拷问罗振宇:“时间的朋友”,还是“时间的忽悠”?

2019-01-02 thinking

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还仍然热爱它。 ——罗曼罗兰《名人传》

罗振宇老师的确是一位出色的演说家,他熟稔于各种演说权术,并将东拼西凑的道理组合起来,形成一套专为“做事的人”布道的知识产品和模式。作为知识付费的领导者和创新者,“得到”的确有许多难能可贵之处,如罗老师所说,他们是抓住了“小趋势”,从而赢得了市场和流量。但当我们静下心来思考,离开罗老师的语术,我们会发现,虽然这一次《时间的朋友》告诫我们要懂得对这个世界进行还原,但这场演讲本身却是在一味地将“事实”包装了起来。

2018年终于过去,2019年终于来到。跨年夜,没有酒,也没有姑娘,静静地看完罗振宇的《时间的朋友》跨年演讲。演讲没有什么新颖之处,照常是给一些老生常谈的道理赋予了一些新的概念,一些闪光的金句,还有东风的天籁车,构成了长达四小时演讲的全部。观看演讲过程中,我一直做着笔记,也一直思考和发问,关于“小趋势”,关于“扎心五问”,我有自己的想法和回答。

这篇文字算不上是对罗老师的批评,因为平心而论,罗振宇老师的确是一位出色的演说家,他熟稔于各种演说权术,并将东拼西凑的道理组合起来,形成一套专为“做事的人”布道的知识产品和模式。作为知识付费的领导者和创新者,“得到”的确有许多难能可贵之处,如罗老师所说,他们是抓住了“小趋势”,从而赢得了市场和流量。但当我们静下心来思考,离开罗老师的语术,我们会发现,虽然这一次《时间的朋友》告诫我们要懂得对这个世界进行还原,但这场演讲本身却是在一味地将“事实”包装了起来。“小趋势”、“非共识”,这些新的概念犹如一张张新的包装纸,将显而易懂的东西包裹起来,陈货换上新皮,竟也能沿街叫卖。

下面,让我们一起来还原《时间的朋友》里那些被包装得面目全非的道理。

一、何谓“小趋势”

按照罗老师的说法“小趋势是影响趋势的趋势,带来变化的变化”,它能引发连锁反应,从而带来大的变革。这里所说的“小趋势”很好理解,比如社会的大趋势是万物互联,那么在这个趋势内的每一个分支环节和从属环节为顺应大趋势而反映出的发展态势都可以称之为“小趋势”。“小趋势”和“大趋势”并不是相对立的,也不是说“小趋势”由连锁反应发展成“大趋势”,实际上“小趋势”属于“大趋势”下的分支化细化表现。“小趋势”的发展逻辑依旧是“大趋势”。只有认识到“大趋势”,我们才更有机会抓住“小趋势”。按我的理解,我觉得“大趋势”给定的是环境和状态,“小趋势”指的是机遇和机会,机遇是由环境成就的。

拿知识付费来说。知识付费抓住的用户痛点在互联网时代知识和信息的碎片化。碎片化的意义不仅仅在于零碎,更在于它的庞大和无序,接受的信息太多,然后导致信息过载。罗老师在跨年演讲中提到过,“所谓信息过载是你对环境的熟悉程度太低”,这些不熟悉的环境便基本仰仗于碎片化的馈赠。我们接触的概念和领域越来越多,但接收过程都是严重碎片化的,导致接收越多越感到自己的无知。知识的焦虑需要解决方案,而社会的大趋势是万物互联,在线的知识付费自然应运而生。

二、也谈“扎心五问”

1、我能看到事实吗?

罗老师告诉我们,我们的世界很多事物和现象是不真实的,我们容易被表面和理所当然的东西蒙蔽,所以“还原能力是最缺乏的能力”,且我们必须用多元思维模型还原世界。罗老师的这个说法,我还是比较赞同的。但他的毛病在于引入了“多元思维模型”这个概念,把简单的概念又弄得复杂化了。所谓“多元思维模型”就是所谓的“复合型思维”和“跨领域思维”。在复杂的社会,要把握好各种趋势,需要极为宽广的眼界和知识面,你必须是一个复合型人才,必须懂得在必要的时候实现跨界。因为在一个大趋势环境下,变化和机遇通常在某一领域出现,然后才扩散到其他领域。

