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相亲把把脉

2017-12-06 prose

本文系半撇私塾新媒体创意写作项目里程碑作品一。

你在农贸市场挑白菜,而在另一个“市场”,你正像白菜一样被他人挑选。没错,这个市场正是“相亲市场”,大龄男女们是这个市场的白菜,互相挑剔。

作为大龄单身男青年,我也在相亲市场试过水,可惜至今毫无收获。几次相亲的对象都并不让我满意,倒不是因为我要求太高,或是对方完全看不上我,而是因为那些姑娘们一上来便是查户口、问家底。不错,对于爱情和婚姻来说,一定的物质和经济基础还是应该有的,但一见面便直奔物质主题,多少有点喧宾夺主之嫌。就好像婚姻和爱情都只是买卖,交易的筹码对男方而言无外乎房子、车子和票子,对女方而言则多是姿气和学历。是的,所有这些筹码都似乎与感情沾不上边,可是爱情和婚姻至少还是应该更多的以情感为基础。事实证明这不过是我的一厢情愿,像如今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几乎所有一切都在向“钱”看齐,包括那些人口口声声的爱情和婚姻。

在社会学家的模型里物质和经济条件只是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而现在却不幸地成为了入场券。整个相亲市场似乎飘荡着这样一种和谐的声响:有车有房的男士和容貌漂亮的女士请往里面走,有本地户口的请跟在后面,什么都没有的请回家歇着吧。

在我们这个女性追求平等的时代,很多女士找结婚对象的标准却在某种层面上反映出不平等来。不论是在相亲市场还是在各种婚恋网站上,都明确地将择偶标准限定在较高的工作收入、房子车子以及身高上,女士们总是觉得理所当然。前一阵有一篇恶搞的“征女友标准”影响颇大,里面的各项标准完全对应女士们的各项高标准择偶标准。许多女网友看到了都说太过份了,诚然她们却不知道许多男士在浏览完她们的择偶标准时同样会感到“压力山大”。而许多女士们拥有的筹码或资本也仅限于还算娇好的姿色,如果我是这样的女性,我觉得这绝对是一种“自我作贱”。爱情和婚姻在这种情形下只能堕落为一种纯粹的买卖,用姿色去换购金钱,这无疑将自己置于物品的境地。这已不再是追求女权和平等,而是在进一步作贱自己。

对于过分追求物质甚至全然只靠物质维系的婚姻,一位学者曾作出这样一种犀利的批评:她们跟妓女们似乎没什么区别,只不过是“零售”和“批发”的区别。毫无疑问,这种“批发”从某种角度看连“零售”都不如。我们不能否认,这样的择偶也可能创造温馨的情感,但经验告诉我们,一次不好的播种,通常注定无法带来好的收获。

当对美好爱情婚姻的向往溃败为只追求凑合着过日子的“维持派”,我们更应当去争取那稀缺的可能,因为哪怕只有一丁点希望,只要方向对了、心态对了,得到好结果的概率毕竟还是要高一些。我不反对相亲,我反对的是变了质的相亲。

这便是我,一个大龄单身男青年关于相亲的思考。

林墨含
2017年12月06日 成都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7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