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故事

2013-08-31 prose

不论你承不承认,人不可能一直不变,“变”是万物的共性,谁也逃脱不了。你总是对别人说,“你变了”,或者“我变了”。当你说出这话时,代表你对那种“变”的担忧:“你变了”,虽然你还是那么多愁善感,但你变陌生了,陌生的心境、陌生的故事;“我变了”,虽然在你的眼中我还是老样子,但我确确实实变了,我不再简单地看待事物,我突然有了许多以前非常鄙视的追求,我再不能像从前一样无忧无虑地生活,我甚至有时非常憎恨现在的自己。人总是变化的,而且大多数是朝好的方面变化,阅历多了,经历的情感丰富了,慢慢地被生活磨去棱角,慢慢地学会心计,慢慢地学会权衡现实和理想,让卑微的理想主义渐渐适应现实生活,用自己的合群与不合群填补内心不为人知的脆弱。

我们总是对过去心存偏见,有时“昨是今非”,有时“今是昨非”,过去不是痛苦就是甜蜜,孰不知痛苦和甜蜜都是相对的,而且不是相对于现在而言,它相对的是各种各样的随时萌生的心境。只是在突然之间,一场雨,一处温柔的风景,便让你突然觉得,过去是如此痛苦,痛苦的泪水哗啦啦地流到了今天;而另一个相反的刹那,你却觉得过去要比现在甜蜜得多,于是回忆成为一剂疗伤的良药,而现实苍白得犹如一张劣质的白纸。人是理性的动物,但首先人还是过分依赖于感性,所以人是爱回忆的。你走过许多的地方,看过许多的风景,遇见许多不同的人,然而这些都改不了你迷恋过往的本性。

也许你的曾经是辉煌光艳的,你迷恋那时候的自己,却又痛恨着自己当时的不成熟;也或许你的昨天磕磕碰碰,你不忍回首那时的自己,却又经常对自己当时的坚强善良情有独钟。这个世界最大的悲哀在于,没有至善至美,也没有至恶至丑。而作为人无疑又是悲哀中的悲哀,发达的大脑皮层给了我们非凡的智慧,但作为补偿,人不得不承受各种复杂情感的洗礼,人注定要彷徨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注定要在昨天与今天交织的错综复杂的巨网里耗尽爱恨情仇。

我们总是无法客观的看待自己,无法自然而然的认同自己的变化,那种由量变积累产生的质变,让我们产生不必要的幻觉和恐慌,不敢相信事物的变好,不敢认同无意识的败坏。但终归有个适应的阶段,这个阶段过后,假如是好的变化,你开始相信这种期待已久的美好,开始在新的高度上努力拼搏、日臻完美。如果意识到这种变化的错误导向,你会开始停下脚步好好审视自己,并通过自己的努力好好的解决问题,作出新的变化,重新步入正途。

有一天你又开始这样说,“我还是我,你也还是你”。呵呵,人类啊,你们到底有多么矛盾!其实没有矛盾,你没有说“我变了,你也变了”,你不再强调变化,而开始强调事物的属性。世界上任何东西都在变化,我也在变化,我也变了,但现在的我相对过去而言只能算是“变化了的我”,“变化了的我”自然也还是我,正如变胖的林妹妹还是林妹妹一样。“像与不像”与“是不是”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我不再是我了”,这里就是“像与不像”的问题,外貌自然没多大变化,可能是性格变了,原来乐观开朗,如今忧心忡忡;也可能是内涵变了,以前清新正派,现在猥琐无聊,所以“我不像我”,“我不再是我”。人总是自怨自艾,最聪明的人也是最愚蠢的,于是便有了“边缘故事”。所谓“边缘”是一种遗憾,一种欲盖弥彰的虚伪和假装。

有一个爱情故事是这样开始的,“我确信你就是整个的我”。

故事是这样结束的,“我不再是你,你也不再是我”。唉,可悲的人类!



©林墨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