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在厨房

2018-05-27 prose

从合租房搬出来之后,我才有了属于自己的厨房。新租的房子是个三室两厅的套间,两个房间做了卧室,另一间则成了书房。此刻,晚饭已经饱足,我坐在书桌前在电脑里敲下这篇文字。

这次的晚饭全都是我的功劳,算是第一次像模像样地操劳一顿饭,两个菜,包菜炒肉和玉米排骨汤,而且味道还不错。虽说还是菜鸟,但依然心生满足。下一步的目标自然也是明确了:一、努力提高厨艺,二、把自己养胖。

从小离家在外,虽然各方面倒也可以独当一面,但做饭的事情却一直是一个盲区。在学校里吃食堂,工作以后也多半在食堂或外边吃饭,有时也点点外卖,到底除了煮泡面和蛋炒饭外,竟未曾下过一次厨。

我常向人吹嘘家里都是大厨,的确也是,因为在家里老爸和老妈都是大厨级别的人物,而姑姑叔叔们的厨艺也是十分了得。现在想起,之所以在家没学会做饭,一则是因为在家的时间确实很少,二则是因为太懒了,还有一点最为重要,便是因为害怕。从小的味蕾就被老爸老妈的美食调教的相当娇贵,生怕自己做出的菜难吃到让自己唾弃、教家人笑话,于是便选择不去触碰、不去尝试。

总有一些事情是无法永远逃避的,也有许多事情只有尝试之后才能发现它的美好。我并不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是在谈厨房,谈做饭。我的文字里再不只是纠结不清的爱情、鸡汤似的生活哲理、无病呻吟的诗词歌赋,还有电饭煲、微波炉、锅碗瓢盆、八角茴香以及柴米油盐酱醋茶。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现在却觉得囿于昼夜厨房与爱又何尝不可,那也是一种幸福,一种现世的幸福。

记得以前化学老师说过,学化学的做饭都不会太差。原因是化学实验与炒菜做饭的原理一脉相通。炒菜的精髓无外乎火候和调料的多寡,比起化学实验中精确到ppm级(百万分之一)的苛刻,炒菜上看去要简单得多。如果炒菜的时候能配上温度计、量筒、天平和秒表,烧出一道极品佳肴完全不在话下。而刀工的问题就全部交给游标卡尺和美工刀。

之前我对化学老师的话深信不疑,待到自己亲自下厨,才发觉炒菜跟做化学实验完全没有半点关系,毕竟没有哪家的厨房会装备温度计来测油温。老司机们早说过了,看油温一根葱足够了。再加上我中华料理博大精深,将每一道菜完全标准化,到底是不大可能实现的。想想以后要是每道菜都有对应的标准作业指导书,厨艺这门艺术早要埋进坟墓了。

厨房是一个神奇的地方。食材搭配佐料,再经过油、火、水的精细雕琢,转变为诱惑味蕾的精灵。厨艺的学习,从观摩开始。在家经常观摩老爸老妈做饭,因而发觉自己在调料的把控上似乎早受过潜移默化的影响。在新家的前几顿,大多是男朋友掌厨,我只是打打下手。厨艺的基础从专业名词开始,这个比较好搞定,问一下“知乎”就行了。什么小火、大火、中火,什么条、柳、丝、丁、块,中式料理果然博大精深。

既然开始下厨做饭了,也要学会买菜。买菜要学吗?的确需要,之前逛菜市场我总会很不好意思,因为不知道该买什么,以及买多少。城市的综合农贸市场可真大,新家附近的那个菜市也是大的让人害怕,光卖蔬菜的铺子便足足有四五十家,着实让人不好选择。我一向佩服那些喜欢不厌其烦地在各个铺子上挑选比较的家庭主妇们,她们是中式料理的前哨和风向标。我一定要好好向她们学习,学习如何挑选一枚饱满的土豆。

拎回一大包的食材,有排骨、瘦肉、玉米、土豆、青椒和空心菜,还有姜、蒜、干辣椒和八角。约摸算了下,大概可以吃个两三顿。于是发现自己做饭比在外面吃要划算太多,很难理解为什么大妈们还会抱怨菜价太高。男人们的生意总是好做的,一来不懂得讨价还价,二来不会斤斤计较。

炒菜是照着菜谱来的。这可以理解,因为也只是看了下大概步骤,至于洗菜和切菜还得自己动手,而调料的多寡也只能自己把握。味道不错可能仅仅是幸运巧合,所以还是要自己多多努力摸索。

等我厨艺精进后,找对象可以完全不用考虑对方会不会做饭。把不会做饭的女生也纳入了择偶范围,这样一来找对象应该容易了许多。

把时间浪费在厨房,浪费在爱的人身上,或许,这才是生活的期许和意义。生活在厨房,世界又变美好了许多。小区的不远处是铁路,站在19楼的阳台,看绿皮火车从远方驶向远方,远方大概也是个大大的厨房吧。

林墨含

2018年5月28日夜 成都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