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话

2013-04-28 prose

前些日子给家里打电话,老妈继续一如既往的唠叨,中途老妈突然变了语调,用担心和自责的语气说:"儿啊,有件事我一直忘了问你。"接着用更加担忧的口吻问我:"你们经常做实验会不会对身体不好,以前没怎么注意,现在才想起来问你一下。"然后我告诉她说肯定多少会有些毒害,但危害健康应该还不至于,拿腐蚀性药品时会戴塑胶手套,整带毒性有机溶剂会戴防毒面具,遇粉尘和挥发性药剂时会戴口罩,而白大褂是一直穿着的,听完我的讲诉,老妈才放下心来。就这样自私地享受着母爱,即便自认为如何孤独,那个生我的女人一直在默默为我牵挂。

出门在外,求学异乡,一年之中也只有寒暑假才回家。家里有电脑,虽曾告诉爸妈如何上Q视频聊天,但年已中年的爸妈嫌自己不灵活,对现代科技望而却步,其实大多是因为忙碌的缘故,所以家里的电脑在平日里只是放在那儿清闲,而电话成为唯一的交流方式。以前在东北上学,在电话中老妈总是很关心天气,对于我这边的天气变化她总是比我先知晓,她总是在看过中央台的天气预报之后叮嘱我要多穿衣服注意身体。老妈很在意地理上的距离,东北对她而言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远的地方,所以她总是抱怨,抱怨我走太远。

虽然自认为已经长大,但未经世事的我还是同大多数年轻人一样患着年轻时代的固执和不可理喻。青春期已过,少年时代的叛逆远去,但却未曾消亡,于是总是厌倦母亲的唠叨,在为人之子的位置上身在福中不知福。有一次很长时间没有给家里打电话,老妈来电,我傻傻地问,"有什么事吗",老妈回答,"没事,只是想你了,想听听你的声音",无知少年当场泪奔。那次之后,便每个礼拜给家里打一次电话,次数多了,便常在电话中听见老妈言语中吐露的欣慰和满足,为人儿女的,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懂得父母亲的感受。后来便又厌烦了母亲的唠叨,电话少了,一阵自我反省之后,便继续着一个礼拜至少一个电话的承诺,反反复复。老妈却从未有这样的反复,为了把我和老妹供出来,这二十余年,她任劳任怨,从未消停,而无知的我却极少尽自己全力去实现她所期待的优秀。总是拿自己的一小点成绩来满足那个生我的女人卑微的虚荣心。母亲是自私的,她觉得这世上所有的美好都应该属于自己的孩子,她甚至常常自私地认为孩子便是整个的世界。人们把这种自私称为"伟大",而她自己却将其视为理所当然。

2012年,写完本科毕业论文,我收拾行李,离开老妈眼中的"最远的地方",道一声再见,从此回归南国,继续自己的求学之路。厌倦了大都市的喧嚣以及漫长的旅程,加上一些冥冥之中姑且称之为缘分的东西,我选择了长沙。虽说不在江西老家,但湖南跟江西毗邻,自然算不上遥远。现在想想,这又何尝不是因为老妈的缘故。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


林墨含

2013年4月于长沙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