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世界“三天可见”

2019-02-28 thinking

你新认识了一位朋友,相互加了微信,你想从TA的朋友圈了解更多信息,却发现“朋友仅展示最近三天的朋友圈”;你突然想起朋友之前在朋友圈发过的一张照片,饶有兴致地去翻阅朋友的朋友圈,却发现TA也设置了“三天可见”,因而只能私下向朋友索要,或者干脆作罢……曾几何时,你发现,朋友圈里越来越多的朋友设置了“三天可见”,你原本以为没多少人会用这个功能,却发现它已经是如此普遍的存在。因而你也开始纠结,自己要不要也设置朋友圈“三天可见”。

曾有一阵我是告别微信朋友圈的,还在公众号里写了篇文章《告别朋友圈,还是多情人》,但后来却还是因为各种缘由又回到了朋友圈,而且还一直保持比较频繁的频率。我也喜欢刷朋友圈,看看朋友们的状态,作为一种没有多大用处的消遣。看了几年的朋友圈,发了几年的朋友圈,对发朋友圈这种行为也有过许多不同的认识。朋友圈的演化史,或者“堕落史”,是与微信的普及程度分不开的。而“三天可见”之所以流行,并非由于某些微信公众号所说的“暴露你的人格”,更多的也只是对复杂化社交圈的一种妥协。

一开始的朋友圈跟QQ空间的说说没什么两样,微信好友也多是从QQ导入的同龄人,那时发朋友圈不会有太多的顾虑,一切随性,没有过多刻意的包装,生活和心情的好坏两面都展示出来,刷一遍朋友圈就仿佛读过了许许多多不同的故事。那时想了解好友的近况,只要翻一遍他的朋友圈,便能多多少少知道他的一些情况。一切都似乎很美好,社交的美好与舒适,高兴的时候可以跟朋友分享快乐,不顺心的时候发几句牢骚,也经常会有有心人前来安慰。此时微信朋友圈的社交功能非常单纯,远离了功利性,一切都是为了分享,贴近生活,也贴近真实的你我。

随着微信的进一步普及,微信的用户几乎渗透了所有年龄段人群。最先是同龄小伙伴,之后扩展到部门同事,然后许多亲戚长辈又加了进来,然后又是客户以及合作伙伴。曾经我们在职场或生意场上结识新朋友只是递名片、存联系电话,而现在多还会加微信,我们说的最多的话不是问电话号码,而是很默契而自然地掏出手机,问“你扫我还是我扫你”。微信就这样在有意无意之间掌管了我们的所有社交,微信通讯录里少则数百多则上千的联系人所组成的社交网络几乎承载着我们社交的全部。

当圈子变得复杂多样,朋友圈也便承载着更多的功能,反映出更多的需求。从前从不发朋友圈的人也开始发朋友圈了,原因是公司要求转发宣传,或是做起了微商或公众号。曾经喜欢发碎碎念的小年轻似乎也成熟了起来,朋友圈里一片正能量,仿佛生活变得精致了。似乎我们每个人发朋友圈都不再那么随便了,发布的一句话都要细细斟酌,从遣词造句到表情符号,朋友圈发布的每一张图片都需要精挑细选,不经PS都不好意思发表。我们还要费心地选择适合分享的内容,发布前还要考虑是否要设置“部分可见”或是“不给谁看”。我们开始学会包装自己,学会包装工作和生活,学会给不同的人展示不同的自己。我们学会了微信营销,用朋友圈来做生意,来展示项目或成就。

在此种情境下,“三天可见”显得很有必要了,至少在心理上有所慰藉,虽然可能很多时候那些你设置“三天可见”所针对的人并没有兴趣去翻你的朋友圈,还有很多时候你因此把关心你的亲密之人给挡在了门外。在设置的时候你必定也会考虑很多,但权衡之下你还是觉得有必要设置“三天可见”。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所得必有所失,顾此失彼似乎成了人生常态。

“三天可见”的逻辑是令人费解的,因为每一个“可见的三天”都将成为“不可见的过去”,现在能对外展示,为什么以后就不行了呢?人们担心的不是某一个状态,而是在意着整个的历史。我们在和人交往时总是不愿提及过去,我们总是希望对象珍视我们的新历史,所谓新历史就是从现在开始的历史,我们都参与其中,这是我们的过往,而非我们某一个人的过往。我们惧怕不速之客的读心术,他们通过翻阅朋友圈都能获得巨量的信息,通过单向的交流便能将我们看透,对很多人来说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

我们总是在假设,关心我们的人会时刻关心着我们,所以“三天可见”对他们来说没多少影响。我们却忽略了真正关心你的人,喜欢回味你们的过往历史,甚至喜欢单方面关心你的过往。特意去翻你朋友圈的人,要么对你特别关心,要么想快速了解你。“三天可见”主要是想防不太熟的人快速了解我们,这自然淡化了我们的安全感,因而也会想到做出防范。

问题的重点还是回到了微信好友上,因为这些好友并不让你感到安心,反而是许许多多的不安和难安。现代人的社交,其实是一种强迫性的社交,我们普遍处在社交焦虑之中。我们的问题不在于没有社交,而在于让社交过于泛滥。不信去翻翻自己的微信通讯录吧,好好数一数有多少联系人你已经想不起了,那些你几乎没印象的联系人没准还是当初你主动添加的呢。

之前有段时间流行群发微信信息删好友,人们的逻辑是微信好友太多了有必要好好清理一下,应该把谁清理删除掉呢,最后得出这样傻乎乎的结论,觉得可以通过群发信息测试谁把我删除或拉黑了,然后把那些先将我们删除的人删除就大功告成了。这种逻辑显然是不合理的,我们即便要清理删除好友,出发点应该是我们觉得哪些人没必要联系人,而不是哪些人把我们删了。因为没准那个把我们删除的人恰恰是我们最在意的人,而对于这样的人,即便TA把我们删除了,我们很有可能依然不忍心将TA删掉。更奇葩的是群发的信息内容里还跟所有好友声明“这是在测试有没有被好友删除,打搅了,不用管”,反而会对那些没将你删除的好友造成没有必要的影响。

微信朋友圈的种种矛盾和顾虑,来源于社交的泛化和滥化。我们存在这样的误区,好像加了微信就是朋友,就应该加入到社交网络中。不管在职场上、生意场上、饭局上、麻将桌上,还是坐个火车,甚至只是走在路上碰上,二话不说便到处问人加微信。表面上朋友多了,其实大多数之后就再也不会联系了,只能在微信通讯录里“躺尸”。所以我觉得,除了微商和推销人员,我们没有必要随便加过多的微信好友,前人早有告诫,“不要滥交友”,这句话不论放在什么时候都是在理的。在网络和信息化时代,我们对社交圈更需要进行精细化管理,这样才不会将资源变成“累赘”。

我们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处理事情的方式,只要不损人害己,不需要进行过多的解读。当然,依然还有许多人没有设置“三天可见”。他们或是很少发布私人生活状态,或是在发布朋友圈的时候已经规范地设置了分组可见。也有一部分人,拥有好几个微信号,工作微信和生活微信分开了,几个朋友圈各行其职。应该还有人像我一样,在寻找一种较为合理的方式,兼顾工作需求和生活需求。我不想给自己带上很多的面具,不想过度地包装自己,因为我觉得任何社交的底层依然是人与人之间的逻辑。但毫无疑问,朋友圈的“纯粹”永远不复存在了,正如我们所有人的童年,一去不复返。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