各领域的思维叠加到一起并不能称为“多元思维模型”,它们依然只是一元,但只不过是一元中反映的不同的面。所有这些领域,合在一起实际上是一个整体,也就是说“多元”归结到底依然是“一元”,那是一些永恒的规律,一些本质性的逻辑,就像罗老师在“第4问”中提及的“良知良能”。所以,我们能看到事实吗?可以的,我们需要凭借“复合型思维”和“跨领域思维”,当然,还应当遵从和掌握哪些本质性的规律和逻辑。现代社会,我们更需要的不是重构,而是解构。即便要重构,也必须先完成解构,再往下思考,则涉及到罗老师所说的“非共识”。

2、我们能够感受非共识吗?

在这个环节,我们的罗老师又引入这样一个很高大上的概念“非共识”。何谓高大上,因为罗老师夸下海口说“创新的本质就是非共识”,“非共识”来源于更深处的共识。显然,这里又是明显道理的概念化。什么是“非共识”?非共识就是基于我们本身和社会本身的共识,即非共识是这样一种共识,它依赖于人和社会的本质性规律,这些规律包括人的各种需求逻辑、社会交际逻辑、行为逻辑……。这些本质规律和逻辑作为一种共识构成人类社会和生活的根基,它很浅显但经常被忽略。显示屏的发展史多少可以说明这点,为什么乔布斯坚持在触摸屏还未成熟实体键盘手机大行天下的时候将触摸屏应用到iPhone上,其底层逻辑便是用手直接触摸是最人性的、最便捷的。

立足需求原点,构建最便捷有效的需求满足模型,这就是创新。罗老师说“有一种创新叫往回走”,那是因为一切的创新实质上都是为了满足某种需求。现代社会的一个弊端在于,需求的满足途径不断变得曲折,比如在手机发展的初期,离开了键盘我们根本无法进行操作,但限于技术的限制,这只能算是“曲线救国”。人性化交际交流,最好的模式一定是最原始的,即以声音、以视觉的形式进行,只不过借助了新的科技手段,打破了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我们发现,在设计界,人们越来越重视交互体验,越来越注重人性化设计,人体工程学的运用随处可见。

如罗老师的表述,还应该有一种“非共识”,它实际上与前述的“小趋势”具有重叠性,即是在趋势的发展过程中形成的共识,也可以称之为新共识的萌芽期。所谓“脱离共识,再造共识”,就是对旧的需求满足模式进行解构,从而形成新的需求满足模式。当新模式形成并获得广泛的认同,共识便形成了。所以“非共识”只是共识得以形成的必经之路。

3、我们的时间够用吗?

在这个部分,罗老师首先给我们分析了一下“信息过载”,但主要的内容还是在“百岁人生”。罗老师在演讲PPT中用硕大的字告诉我们,现代医学的发展让我们绝大多数人都能活到100岁。接下来,罗老师着围绕这个主题,畅想了一下“百岁人生”给社会和生活带来的一系列变革和挑战。婚姻不再是成年礼,而成为“顶层建筑”。不会再有一生的职业,每个人都要学会变化,不断变换自己的坐标。当然其中说的最严重的则是代际传递问题,“代际传递的秩序,是这个世界的价值纽带”,随着人们寿命普遍增长,代际传递将面临重大的冲击。

我们需要提出这样的疑问,难道这些问题都仅仅是“百岁人生”带来的吗?难道只有活到一百岁,“种一棵树最好的时间是十年前,其次是现在”这样的道理才成立吗?这些变化实质上都不是“百岁人生”给我们带来的,真正的变化诱因是社会的变化。即便我们只能活到六七十岁,我们所能总结出的道理也是这些。

不再有一生的职业,很大的因素在于我们的社会已经高度社会分工化,而且技术迭代太快,每天都有许多的职业消失,同时又有许多的职业诞生,科技和生产力的发展允许我们不被特定的工作束缚,生存不仅仅只有一种手段,我们的谋生手段是多元的。试想在一个单调的落后的社会,在那里生存的手段是唯一的,你只能认命,而不会有太多其他的可能和选择。婚姻观念的变化有寿命增长的因素,但更多的依然是社会变化造成的,我们的社会被需求划分得更为细致,我们需要的生活基础不单单仅局限在生存和温饱层面,在这种情形下婚姻必然作为上层建筑不断上移,这种趋势是不会改变的,“百岁人生”所做的仅仅是将这种上移的允许空间大大地扩大了。

