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远方

2015-01-12 prose

偶然读到网上的一篇文章,青年作家周宏翔写的《我想用我二十四年的青春,换你一次没有顾虑的旅程》,读后很有感触。带老妈去远方,这是我多年的愿望。

家在赣东的一个穷乡僻壤的小镇,我人生的前十八年都在故乡度过,同周宏翔一样我的家境也不算好,所以小时候从未出过县界,直到考上大学,我才真正离开故乡。高考填报自愿的时候,固执的我不顾长辈们的反对选择了东北的一所大学,那是母亲所能想象的最远的地方。当我站在我房间挂着的那幅中国地图旁向老妈比划家和学校的距离,老妈还在不断抱怨:你走的太远了,太远了。

因害怕晕车而一直不会坐车的老妈对距离有很大的恐惧,老妈坐不了班车、小汽车、甚至带车棚的三轮车,记忆中老妈上一次坐车还是在七八年前,那一次过后她足足好几日才缓过来。在县城读中学的时候,老妈经常会来看我,带一些换洗的衣物,煲一些补身子的汤,在她的坚持下,家里购进了一辆马力十足的摩托车,于是每次都是老爸载着老妈,几年间在县城和小镇之间无数次往返。老爸忙的时候,老妈会叫舅舅或小叔骑车,却终究没坐过一次镇上的班车。等到我考上大学,老妈便几乎在家里待着,甚至连县城都不怎么去了。

同老妈谈起大城市的时候,老妈总是很不屑,就如同跟她一起走在县城的大街上一样,她觉得城市没什么好的,只不过楼更高、路更宽而已。自从我常年客居他乡,虽然还是对大城市不感冒,但母亲开始在意每一座我走过的城市,她第一次记下北方那座名叫大连的城市,第一次在收看天气预报的时候关注北方的严寒,第一次打趣说要来长沙看看,在我用谷歌地球展现星海广场的街景时老妈像小孩子一样听的那么着迷,她会不时打电话催我出去走走把所在城市好玩的地方都玩一遍。

从我出生算起,老妈已整整忙碌了二十五年,二十五年的劳顿,二十五年的抚儿渐长和付出,如今我终于即将硕士毕业步入社会,这是老妈一直期待的日子。她一直跟我和老妹说,只要我们过得好,自己再苦再累也是心甘情愿。而我则回应,等我真正“而立”的时候,就是再苦也要好好报答父母的恩情,再不让老妈受苦,那个生我的女人已为我付出了二十五年。我还是太让老妈操心,在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人面前,我永远都只是个孩子。

每当老妈抱怨我走的太远,我总是安慰她,现在有飞机、有轮船、有高铁,距离不是问题。老妈开始羡慕起小镇上的一些老年人,现在生活条件好了,镇上的一帮闲着无聊的老年人会经常组团到处玩耍,但却为坐车而发愁。我还很多次地跟她说,要带她去走一遍每一座我走过的城市,带她去看每一处我看过的风景,带她去乘坐我坐过的那些不会让她晕车的交通工具。高铁已经通车到邻县了,过两年山区老家也要通火车了,老妈的远方将不再是远方。


林墨含
2015年1月12日 长沙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