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气候到爱情:结婚这件小事

2013-02-28 prose

乍暖还寒时节,故乡前几日还是艳阳高照气温高达二十六七度,这两天温度便又跌到了个位数,阴雨绵绵,有些山区竟飘起了雪花。春天总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让心情不爽了几分。在家呆二十余天了,帮家里干点活,看看书,写写字,上上网,小日子便这样悠哉悠哉的过去了。

年关时节,各种酒席,比如前日,我家有七场酒席,家里就四口人,就算每场酒席摊派一人,也是远不够数的。镇上的酒店统统爆满,我一直纳闷,镇上就这么点人,有必要这么折腾吗。酒席的数量姑且不看,每桌足足上十四道菜,而且每道菜的分量还行,桌上的十个人,就是撑死也不可能把菜完全搞定,结果可想而知,每顿酒席下来,浪费惊人。

家里也办酒席了,堂妹嫁人,堂弟订婚。堂妹的儿子已经两岁了,而弟妹肚子里的孩子也有五六个月了,叔家的小孩到底是继承了早婚早育的光荣传统。堂妹结婚我完全不在意,而堂弟订婚以及正月初六的婚事却触动了某些人的神经。某些人主要是指老妈、爷爷,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爷爷经常问老妈,堂弟都结婚了,我这当哥哥的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边说边掉眼泪,说他之所以一把年纪还想活下去,就是为了看到几个孙儿成家立业,小叔家的孩子才八九岁,我知道爷爷要等的那个人是我。于是便只能哄爷爷,说明年过年回家一定带个妹子回去。老妈是最难搞定的,之所以难搞定是因为我不愿意哄她,虽然很多时候老妈总说我是在骗她吓唬她,但实际上的确不是。她会这么想,只是因为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的孩子到底有多奇怪。有时候真的觉得婚姻是有可有无的事,至少现在的我是这么认为的,当然,以后或许会改变,但这是后话了。

在二十老几的年龄上,无论走到哪里,别人总会询问有没有女朋友,假使不是尚在外地求学,估计早有一大堆闲着没事干的阿姨老太不找自来的帮着相亲。尤其在我家更有这样的传统,老妈三十几岁便给人家做媒了,而外婆也差点成为做媒专业户。记得前些年,小舅说等我大学毕业了要给我介绍个姑娘,不过毕业后我选择了继续深造,这事舅舅便再也没有提起。据说那姑娘不错,是舅母那边的亲戚,不过就凭这一点,我觉得没什么可期待的。虽然还只能算是二逼屌丝男青年,但自己找个姑娘的资历还是有的,总不能随随便便就搞那些所谓的亲上加亲吧,这一点我的确受不了。

老妈也受不了,说每次跟我谈这个问题,我总是不懂事吓唬她。我觉得事业型男人三十五六岁再结婚很正常,然而在老妈眼中这成了大大的不孝,所以接着我真的开始吓唬她了,说自己没有结婚的打算,唉,老女人啊!老妈说可以先试着找几个女朋友,说实话,一个女朋友都难找,几个就更不用说了,再说爱情这东西百分之百需要缘分,至于婚姻,我一直认为:婚姻是爱情的坟墓,而没有爱情的婚姻是纯粹的耍流氓。而且我一直认为,像我这种连暗恋都深沉得不行的多情男子,最有可能找那种能谈婚论嫁的女孩恋爱。所以对于这么一句话,一切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我64%赞成。唉,不说了,要不然又要胡思乱想了。

最后说件有趣的事儿。白天收到网易LOFTER寄来的明信片,片子是伊底手写的,所以万分高兴。老妈问是谁寄来的,我说是位姑娘,结果老妈傻乎乎地笑得开心,赞许的目光温暖了周围湿冷的空气。老妹倒是不屑,因为她知道有很多女孩给我寄明信片,她还知道那些女孩多是我的网友,她还知道像她哥这样的伪文艺青年的确还是有不少傻乎乎的女生喜欢。不说老妹坏话了,其实她也是我的忠实读者,在她电脑浏览器的书签里有我的博客,我发现后,没有批评她,而是在书签栏里又添加了我的LOFTER。就写到这里,但愿老妹不会看到这篇日志。


林墨含

2013年2月8日于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