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的灰度:为了钱,女主播们可以堕落到什么程度?

2018-05-09 prose

在网络直播大火的今日,国内网络直播远非我们表面上认识的模样,冰山之下,从来不缺乏秘密。也或许,在这个多元化且透明化的时代,早已没有秘密可言。世界是绿色的,世界也是黄色的,到底哪一个才是世界的本色?

真正系统性地研究和探讨直播领域,是在某次产品经理课程培训之后。由于课程作业的要求,深度体验了包括美拍、花椒以及斗鱼在内的一大批主流以及小众的直播APP,并还写过几篇像模像样的竞品分析报告。在此后的一段时间里,我甚至自己也在花椒上开了直播,讲过几期中国古代史,无奈并没吸引多少关注,之后便不了了之了。互联网产品经理课程培训结束了,但我对互联直播的研究兴趣一直未曾消停,直到某一天发现直播“潜规则”和“黄播”产业,顿觉三观尽毁,因为在互联网直播的暗流之下,一切都在挑战我们的价值观和伦理观。我终于知道,为了钱,那些漂亮的姑娘们竟然可以堕落到如此地步。

顾名思义,“黄播”自然是涉黄的直播,为此坊间还将一般的直播称为“绿播”。因而在地下直播平台,每当有新主播上线,粉丝们必定要确认是“黄播”还是“绿播”。“绿播”靠的是姿色和才艺,当然在听过某位女主播的抱怨之后,我才知道“绿播”的水也是很深的。“黄播”讲究的则是尺度,尺度越大越受欢迎,而且尺度标准并无下限。

“黄播”平台APP是通过非正规渠道分发的,主要是各类游戏应用平台,当然也会以二维码的方式在各种交流群中推广,更有甚者以免费APP明码标价牟利。我接触的第一个此类直播平台便是在游戏应用市场搜索直播APP发现的。那是一款名叫“葫芦直播”的APP,UI设计low到不能再low,但注册登录后,一个神奇的世界就此打开。

当然,这个APP现在已经不能用了,因为平台差不多每隔两周便会更新一次,更新完后只保留部分注册资料,连APP名称和图标都一并换掉。“葫芦直播”更新之后是“兽兽”,“兽兽”之后是“旺旺”,之后又叫“小仙女”,当然,现在又不是“小仙女”了,而又换了其他的名字。平台这样操作的目的很明显,无非是为了躲过相关部门的监管。

其他的直播APP大抵与“葫芦直播”相当,我甚至猜测,这些直播平台的运营极有可能是同一个打团伙。直至了解到“黄播盒子”的存在,进一步加深了我的看法。这类“盒子”跟网络电视盒子功能相似,就是把各个直播平台的视频直播聚集在一起。“黄播盒子”有很多,其本身也是APP,通过APP内的月包年包服务,用户可一次性获取几十上百个“黄播平台”的视频直播,资源之多令人瞠目结舌。女主播们自己也会兜售盒子,殊不知她们是自己把自己给卖了。

说完了硬件层面,接下谈一谈具体运作。同一般直播一样,“黄播”的直播收入主要来源于用户打赏。用户在平台进行充值后,会得到对应数额的平台币,可以用于在观看直播过程中购买礼物打赏给女主播,也可以用于按时计费直播间的时长抵扣。平台礼物金额换算成人民币大约都是从几块钱到几千块钱不等。不同的礼物,在主播那大约都对应一些众所周知的福利,比如送跑车可以加主播微信,送火箭可以同城约啪,这自然很容易撩拨起男人们的欲望和兴致。

“绿播”打赏礼物是基于欣赏和喜欢,“黄播”则更多的是为了直截了当的满足欲望。女主播们很擅长挑逗的套路,一开始都是穿着衣服的,接着便一个劲地唆使观众们送礼物,礼物送够了便开始露点了。有些主播在直播过程中并不露点,而是让用户送跑车加微信,加了微信后私下里再进行其他交易,比如卖大尺度自拍小视频,亦或一对一luo聊,甚至于私下进行性交易。

以上这些在“黄播”平台仅仅属于正常范畴,真正毁三观的则是另一套模式。在正规直播平台上经常有主播为了热度做出各种出格的事情,之前甚至有主播为了热度在斗鱼直播造人,当然这样的行为很快便会封杀掉。“黄播”平台的主播们为了竞争热度同样也会搞出各种出格,由于平台本身便默认了色情内容的存在,因而在“黄播”平台,主播们便不仅仅是出格那般简单了。

