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也不会去丽江

2018-12-09 prose

九月的末尾,以“疗伤”之故,只身一人去云南散心。差不多一周的时间,我都把自己完全陷落在异乡的山水之间。本想着依靠丽江和大理的风景,能让自己从内心的失落中走出,从而能够用更饱满的激情拥抱生活。旅行结束之后,却发现一切都是徒然。风景只是风景,而生活依然是生活。洱海的风花雪月并不能给生活带来什么实质性的改变,而生活中的风景,依然是静止的画幅,总有一些东西永远无法逃避,总有一些生活的惨淡必须独自直面。

行走在云贵高原,最令人难忘的风景并不是单纯的自然风光。那些深入骨髓的感动,总是来自于人的因素。自然的风景只能够净化眼睛与心中的浮尘,而夹杂的人情冷暖却能够直抵心灵深处,在那里引发更大的力场,乃至于深入骨髓。一阵温暖,一阵剧痛,人间的各种味道轮番上演,比大自然的色彩还要生动活泼。

先去的丽江。坐的是直达的飞机,淡季折扣算下来比火车还要便宜。照例选了靠窗的座位,坐在身旁的是一对小情侣。小姑娘挨着我坐,从装扮上看几乎可以肯定是95后的学生。看着年轻人的爱情,便不由自主地回想起了自己的青春岁月。也想着自己第一次乘飞机的样子,算来早已过去了很长一段时日,大概是2009年吧,也或许是2010年,唉,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只记得那是从大连飞上海,廉价航空,大半夜的航班,票价只要199元。

我身旁的这位小姑娘应该是第一次坐飞机吧,因为她看上去显得那么好奇和兴奋。在飞行的一个多小时里,她一直在朝窗外张望。刚飞机抵达万米高空,小姑娘把手伸向舷窗的方向,用手机不住地记录下窗外的美景,神采奕奕,并且似乎已经忘了身边这位老男人的存在。我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因为只有在万米高空之上,才能有这么壮丽的景色,天空晴朗,湛蓝湛蓝的色彩纯净到令人窒息。从视觉上看,一堆一堆的云仿佛近在咫尺,有些飘在飞机的下方,有些隆起在视野的前方。时而有山峦映入眼帘,曾经高傲险峻的雪山,在此时变得秀美。天空很干净很干净,似乎连一粒小小的尘埃都不曾存在,或许这便是所谓的“圣洁”吧。

随小姑娘的视线瞥了一眼窗外的风景,便索然将手中翻阅的《维特根斯坦》合上,然后也痴迷地望向窗外,久久地陷入了沉思。第一次觉得云层像冰层一样,薄的厚的,冰层之下是我们每个人的命运。

丽江古城是令人失望的。相比所谓的“古城”,丽江的城区更能触动过客的神经。它像每一座平凡的中国小城一样,温暖恬适。找一家临街的蒙自过桥米线,就这样舒舒服服地享受一顿。饭馆里的服务生先给你端上只有热汤的砂锅,配料和配菜一小蝶一小蝶整齐码在大盘子里,自己动手将配料和配菜倒进汤里,热几分钟,再把米线倒进去,混一混便能吃了。平常在其他地方也吃过过桥米线,但从未有过这样的味道,配上鲜嫩的乌鱼片和黄花菜,对自己也算是次款待。

没有去泸沽湖和玉龙雪山,只是在拉市海漂了整整一个下午。骑完马便去拉市海划船。喜欢这里的湿地,水草丰盛,还会有花儿飘落,轻轻浮在水面。天空晴朗,于是水天一色。越过漂浮着浮游植物的水面,便抵达拉市海的核心地带,那是一片尚未完全开发的自然湖泊。四周的视野尽头都是起伏的山峦,在蔚蓝的天空映衬下,湖水如海。

在湖畔分到了一只单人皮艇。就这样一个人划向湖心,然后放下划桨,任皮艇在湖心肆意飘荡。将身体躺进皮艇狭小的船槽,感受阳光的触摸,丝毫不担心高原强烈的紫外线将皮肤晒伤。拉市海上有一对中年夫妇在叫卖烧烤,两条狭长的铁皮船就是他们的场所,船上支起烧烤架子,食材和酒水就搁在船头的货槽里。倘若想吃烧烤,只需将自己的小皮艇靠近铁皮船,船家会利索地将皮艇套绳系在大船上,然后你便铁皮船连为一体,安全而稳当。

要了一只烤鱼,用湖水现杀现洗,而后在烧烤架上现烤。价格实惠,味道鲜美。又要了一罐崂山啤酒,第一口酒敬给湖光山色,第二口敬了船家。后面几口,便与旁边皮艇上的东北小伙,碰杯饮罢。船家是纳西族人,但也风趣得很,忙碌间隙竟拿起麦筒唱起歌来。那是一首抖音热门歌曲,听得大家一阵开怀。我拿起手机,给船家录了一段抖音。深知船家的艰辛,却也动容于他的生活态度。

到了饭点,两条铁皮船便靠在了一起。大哥离开他的铁皮船,来到了他家婆娘的船上。大嫂已经准备好了午饭,他们可以暂时歇一歇了。我见证着一切,好似发现了生活的奥秘,却又觉得这再平凡不过,但那一刻自己确实是受感动了。原来生活也能像湖光山色一样美好,原来生活本身就是最美的风景。

与船家告别之后,我又划着皮艇游荡在拉市海。直到天下起了雨,才冒雨死命地将皮艇划向了岸边。云南的天气就是这样,像娃娃脸,阴晴不定。

在丽江的最后一站是束河古镇。束河要比古城安静,尤其喜欢九鼎龙潭附近,适合一个人静静地走。古镇的腊排骨味道不错,只是一个吃饭又被其他人投来异样的眼光。唉,习惯了,已经习惯了。习惯了一个人自私地享受美味,小火锅里腊排骨飘香,还有面饼和酥油茶,以及店家特制的鲜花茶。

这便是关于丽江的全部了,古城一笔带过,只有蒙自米线和腊排骨依旧刺激着味蕾,只有拉市海的整整一个下午依旧勾起淡淡的记忆。耳边回荡着赵雷的《再也不会去丽江》:南方有太多美丽的风景,这里不是最后的天堂。她很喜欢赵小雷,钟爱的却不是这一首。丽江的酒吧还比不上九眼桥,就只是路过,在夜色的喧嚣里,没有艳遇也没有温柔。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