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岁的单身情人节

2012-02-14 too young

阴雨了许久的南中国终于迎来了明媚的阳光,据说明天新的雨水又要降临,在这个时令,赣地的雨显得很是廉价。前些天潮湿的空气弥漫,墙壁、地面就连电视机的外盒都布满大大小小的水珠,放在楼下的老式电子显像管彩电要足足预热半个小时才能看到图像,墙上的电源开关要时常用干毛巾擦拭以防漏电,这便是南中国的春季,与水同在。老妈欢喜着去晒被褥和床单,据说这两个月来家里仅有三天是放晴的;而我一如往日,平静的心头没有半点的波澜。

今天是西方的情人节,时下在中国年轻人中也很流行,它可以是“表白日”,也可以是“初吻日”和“初夜日”,在这个一年一度的情人节又不知有多少的女孩变成了女人。2012年的情人节,22.2周岁的我依然单身,在南中国的阴雨绵绵中并不幻想恋爱的味道,只是不断追问自己究竟想要的是什么。还是对爱情充满着期待,然而,仅仅是期待而已。通常情况下期待的东西总是缺乏足够的理由,潜意识的力量显得那么势单力薄。关心“重庆病人”胜过怀想如水的姑娘,在人生悲悯或是幸福的通途,不断清空记忆的回收站,不知道下一秒还会在哪儿漂泊,不知道那些过往却又历历在目的人和事是否还会重现。人生没有如果,却又忍不住一遍遍地假设,“人生若只如初见”。喜欢纳兰词,就如喜欢李煜词那般,“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断肠声里忆平生”,古诗古词一旦与思乡忧国爱情有关,不管其境界如何,单单这种情怀便使诗词生出一种难以言说的意味。这便是“情”的力量,花开花落,情生情灭,又有谁能知?

一个人静静地坐在电脑前,这时候我会想起我的姑娘,说好的不再想了,说好的不再写了,但如水的诗章还是为你而吟,在陌生的虚拟的空间里即使让全世界知道也不让你知道,只怕你说我懦弱,只怕如水的姑娘再不在梦中浮现。其实我很坚强,只不过有点固执和含蓄,还有些时候原则性太强。在22.2岁的单身情人节,想你。

我会记起我们学校破旧的操场,下雨的时候泥泞不堪,有风的晴天尘土飞扬。那个时候每上户外体育课,朝它望去,总能发现你在操场旁的树荫下一个人静静行走,脸上是淡然的神情,我喜欢这个时候的你,娇小的身影,太古的忧伤,优秀而不张扬,合群而又慎独,处女座的完美主义者。我会站在操场另一头的单杠下,注视着你的一举一动,然后朝你的方向走去,默默地从你身边走过,有时说上几句,看看风景,聊聊人生。我还会记起你送我的生日礼物,那年元旦放假前,放学后你走到我跟前,红着脸从身后拿出一个礼品盒,递到我手里,然后轻轻地说了声“生日快乐”。那个礼品盒是一个闹钟包装盒,我开玩笑说:“你给我送‘钟’啊。”你忙回答说:“学校旁边的那家店没有盒子了,只能拿闹钟盒装,但里面的东西并不是闹钟。”看着你红透的脸蛋,我的心砰砰直跳,凝视着你的双眸,缓缓地说出“谢谢”二字,而你说了声再见便很快地离开了。那是件很漂亮的工艺品,那个晚上满脑子都是你的身影,辗转反侧。后来礼物被挚友T弄坏了,现在连坏了的也不见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上课的时候我总是盯着你看,从上午看到下午,又从下午看到晚自习,还是没有看够,于是放学时总是走在你的后头,只为多看上你几眼。有次下课你问我上课在看什么,我说在看风景,你笑着问好看吗,我说“好看”。还有些时候,你会很不高兴,叫我不要那么看你,而我假装没看,却用眼睛的余光在意着你。我承认,这二十多年来,只有那段时间我是最疯狂的,没日没夜地想着一个人。