前一阵被警方捣毁的某涉黄直播平台,平台上大名鼎鼎的“东北水仙嫂”便是“黄播平台式出格模式”的典型代表。“水仙嫂”是被男朋友骗去直播的,只要是为渣男偿还债务。“水仙嫂”主打户外直播,勾引滴滴司机,挑逗路人直播造人,尺度之大,简直颠覆了我们的想象力。自“水仙嫂”一举成名之后,“黄播”平台的某些主播们便开始了宇宙最强悍的出格之路。乃至于有些主播引诱粉丝送礼物,然后直接上门直播啪啪。还有些主播为了打赏,甚至谋划剧情,现场直播勾引外卖小哥,或者勾引摩的大叔野啪。当然,在金钱诱惑下,各种形式的群啪直播也是层出不穷。

以上还只是我初步了解或道听途说的情况,料想全部深入了解之后,会更加毁三观。用户在平台的打赏只有一部分会落到主播手中,平台本身则赚了一大笔。记得“旺旺直播”的公示栏里曾醒目地写着日榜积分满五十万平台直接奖励一万六人民币。也就是说,做的好的主播光平台的日奖励金额便高达万元。收益如此之大,自然诱惑一大堆小姑娘纷纷下水,其中不乏一些涉世未深的单纯的妹子,这跟之前的借贷宝“luo贷”事件是一个道理。

前面提到,“绿播”平台也并非想象中的那么“绿色无公害”。这条认知来自于某次在直播间听女主播的哭诉,那是个正规的直播平台,女主播自认为长得很漂亮,且很懂得直播技巧,但不管怎么努力,还是无法做到全平台排名前列。她说,后来她才知道为什么自己直播的礼物刷不起来,而另外几个长得并不漂亮且没什么才艺的女主播反而轰炸机和火箭刷个不停。她说同行告诉她,那几个女主播跟礼物刷榜中前十的粉丝都睡过,甚至于玩一对多。这样的潜规则,无疑又让网络直播蒙上了一层污垢。

很多小姑娘之所以在“黄播”平台上敢于露脸进行大尺度直播,很大程度上可能是她们以为直播的视频并不会储存,不会大范围传播,基本不会被熟人看到。很显然,姑娘们的想法还是太过单纯了。难道你不知道有“录屏”吗,不知道有媒体资源嗅探截流吗?姑娘们这边刚直播完,那边的录屏视频便可能早已上传到某些不良网站上。老司机们可能发现,大概从去年起,坊间的国产资源多半是由女主播们和商务模特们支撑的。女主播们被“录屏”出卖,商务模特们被“偷拍”出卖。在利益面前人们早已把信用抛之脑后了,连前男友都不可靠,何况与你丝毫无关的陌生人。

在研究直播APP的过程中,我花的唯一一笔钱是刷了一辆跑车给一位重庆姑娘,折合人民币几十块钱。我刷跑车给她是因为我觉得她是一个好姑娘,我很好奇她为什么要做“黄播”,二来想找当事人更深入地了解一下直播平台的运作。

刷跑车的福利是加到了姑娘的微信。她的微信朋友圈内容很多,也很正常和健康,看上去并不是为了直播而单独开的小号。闲聊之后,隐约知道姑娘的工作便只是直播,经常混迹于诸多平台,而之所以做“黄播”主要是因为钱来的快、赚的多,而其赚钱的一大部分花销都用在了帮母亲治病上。姑娘暗示私下付款可以有其他福利,但我并没有作出回应。不能破坏那种单纯的美好,不能把私欲建立在别人的无奈之上。

提及平台,姑娘满是抱怨,她说现在的平台很不稳定,她在上一个平台的收入一直没能提现,因为平台好像被关掉了。不受监管的直播平台,像似一个独立王朝,基本都是背后的运营者说的算,而不论是女主播们,还是用户们的权益都无法得到合理保障。

世间万象,真实的世界并非我们所了解的那般简单。光明之下依然有暗流涌动,美好之外依然有丑恶在横行霸道。“黄播”还只是“明网”中灰色的角落,而在“明网”之外还有一个庞大的“暗网”。说到“暗网”,感兴趣朋友可以去问一下“度娘”,在那个光明之外的世界,被绑架的人完全沦为了奴隶,她们可以被任意买卖和凌辱,甚至被制作成玩偶。

我写这篇文字,并不是为了揭示这个世界阴暗的一面,也不是为了炫耀自己的老司机搜索技术,而是想说,技术在给我们生活带来便捷和美好的同时,也给阴暗面的事物插上了腾飞的翅膀。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越是在一个技术越发达的社会,我们更需要好好保护自己,我们更需要保持自己的纯真善良,因为技术使堕落和罪恶变得更加简单。在物欲横流的时代,似乎一切与道德相关的都是低成本的,出卖自己变得容易,出卖他人也变得容易,成魔成鬼也变得容易。人生还是需要底线,因为有时底线便是最好的防线。

林墨含
2018年5月9日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