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缺乏真相又渴望真相的时代

2019-01-30 thinking

自从“内容经济”这个词开始充斥我们的视野,在“内容为王”和“知识付费”的口号声中,我们却似乎离预设的初衷越来越远。“内容经济”的红海,没有让我们更加充实,也没能让我们更好地认识和理解这个世界、这个时代。我们时代的焦虑非但没有得到慰藉,反而在信息的红潮中愈演愈烈。充斥眼球的尽是一些标题党和主旋律,温柔的鸡汤开始变得恶毒,而非虚构的写作也要为了博得眼球而肆意虚构,各种谣言和伪科学依旧在自媒体乃至主流媒体上大行其道,无数的“10万+”背后隐藏着不为人知的阴谋与心计。

“内容经济”的来临,无限放大了内容创作的功利性,如今就连“洗稿”也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围绕新媒体早已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运作流程,它们的目标就只是为了创造一篇接一篇的“10万+”进而获得流量和回报,甚至连粉丝量和阅读量都可以暗箱操作。

不可否认,“德艺双馨”的内容依然存在,甚至连一直低落的深度报道也依然有人在坚守。毫无疑问,新媒体的确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生活,改变了我们这个世界,可这种改变是具有两面性的。新媒体在拓宽我们信息接收面的同时,也在不断塑造着我们这个时代的“熵增”。所谓的“熵”原本是一个热力学的概念,它反映的是混乱程度,“熵增”的过程即是混乱程度增大的过程,意味着越来越无序。换一句话说,新媒体的泛滥让我们越来越接近真相,同时又越来越远离真相。

写这篇文字是由于受到这些天刷屏的“《一个出身寒门的状元之死》事件”影响。当然我也不准备说过多的道理,因为道理已经够多了,轮不上我讲。我只是想以这个作为引子,来谈一谈一位“十一线”自媒体人的感怀。

回想起来,我写博客刚好过去十年,从十九岁写到二十九岁,岁月过去了,我却依然是老样子,看不到文笔的长进,也未能混得什么名堂。运营这个微信公众号也有五年多了,同样未曾用力,只是想写的时候写上一些,有时长篇大论至上万言,有时唠叨几句便算完事。所以,这个公众号一直是个小号,而我也只能算是“十一线”的自媒体。

在新媒体的世界,小号意味着没影响没名气,但也意味着可以我行我素,逍遥自在。我常说关注这个公众号需要有耐心,因为它的更新不是定期的,而多属于随性,它没有一个特定的主题,当然也没有什么远大的抱负和诉求,它似乎什么都不沾边,又似乎什么都沾边。这里有实用干货,有诗词小令,也有文艺创作和时事评论,有爱情故事,有生活随想,有人生路上的抱怨和懊悔,也有信誓旦旦的激情,时而如鸡汤一样鲜美或乏味,时而如陈酒一样悠远缠绵,又时而像懒婆娘的裹脚布又长又臭。

所有的这些,平凡而又微不足道。但我却可以说,这是我给这个“熵增”的世界带去的一丁点“负熵”。我似乎什么都没有做,又似乎一直在通过自己的努力和行动,去缓解和平衡掉这个世界的无序。就像我在公众号的介绍中写的那样,“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平凡世界的旅行”。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有序来自于生命自身,只有人生的旅途和体验是真实的,只有用心写出的文字才能淬炼出世界的真相。从一开始写作起我便这样认为,并一直这样认为。当然,我并不反对营销,但我鄙视无所不用其极的营销、蹭热点或博取眼球。因为我始终觉得,在内容的创作里一直存在一条底线,那是媒体人的良心啊。

在这个缺乏真相又渴望真相的时代,我们能做的努力便是努力做好自己,保持个性和纯粹。真相从不意味着只有一种声音,真相是由许多种真实的个性交织而成的,真相一直就在那里,只是缺少见证,只是缺少用心的记录与传递。接近真相需要对真相多几分敬畏,敬畏真相便是敬畏我们自己,以及我们目之所及的一切。真相对这个世界的意义并不在对与错,而在于真相本身,它代表一种态度,代表着不妥协。这种不妥协表现为我们在正视事件的同时完成了对我们自己的正视。我们这个世界的无序,往往来源于我们无法正视自己,无法正视便意味着逃避,当真相逃窜,谣言便伪装成权威,肆意横行。

随着一场感冒的造访与离去,这一年的一月份彻底结束了,农历年临近,再过两天又将踏上回老家的征途。我一直喜欢把回老家的旅途比作“征途”。自高中毕业起,便在外省漂泊,一晃过去十年了。十年过去了,老家所在的县仍未通铁路,更何况乎高铁。于是每次返乡都是周折万千,若是自己坐车的话,至少需要转三趟车才能抵达故乡所在的小镇。现在交通虽是便捷多了,但依旧未能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四通八达”。

我是一个注重历史的人,喜欢回忆过去。但我并不活在过去,我一直活在此在,活在当下。如钱穆先生所说,人实在需要以一种历史精神存活,每个人都应该拥有并珍惜他的历史生命。过去是永远无法抹去的,我们的今天由昨天塑造,我们的明天又由今天塑造。所以,的确存在所谓的“宿命”,“宿命”便是历史生命。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