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惩的艺术与唯美

2010-11-25 thinking

行走是为了什么?只是存在的早已存在,在构想的空的节拍里,能感知的只有生命渐远的弱弱的弦音。

若能以艺术的心审视,每一个人便都坚信了原罪。然而,艺术并不是众人皆知的,而且艺术本身也是迷失于时代之人群的。

我不曾恋爱过,不曾以罪为代价俘获怀春的少女。当爱临近,媚俗也是不远的。

诗人的死,不因为才气,也不因为多情,而是因为抢了上帝的话筒。死在别人手里,或死在自己手里,最终都是回归于水。在水中诞生的,必将涉水而亡。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