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艺女青年与女强人

2013-08-03 prose


喜欢的女歌手不多,邵夷贝算一位,其成名作《大龄文艺女青年之歌》颇有一番趣味,“不会做饭的女青年/只能去当第三者/不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只能被他们潜规则/奶奶奶奶奶奶的”。需要说明的是,我对大龄文艺女青年没什么兴趣,当然对这首歌也没多大意思,相比而言,邵夷贝与李志合作的那首《黄昏》更合我胃口,跟周传雄的《黄昏》有的一拼。这首歌给了我们一个忠告,文艺女青年一定要学会“做饭”。

从一个有着少许大男子主义倾向的男青年角度看来,我觉得女孩子应该学会做饭。如果站在更先进的思想立场上,我同样觉得女孩子应该学会“做饭”,当然这里打了引号的“做饭”不单单指烧菜煲汤,更重要的是强调女性的独立。只有独立的文艺女青年才能在文艺和生活之间找到真正的平衡。独立不单单是指物质经济上独立,更是一种思想上的独立。女孩们应该从传统观念中解脱,但又不该被现代极端变质的女权主义所侵蚀。女孩们要学会自信和自爱,你们追求平等,但绝不能以此为借口让社会作出太大的让步,因为在你们强调自己的特殊性时,实质上是在向自己的弱性妥协,你们越强调平等,换回的越是不平等,社会只会向弱者作出让步,坚强的你们不应贴上弱者的标签。

我一直觉得女性平等的一个最大前提是,女孩们不要学会投机和自贱。现代社会一直存在这样一个现象,一些女孩子明明在强调平等,而暗地里却又死命往那些不平等但却有利可图的缝隙里钻。明明觉得女人不应该成为男人的工具和炫耀品,可为了满足自己的物质欲,又甘心为之,包养、援交……,无所不尽其极,让人顿然失去怜惜的理由,所谓“自贱者不可活”。一面向往社会地位的平等,一面却甘心屈服于男权社会的淫威之下,以肉体和姿色为本钱,幻想着“婊子也要立牌坊”的远大抱负。明明是自己为了钱财和利益而甘愿成为官员领导的“二奶”,等享乐差不多了,却又反咬他人一口,假惺惺控诉自己的悲惨遭遇,倒显得自己有多纯洁、多善良,这类人不配称为“女人”,只配称为“雌性哺乳动物”。

当文艺女青年到处旅行、寄明信片、搞创作、约会网友、自拍街拍私拍的时候,另一类女性却在用自己的行动挑战着男权社会,我把她们称为“女强人”。她们从小便很好强,她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渐渐抛却一切的依赖,她们学会像那些优秀的男人们一样努力拼搏,在学校她们是“学霸一号”,在工作岗位上她们追求卓越,在各自的领域里她们甚至比男人们还要优秀和成功。她们用骄人的成绩来掩盖长久的男权臭味窒息下萌生的胆怯和不服气,她们曾多少次感叹“如果我是男孩该多好”,但现在她们不再这样感叹,因为她们通过更多的付出收获了身为女人的自信。从男人的立场来看,这样的女人实在可怕,所以“女强人”和“女博士”是最难嫁出去的。不过,女强人又是最具欣赏价值的,看着她们在那里发亮,男人们会想自己要有多么优秀才能安心地跟一个女强人在一起。每个男人都多多少少需要一点自负,一点与生俱来的大男子主义。我挺喜欢女强人,只是自己不够优秀,只能远远望着,望着。

我在想,“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中是否包括一部分的女强人,或者说女强人中是否有一部分是“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文艺女青年与女强人并不是互斥的双方,所以女强人中肯定有一部分是文艺女青年,而且是“会做饭”的文艺女青年。不论什么胖女人瘦女人,“会做饭”就是半个好女人!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