喜欢你从远处喊我的名字,那是我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你喊我名字与其他人相比有很大的不同,其他人喊我的名字一般不带调,而你则带着抑扬顿挫的腔调,甚至连字的读法都与众不同,不知是方言的缘故还是什么原因。那个时候,你总爱在远处便和我打招呼,少女尖锐的声音,能传很远很远,有时会有回声,便觉得余音绕梁也不过如此。那时候,你喜欢看我写的诗,其实那时候写的东西并不好,但你还是说要我送你一本手抄诗集,那个晚上,我整整在纸上誊写了几十页,然后装订起来,在封面上用毛笔蘸着蓝色钢笔水写下诗集名“荷间集”,又用彩笔描了轮廓,第二天送给了你。不知那本简陋的诗集你是否还珍藏着,只是很可惜,诗集忘了写献词。还要记起和你传纸条的日子,在高中男女交流不方便容易引起不必要的关注,那时候我有一本很小的本子,经常把纸撕下来写字条,我在正面写,而你回时则写在反面。喜欢你的字,虽然并不是很好,但很秀气、很整洁。我们在纸上谈了很多很多,我甚至会说“你穿紫色的衣服看上去很漂亮”,你让我用一个词来形容你,我思考了片刻,在纸上轻轻写下“纯如水”。我坚信你是我遇见的女孩中最优秀的一个,“情人眼里出西施”,我知道那种坚信是一种感觉,叫做“在乎”,叫做“喜欢”,叫做“爱”。曾用“纯如水”形容你,直到现在这个词依然只属于你一个人。

那个秋天,南国的雨水很多,在一个下着大雨的夜里,晚自习后,整幢教学楼只剩下你我。你住在自己家,要骑车回去,而我在学校边上的熟人家寄宿,通常你都很早离开,而且都是跟同学一起走,而我一般会跟在你身后离开,不知为何,这一次却只有你我。雨还在下,夜很黑,楼道里的灯关了,我陪着你下了楼,后来却发现带你走了条更远的道,你问缘故,而我只是微微一笑并不言语,其实我自己也不清楚,因为我的心一直跳的厉害,或许是有点小自私吧,想陪你多在一起一会儿。我撑着伞在校门口等着,看见你骑车来了,便装作一直在走的姿态,你穿着雨衣骑车从我身边经过,朝我喊道:怎么走的这么慢。傻孩子,你一个小女生,大夜里的,我不放心你。她就这样离开了,我在雨中奔跑,目送着她走远,直到确认她已经安全通过桥那头的马路,她家在怡和花园,并不是很远,过了马路再走几百米便到了。那一刻,我很自责,因为我应该送她的,即便只是同学关系,这个下着雨的秋夜我也应该送她回去,而不是让她一个小女生独自回家。也就是那一刻,我发现自己是如此在乎她。是的,很在意,很在意。

还有很多很多关于你的记忆,但我今天只想怀念这些。如水的姑娘,情人节快乐。

22.2岁的单身情人节,温暖的阳光终于在下午又收敛了起来。帮家里劈了一下木柴,海子说“从明天开始/劈柴、喂马、周游世界”,下一步打算去喂马,然后周游世界,再然后盖一所面朝大海的小木屋,最后是否我的世界便能春暖花开了?再过十天便要离开了,踏上北上的列车先去北京燕山石化实习,估计那个时候她也应该回北京了吧,我说过“在意一座城,是因为在意着城中的人”,我在意北京,一直很在意。她打算出国留学,已经申请了几所学校,她说留美比较麻烦,估计会去欧陆,因为以前的班长是在那边。不管怎么样还是希望她梦想成真。

男人会为他心爱的女子在心的某一角落放一个盒子,在盒子里装下所有的记忆和眷恋,然后上了一把锁,开锁的钥匙是“孤独”;男人只会跟两情相悦的女子结婚,在拥有那段爱的日子里,他会绝对忠诚。艳曾问我,如何看待男人好色。我的回答是:男人可以多情,但不要滥情,你可以好色,你可以爱上很多女子,但对待每一段感情请绝对真诚。这是我的爱情观,希望能给世间各种男儿提供一点借鉴。

22.2岁的单身情人节,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林墨含
2012年2月14日于江西抚州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