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从不曾卑微

2013-01-19 prose

17号中午离湘,先乘火车,再倒汽车,在晚上十点钟抵达生我的赣东小镇。在小镇的路口下车,隔壁的大哥驱车载着老爸来接,到达家里,平时早睡的老妈站在家门口等待,屋外是小镇寂静的黑夜,大街上昏黄的路灯清冷。放下行李,狼吞虎咽般吃完老妈煮好的肉丝面,大碗的白面下面还藏着两个煎蛋,还是喜欢老妈的味道,那是一辈子都吃不厌的味道。将在长沙买的按摩仪拿给老爸,于是又被批评乱花钱了,还叮嘱下次回家再不要带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深夜同老爸老妈一起睡去,家里的被子很暖和,回家的感觉真好。 第二天早上很晚才起,父母开的早点店已营业了四五个小时,不习惯早睡早起的我总帮不到什么忙。吃过早饭,帮着收拾桌子扫过了地,便去老屋里看望爷爷。爷爷搬过来住有些日子了,这是老祖宗留下的房子,虽然房子很旧了,老人还是搬了进去,或许老人是想静静地回忆过去。

老屋在小镇的老街上,很多年前这里曾是小镇的中心地段,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商铺,每到赶集的日子,街道上挤满赶集的人群。而现在,除了路口仅剩的一家老式理发店,老街上便全是住家的了。以前老街的道是用厚实的石板铺的,而现在是平整干净的水泥路,道路两旁的平房也逐渐被小洋楼替代,曾经年轻的一辈老去,曾经的孩子们很多都成家立业。风景在变,而人更是变化得厉害。

跟爷爷促膝长谈,谈起我上学的城市,爷爷说他年轻时曾到过一次长沙,问是什么时候,爷爷说那时候他二十几岁。如今的爷爷七十过半,半个世纪就这样一晃而过,曾经的年轻小伙变成蹒跚的老人,岁月就是这般现实和残酷。爷爷和奶奶谈不上话,加上爷爷近来走路不便,所以在很多的时候爷爷总是一个人呆在屋里。父辈们操劳着自己的事情,因而我觉得自己在家的这段时间应该多和爷爷说说话。昨天上午和中午的几个小时,以及今天下午几个小时便都用在陪爷爷聊天上了。跟爷爷拉拉家常,展望一下家族新年的愿景,听爷爷讲家族过去的故事。这个年纪的老人像极了孩子,于是交谈中以往的那种代沟不复存在。也正是这样的交流,让我颇为感动,也颇为惭愧。

小镇的变化日异月新,镇上到处都在盖楼房,劳苦而风趣的人民,晒太阳的老人,穿成球的孩子欢乐玩耍,故乡让归乡的游子颇感温暖。我的家乡在赣东的一个小镇,四周群山环抱,两条小溪流淌在小镇的中心汇成一条小河。小镇没有什么悠久的历史,没有什么名胜古迹,也没有什么经济产业。这是一个平凡得再不能平凡的小镇,但因为它是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因为这里有我的至亲和我的童年,所以之于我这又是一个不平凡的小镇。

喜欢故乡的山水,虽然随着小镇的发展河道越来越窄,远处的大山渐渐被高楼遮挡,我依然沉迷于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我喜欢看故乡的人们,从老人身上看到慈祥和善良,从父辈们身上看到勤劳勇敢,从年轻的女子身上看到美丽和温柔,从孩子身上看到活泼和朝气。

童年从不卑微,故乡从不卑微。这里的岁月静好。


©林墨含
2013年1月19日夜 于赣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