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遇

2013-04-28 too young

深夜的对白之后,久久的怅惘有所释怀,不知是你的安慰,还是我的自我欺骗,在另一个夜晚,费解。总觉得有很多的故事在这些年间发生,虽然试图通过字里行间以及陌生且熟知的影像揣摩你的故事和心事,然而,揣测的结果终是步入幻想的深渊。应该是在曾经,不远的曾经,或许是在那个离现在并不遥远的阴雨的黄昏,我会突然间想起你,像多年前一样,心在怦然直跳。当我写下一首情诗,在不知献给何人的情诗里还要不知觉地写下不易发现的献词,虚假的文字,却往往真实得要命,骗过了别人,也骗过了自己。

我很小心的问:我喜欢你什么?其实不是倔强,也非“与众不同”,如我很久以前写的那样,爱一个不需要任何理由。我喜欢你的一切,一切的已知和未知,一切的痛苦和喜悦。我不知道你说出“美化”这个词,是不是由于读过我写的那篇文字,然后,你用我的话来和我对话,于是我自己在谈论着自己,在说服自己。你说你已经变了,其实什么都在变,但即便你已经变了,你也还是你,记忆是你的,变化也是你的。

我曾说过你和她是世界上最好的两个女孩,当时这样说,并不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只是想借着她这个桥梁来委婉表达,总不能直接说“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女孩“,含蓄是我最后的防线,年少痴狂的我已丧失所有的碉堡,最后的防线突破,在你面前我便无可救药。

你说起”木棉花“,我却已然不再记得。所以我才问”那个人是谁“,而你回答”难道不是你“。料想那个人肯定是我,除了我,还有谁会在你的同学录上写下木棉花。实在记不清我写的是什么,很可能是这样的句子”那一年,我路过田野,木棉花开了“。木棉的花语是”珍惜身边的人,祝你幸福“。

说到同学录,我会想起很多来,那天当你的同学录出现在我的手中,年少无知的我幻想着将那张纸写得满满的,用来写字的笔是特意从商店新买的,比平常写字的水性笔笔芯细,而且是蓝色和黑色搭配着用。在你的同学录上我贴了许多的大头贴,资料写得特别详细,而毕业赠言也写了一大堆,写完之后我还不满意,又围着那一大堆文字玩起了文字游戏,那是一段情话,随意想起,而后把每个字的汉语拼音首字母写下,围成一个大圈,围成一个永远解不开的迷。你看我多么无趣,你看过后训道:有什么话不能直接写出来!有很多东西都不能写出来,不过现在的我什么东西都写了出来。原谅一个对文字狂热的人吧,那个自私的人曾说,他不希望文字是自私的。

我深知自己的不善言辞,深知自己的懦弱和胆怯,却也深知自己的固执和胡思乱想。我应该是一个有心理障碍的人,一个徘徊在乐观现实主义和悲观理想主义之间的幽灵,所以我觉得自己注定要存活在永无止尽的幻想里。

今天我要惭愧地面对你,当你知道我的自私,当你变成那个文字里的我,我想到了一个词,”感遇“,想到了那句诗”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昨天发的那张图片我已经删去,你说微信头像是你本人叫我不要乱贴,我才突然想起你说过你在看我博客的,所有的文字就这样交给了你,当你在百度里敲下”林墨含“,请原谅”人间自是有情痴“。这段文字的图片还是原来那张,不过将名字和头像都P掉了,文字留在这里,不为等你发现,只算作一个人的胡思乱想。

感谢遇见你,如果还有机会,我还要去遇见变化了的你,somewhere, sometime.


© 林墨含
2013年4月28日夜 长沙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