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逃避主义者的宿命

2013-05-21 too young

删了878条微博,然后把资料中的婚恋状态改为“丧偶”,远离自媒体世界的繁杂,向往一份安定与宁静。长沙的雨还在下,我从事的研究开始从环境污染转向环保领域,一切都像宿命一样。

极少提及“宿命”这个词,信奉无神论的我不相信前生来世,不相信人生命途中的定数,但现在,我却开始毫无所谓地谈起,细细咀嚼一个逃避主义者的宿命。总是在用不断变换的词汇来形容自己,之前是完美主义者,然后是悲观的理想主义者,现在是怀有宿命论的逃避主义者。一个曾经痛恨“主义”的人,却习惯着用这个词来作为自己的标签,复杂而又矛盾的活着,不知道下一刻将会在哪里荒老。故意装作坚强的样子,面对自己的幸福,却往往徘徊无助,下贱而懦弱。

这个逃避主义者总是活在自己的幻想里,他喜欢通过罗列过往岁月沉积的点滴,来推算出前方道路的方向。他会因为一点思想上的难安,而抛弃曾经眷恋的城市;他会由于几段偶然间看见的文字,而甘心在中部地区偏安一隅。他曾经向往大海,但在见过南方和北方的海之后,他觉得海过于肮脏,曾经扬言要将最长的诗篇献给大海,直至离开祖国的海岸线,在诗篇里,大海也还只是一个名词的存在。他曾经那么狂热的深爱一个人,现在却觉得爱一个人太苦,于是习惯了一个人生活,逃避所有的眼睛,一切的温柔和可能。

他一面将命运放在自己的掌心,继续着“不饮盗泉之水”的自负;另一面却消极等待上帝的指引和众神的审判。矛盾总是存在,在矛盾的外围充斥着对世事不尽的彷徨。他总是说自己很勇敢,虽然现在只有越来越少的事物能使他落泪,麻木的神经,干涸的泪腺,却在内心深处变得异常敏感。习惯了猜疑,再不能简单地看待事物,他说他从未变化,只不过是他不愿承认那份基于幻想世界与现实世界相互碰撞的悲凉。他总是充当他人的心理医生,而真正亟需拯救的是他自己,于是逃避了世人的眼界,用虚伪的大衣将自己包裹得严严严实。

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宿命里挣扎,每个人都幻想着将自己不懈的努力变为宿命的一部分。我们诞生,我们死去;我们拥有,我们失去;我们欢乐,然后痛苦;我们相爱,我们相忘。世间的总总,反复无常。开始喜欢“宿命”这个词,只是在我的字典中它不再是以往的含义,宿命意味着最低层次的自我肯定,意味着在变化之余坚守着自己原本的特质。宿命意味着你开始关心你生活的城市,开始在意那些岁月匆匆擦身而过的人儿,开始享受一种岁月沧桑带来的感伤,在未知或已知的前程里,且行且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