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物语

2013-04-10 prose

让一个从未恋爱过的人来对爱情说长道短再合适不过,“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指的便是这个道理。我之于爱情,乃是一厢情愿,自诩颇懂爱情,然,我待爱情如初恋,爱情虐我千百遍,于是落得今日之光景。

身边近日有失恋之人,余安慰之,“爱情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男人,你的名字叫远方”。爱情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这话不是我的原创,据考证起前应该出自那部曾经火爆一时的青春励志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此剧热播时,我刚好在北京实习,在房山燕山石化附近的一条有点像样的街道上,很远便能听见电视机里传来的由汪峰演唱的主题曲《北京,北京》。来北京前,极少看电视剧的我居然将这部剧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然而在北京看的时候又是另外的一种感觉。

你口口声声说爱情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可你何曾不想能和那个人彼此相爱。有时候你很勇敢,无事献殷勤,但你也时常怯懦,在即手可得的爱情面前选择退缩。你固执着你的固执,苹果重新定义了手机,你向世界宣称你重新定义了爱情。

在几年前读了春上村树的《挪威的森林》,在书中绿子问渡边是如何地喜欢她,渡边回答说像喜欢春天的熊一样:“春天的原野里,你,一个人正走着,对面走来一只可爱的小熊,浑身的毛活像天鹅绒,眼睛圆鼓鼓的。它这么对你说道:‘你好,小姐,和我一块儿打滚玩好么?’接着,你就和小熊抱在一起,顺着长满三叶草的山坡咕噜咕噜滚下去,整整玩了一大天。你说棒不棒?我就这么喜欢你。”很喜欢春上的作品,较之大江健三的战后文学,春上村树的作品更适合休闲的年轻人读。

读完《挪威的森林》之后,我随手即兴也写了篇一万多字的小说,基调同《挪威的森林》相似,但文字却真的较春上村树相差甚远,里面没有如此颇具意境的描述,与之代替的是这样一段文字:“不要说你爱我有多深,真正的爱是用言语无法表达的。我只希望在最孤独寂寞的时候,与你双眼对视,让眼神告诉我你此刻的感受,如若你的眼里正酝酿着一滴属于我的泪,请相信我会从中读懂一切。爱一个人是一种感觉,一种即使是在遥远的失去爱的日子里也能体会到的温馨。曾经爱过,正在感受,将要来临,爱的每一种形式都让人迷醉。”说到底,我定义的爱情也还是前人描述了无数次的样子,所以我觉得,先谈场恋爱是有必要的,毕竟什么东西只有自己感受过才有谈论的资本。当然,叔本华和尼采除外。

最近总听见他人谈起胡兰成和张爱玲。虽然自称“博览群书”,但胡兰成和张爱玲的文我未曾读过,少年时代电视里充斥着由琼瑶、张爱玲以及张恨水小说改编而成的爱情剧,年少无知的我,总是对这样的剧颇为反感和厌倦,所以便恨屋及乌,猜想他们的文也就那般,不看也罢。同样地,在很早以前我便对张胡的爱情略有耳闻,但胡兰成是公认的汉奸,于是便又猜想此公为人尚且如此,在爱情面前也只能是半斤八两。后来才知道,我后面的猜想是正确的,而前面的猜想多少有些谬误的成分。

“愿使岁月静好,现世安稳”,张爱玲动情于这样的文字,而说这句话人却似乎口是心非。很搞不懂那个时代的中国文人,郁达夫如此,胡兰成如此,徐志摩如此,难道中国文人自古都有好色负心的雅兴,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沈从文,又如钱钟书。古时文人前一类的典范是司马相如和元稹,后一类的典范是苏轼和纳兰、当我长到现在这个年纪的时候,我才懂得那些风流才子们的心思,对于他们的负心,或许真是被作为看者的我们误读了,他们的爱情是短暂的,在爱着那个人的时候,他们确实是在尽全力地去爱,但风流是本性,所以爱情便成了牺牲品。爱情,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每个人有每个人的答案,但又往往难以言表。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