣了,让我想起每一次安卓旗舰机发布,总是宣称苹果如何不好,到最后,一波波旗舰机华丽登场,可苹果还是那个苹果,老罗的锤子手机也只能号称“东半球最好的智能手机”。成为一位人人认可的诗人的确不容易,李白先生也照样被人骂过。

为什么我当初会说“汪国真算不上诗人”,因为汪国真的诗太直白了,有点像心灵鸡汤。那为什么我现在要反驳呢?我没有反驳,汪国真是那个时代的产物,汪国真的诗符合那时候大众的口味。其实,能留下一句“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便已经算得上诗人了。诗人并不是什么高贵的称谓,它是理想、是激情、是爱与自由塑造成的那个人。诗人有属于他自己的时代,时代造就了诗人,而诗人感动了时代。

在LOFTER上遇到过不少诗人,其中便包括雷默和汪国真。同雷默先生聊过几次,雷默先生是新禅诗的代表诗人,是在那场全国性的诗歌运动中走出的前辈,先生没有什么架子,叫后生一起努力。汪国真先生在LOFTER很少写诗,只是偶尔发一些书法作品,LOFTER官方曾在首页推荐还出过专访,但不知为何,后来已不再更新。没同先生聊过,因为我不确定LOFTER上的就是他本人,而LOFTER终究不是文艺的乌托邦。时代走远,诗人被淡忘,而当诗人走远,便只剩众生叹息。

听闻汪国真先生病逝的消息,我在纸上将先生的《热爱生命》誊写了一遍,在末尾我写道:缅怀一位诗人最好的方式,便是读他的诗。“既然目标是地平线,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4

中国的牛市已经持续了大半年了,在这个全民炒股的时代,曾经对股市不感冒的我,也老早便开了户,偶然小打小闹。开户差不多五个多月了,由于本金的问题,一直只是小打小闹。之前便研究过一些炒股方面的书籍,可当真真实战时,才发现现在的股市真的如吴敬琏先生说的那样:“连赌场还不如”。中国的股市严重脱离了市场规则,难怪东方财富的股吧里有股民说:中国的A股就是提款机。你拼命地研究上市公司的财报,结果绩优股反倒拖大盘后腿,而某些效益极差的上市公司股价却摇摇直上。比如创业板“朗玛信息”,股价被炒成大盘第一,而后连续跌停,缩水80%,一查才知公司股东套现数亿,所谓牛市,不过是庄家的驰骋,到最后还是要由散户和小股民买单。

姑娘们也开始炒股,呵呵,赚点小钱还是没问题的,只要运气不太坏。这两天股市不景气,南都说了,4500点了,我们离死亡只差两米。你为赢了大盘而沾沾自喜,却忘了这不过是人生游戏;你看得懂K线和趋势线,却揣摩不了庄家和主力的心思;你高调地宣称要鱼跃龙门,却不知或许明天便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5

人生三大错觉之首:她喜欢我。

当我回顾自己毫无波澜的情感史,无非只有两件事:第一、我喜欢她,但没有去勇敢追求;第二、她喜欢我,很多的她,她她她都喜欢我。第一点叫遗憾,第二点叫“人生三大错觉之首”。有错觉还是不错的,想必自恋的人都是如此。

QQ新推出“匿名悄悄话”,哈哈,这么好玩的东西当然要好好玩一下。于是给一大堆人发匿名悄悄话“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看看大家的反应,阴沉的心情一下子就放晴了。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喜欢每一个你,我喜欢你的每一个毛孔,我喜欢你的每一次心跳,我喜欢我第一次遇见你的那个清晨,阳光洒满通途,十里春风,不如你。

错了,我不应该引用冯唐的句子。我应该用我自己的诗句喜欢你,那么,“偶尔很短暂,偶尔很美”。

我写过很多的情诗,美丽或者哀伤;我喜欢过许多美好的姑娘,忐忑或者胆怯;我却唯有这一个我,任激情燃烧,任时光不再,任晚风凄凄,自怜自爱,不离不弃。

不论何时,我们都不能忘了自己、不能亏待自己,不论是在爱情的光芒下,还是在孤身的寂寥里,我们都要好好珍惜自己。唯自爱之人能得所爱,唯自怜之人能渡劫此生。

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因为连我自己都不知道。

6

茨威格在《人类的群星闪耀时》中说:一个人生命中的最大幸运,莫过于在他的人生中途,即在他年富力强时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而我认为,相较之年富力强,人生使命更为重要,一个人一旦发现了自己的人生使命,再頹老的人也会因此而青春焕发,年富力强指的不是身体,它应该是一种精神。

我们还太年轻了,年轻得一无所有,年轻得根本不配知道什么才是自己的人生使命。所以,我们应该快快老去。

有时候会感觉自己已经很老了,对许多的东西失去了激情,宁愿宅着空想,也不愿去挑战波澜壮阔。无用的思考总是会将人奴役,就像木心说的那样,动物成为人类的牺牲品,而哲学使人类成为自己的牺牲品。思考和哲学都是无用的,人类终归会走火入魔。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