代际的传承问题,则更多的是一种谬论,社会的迭代速度之快早已让“外祖母”退休了,科技的发展使得教育早已冲破了家族代际的界限,教育和经验不再依赖长辈传递给晚辈,而是整个社会所有的知识和经验以共享的方式传承。家族财富的传承也早已脱离了“瓷器”和实产,一切都货币化、数字化,依赖更多的不是“自然增值”,而是投资复利。

要回答“时间是否够用”,首先应该界定此处“时间”的定义。这里的时间更确切的说指的是一种时间观念。同样的寿命,同样的时间长短,不同的时间观念,造就不同的时间态度,而时间态度决定生活态度。这不是寿命的问题,而是“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有些人活着却早已死了”的价值观问题。再长的寿命,如果心态不好,也必定是白白浪费。“岁月不曾饶过我,我亦不曾饶过岁月”,在这样的一个世界,无关时间,无关寿命,只有永不放弃。

4、我们的力量从哪来?

概念是个好东西,但也不能到处随便用。在这里,罗老师又提出“信用飞轮”的概念,还举了顺丰快递小哥的例子作为说明。罗老师在此部分,有点弘扬阳明心学的意味。“人的良知良能,是最好的感知和判断标准”,我们要“用人的体验丈量世界”,便又回到笔者分析的“非共识”概念的一点上。如果要用一个词来代替“信用飞轮”,可以是“共情”,也可以是“同理心”,当然也可以是“命运共同体”。说的俗一点,就是“爱的奉献”与“爱的反馈”。你给人好处、给人信任和理解、给人快乐和方便,他人也会“共情”地将这些东西回馈给你。这个世界的利他利己本来就是双向的,“予人玫瑰手留余香”,自古如此。善的行为是会自动传递的,在人与人之间形成共鸣,并以几何增长的方式传递扩散开来。当然,这对企业的管理同样适用。企业管理中的“信用飞轮”,可以用“人性化管理”代替。把概念一换,马上便豁然开朗了。用“人性化的管理”,员工便不再只是员工了,而是成为大家庭的一员;不再是为老板干活,而是为自己干活。理想的信用社会,必构架在“共情”之上,广泛的共识与体谅,才会汇集更多的资源和力量。利他终会成就利己,而世界上只有一种胜利,那就是共赢。罗老师所要讲的道理一点都没错,但为何要将简单的道理套在一个稀奇古怪的概念里,这就令人很难理解了。新瓶装旧货,实在不可取!

5、时间愿意跟我们做朋友吗?

这部分的观点我也完全赞同,但在这里我们的罗老师还是又抛出了一个概念:“长期主义”。当然这个概念倒没有过度走形,多少还是可以接受的。“长期主义”反映的便是量的积累最终达到质的飞跃,就像对抖音的“驯化”。“只有长期主义者,才能成为时间的朋友”,“长期主义是微弱信号的放大器”,这样说确实没有问题。“成就=核心算法×大量重复动作²”,这也确实没有问题,不过依然是量与质的关系,至于到底是否是乘号和二次方的关系,这个不好批判,需要依赖于具体的实践研究。

三、结语

已经说的够多了,再分析下去就差对着演讲全文挨个对照着批评了。还是那句话,感谢罗振宇老师的分享,但有毛病的地方还是应该指出来,该怼的还是要怼。

我们应当鄙视这样的行径,即通过逻辑的把戏将浅显的东西赋予新的概念,然后又从新的概念出发,将原本明白易懂的东西包装得高大上。一切在本质上非原创的概念都是“骗子概念”,一切有形无实的概念都只是“皇帝的新衣”。

知识付费时代,并不是所有的知识都值得付费。在这个社会,最应该提防的是演说家,首先是成功学的演说家,其次是贩卖“三手知识”的演说家。我们需要担忧的不是碎片化,而是肆意的连线、拼凑和改造,因为有很多谣言和谬误便发源于此。一场跨年演讲并不能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你就是听了一万场《时间的朋友》,读了一万遍《变量》,如果没有自己的方法论,依然无法把握好“小趋势”。我们这个时代,最缺乏而又难能可贵的是自我思考能力,是用逻辑思维去构建属于自己的认知体系,并形成自身的方法论用于指导实践。

2019.01.01,成都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