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学的修养

2013-04-04 prose


在王小波的《我的精神家园》一书中有一篇名叫《我为什么写作》的文章。理工科出身的小波,在其中大谈”减熵“,熵是化学热力学方面的概念,是一种状态函数,可以用来衡量物质体系的紊乱程度。一个孤立系统总是自发地向着熵增加的方向进行,称之为熵增原理。“光有熵增现象不成。大家都顺着一个自然的方向往下溜,最后会在一个低洼的地方汇齐,挤在一起像粪缸里的蛆。”我很佩服王小波的思维,这也便是我喜欢读王小波书籍的缘故,这个人同他笔下的那头特立独行的猪让我看到真正的自由和与众不同。王小波把”熵增“定义为社会中的顺势盲从,而他所推崇的”减熵“则指的是忠于自我、特立独行。熵增是一个趋于紊乱的过程,而熵减则是一个日臻完美的过程,一个人应该有自己的个性,应该多少忠于最真实的自己,金钱、势利和虚荣固然重要,但万不可为此出卖自己的本真。

去听一次学术讲座,演讲者是一位颇有建树的从斯坦福大学海归而来的教授,演讲内容是有机合成方面的一些研究。上本科时曾对有机合成有小点痴迷,但由于实在受不了各种反应机理和化学实验的缘故,最终还是没有走上这条路。教授在讲台前吹嘘”只有化学是在创造新物质“,讲台下的非化学化工专业学生哗然,有人接耳说高能物理中的原子对撞也在创造新物质,但我还是更相信教授的话。化学所创造的新物质在不断改变着我们的生活,而原子对撞只是在揭示上帝的公式,宇宙的诞生和毁灭离我们太远,虽然恒星凄惨的结局至今令我心伤,而”白洞“和”第二平行宇宙“的推断令我欣慰,但短暂的人生容不得我去为之思考太多。每个人有他自己的修养,我的文学修养很不行,化学修养尚可,所以只能很自私地站在化学这一边。那一年三聚氰胺成为众矢之的,我第一件事是查看它的化学结构(如图),美丽又一次成为无辜,人总是在自作孽。自作孽,不可活,最邪恶的永远是人心。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