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被酒淹没的世界

2011-02-06 thinking

喝了许多的酒,上午、下午还有晚上。晚上在姑家喝了半碗的白酒外加一瓶啤酒,不知为何,近来的酒量颇好。害怕饮酒,因为酒精伤脑。有时候会想起古时的文人,譬如诗仙李白,又如嗜酒如命的竹林七贤。平生酷爱潇洒,虽没多少本钱(身子瘦削、胆识不足),但却自娱自乐,沽三两年青春,换得斗酒下肚。还想当一回阮籍,“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穷途恸哭而返,但却不可,不可。

酒本无罪,商贾无罪,饮者亦无罪。喝着酒,却骂着酒,确实有失公允。

有些人酒后话多,酒醉之后爱出洋相,好在我并非此类。我不爱说话,酒后亦如此,只是酒后想法多,忧愁疾苦便爬上心头。“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阿满所言差矣。

这次假期有个任务,学校要求写篇有关“三农”的社会调查报告,至今无任何动静。回到家乡,赣东的这个小镇,时常离开居住的小镇,在山沟的农村四处走访,是有变化,但却无从下笔。洗脑的政治,并没有征服瓶装的“章贡王”。在这里,在这个高等教育尚是稀物的蛮野之地,淳朴的村民还在受愚昧的压迫,那些可爱的姑娘们还在扼杀自己的青春。浮云一片。

走在平整的“村村通”的水泥路上,路边的是新刷了石灰的墙面,这里是新农村,社会主义的新农村,一看便知。然而有人告诉我,这路是豆腐渣,据说一修好便坏了不少。那条水泥路的终点是一个只有几户人家的偏僻村落,很多人搬到镇上,要不多久这个村落便要彻底地被抛弃,那些农田、那些果林,终将消失在广袤的东南丘陵。

   计划生育的罚款,又涨了2000,一万二,国策成为捞钱的手段,苦了的终究还是普通老百姓。农村的卫生状况令人担忧,土壤和水资源污染日益加剧,疾病痨疾日益威胁村民的生命健康。赣东属于硬水区,水质中钙镁含量高,不规范的饮水导致村民的尿结石、肾结石多发,成为困扰村民身体健康的一大顽疾。姑娘们很早便嫁人,生一大堆的小孩,在人生二十的边上,担负起为人之母的责任,之后小孩与老人留守在家乡,自己却又成为千千万万农民工中的一员,她们是第二代农民工,这样的轮回不知还要持续多久。基层的政权也令人担忧,官员冗杂,僧多饭少,加之严重腐败,已没了任何的希望。

   中国之问题在于农村、在于农民,农村问题一日不解决,中国一日谈不上强大。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