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这个世界只差一声“晚安”

2013-09-25 prose

窗外下起了雨,两天来阴雨绵绵,凉风习习,长沙一夜入冬。天空阴沉,远方还在遥远的地方流浪。思想的困顿来自于现实的冲击,不论多么地向往,你不得不面对完美亦或残缺的现实。人还是只存在于这个孤独的行星上,所以你注定要收获仰望繁星时萌生的渺小感和孤独感。你最大的愿望是到远方去,从这个星球的一端流浪到另外一端,因为只有在行走之中,人才能真正读懂这个星球,用行走的方式来掩盖自身的渺小。我一直这么觉得,如果哪天我抵达自己的远方,即便是让我在那一刻马上死去,我也是心甘情愿的。人们总是拿“死”来诠释自己的决心,于是有了海誓山盟,有了“死了都要爱”。

曾经匆忙地告别一座又一座城市,虽然它们从不属于我,但愁情依旧泛滥。就好比你在向一群陌生人告别,你们没有故事,但你忘不了他们的眼神,甚至有时候你会觉得,如果没有陌生人,这个世界恐怕会更加孤独。终于你不愿再走了,虽然还未抵达远方,虽然还未兑现自己的“死亡”,你确实不愿再走了。就留在这座城市吧,找一个相爱的人,一起演绎一段小城故事。你就这样睡熟了,但被冻醒时,却又要用朦胧的双眼张望远方。注定要流浪,却终不能浪迹天涯,天涯很远,远过远方,也远过“死亡”。

拿起手机给远方的挚友拨一通电话,能聊很长时间,这时候的你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心思也变得轻快。人这辈子实在很有必要拥有一位倾诉的对象,女人如此,男人也是如此。女人还能通过肆意的哭泣释放内心的压抑和痛苦,而男人却只能将它们压在心底。女人大都有不少闺蜜,所以女人除了哭之外尚有一大堆的“法宝”;男人可能有许多的兄弟和哥们,但他通常不会向他们倾诉,因为兄弟是兄弟,哥们是哥们,都算不上知己。兄弟是用来同甘共苦的,哥们是用来一起耍流氓的,而知己才是那个真正倾诉的人,他不用耳朵听,而是在用心记挂,所以这样看来男人拥有一位知己更显重要。淡淡地说了声再见,其实已经许久不见了,只是在远方的黑夜里挂念,希望一切都好。

撑一把天堂伞,走进南国的雨幕。这是一把失而复得的雨伞,只是没有故事,所以没能收获欣喜。一切美好的事物都应该有一个故事,而一切美好的人都不该有故事,忧伤的故事会让她憔悴,欢乐的故事会遮盖太阳的光芒,你应该是一轮明月,冰雪一般的美人。我把每个故事都还给了雨水,今夜,我同这个世界只差一声“晚安”。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