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方故事

2013-03-20 too young

让一个纯粹的南方人来谈论北方,似乎是一件在众人看来很可笑的事。生于赣东,长于赣东,人生最快乐和最悲伤的经历都发生在抚河上游被群山环抱着的革命老区,童年以及少年时光终究还是埋在了红色的土壤里,然后一个人开始四处漂泊,在曾经的远方,经历更多的世故和愁情。

北京开奥运会的那年秋天,第一次与中国的北方拥抱,友人在辽东南美丽的海滨城市等我,迟来的遗憾似乎永远无法弥补。在八月末的帝都停留,列车要在这儿中转,北京的亲戚热情招待,而天空始终被阴雨和雾霾占据。华北平原麦地里零星的凄凉的坟墓,古老的城墙和宫殿,这些构成了少年眼中的北方,你不应该来到这里。

列车继续北上,绕过渤海湾,穿越诗人殒命的山海关,关外是汉人的羞耻和荣耀,长城在这里终结。谁还会记起吴三桂和关东铁骑,也不会有人继续谈论袁崇焕的功过是非以及王朝的更替兴衰,只有旅客们疲倦的眼睛,姑娘依旧美好的容颜,东北汉子粗犷的声响,小孩子没完没了的哭泣,现实总是比历史来得轻快,轻快的风景,轻快的人物,轻快的惆怅和忧郁。

曾经梦想的远方,此刻就在眼前,却显得那般陌生和虚幻。一位从蹉跎岁月走出的南方翩翩少年,开始蜕变成一位悲观的完美主义者。自恋的人开始学会自爱,在北方蓝色的大海边,失人开始吟唱,人总应该为自己做点什么,人总应该给明天一点交代。在迷惘中,继续着自己的固执。这座城市很美,但还是要选择离去。我喜欢一座城,通常是因为城中的人,当那座城中不再有心中的那个人,城已死。大连如此,北京如此,而已,而已。

喜欢过几位东北的姑娘,但爱情并没有发生,爱情这件事实在需要缘分和勇气来配合。写诗的人向来多情,“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但写诗的不再是诗人,一个失人奈何?重回南国,沉旧的少年,还会在英语Topic课上背诵聂鲁达的爱情诗歌《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I like for you to be still,
it is as though you were absent,
and you hear me from far away,
and my voice does not touch you.
It seems as though your eyes had flown away,
and it seems that a kiss had sealed your mouth.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
仿佛你消失了一样,
你从远处聆听我,
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
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
如同一个吻,封缄了你的嘴。


©林墨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