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男孩,月饼

2012-09-24 prose

下午上了两节《知识产权》课,听完蒋先生激情四射的演讲,便去实验室转悠。师兄师姐们都在实验室后面的空道上打羽毛球,不怎么爱运动的我加入其中打了几局,很多年没碰过羽毛球了,连最基本的技法都跟不上,于是索性不打了,一个人在周边看看风景。道路的边上是一块草坪,草坪里种植着几株树木,定眼看去,竟然是桂花树。对于桂花最深刻的记忆应该来自于我的母校,在那里我度过了我的初高中生涯,每逢这个时令,总会有浓郁的桂花香随着清风的吹拂飘进正在上课的教室,每当这个时候,我总要闭上双眼,认认真真地深呼吸。让香味从鼻孔吸入,直抵内心深处。

我一边欣赏着身边的风景,一边陷入对过往的回想。估计是前两天刚下了雨的缘故吧,这里的桂花香味已是很淡。轻轻碰下几朵桂花,放在手心,用鼻子闻了又闻,没有香味的气息,于是伤心地将它们撒在了浓绿的草地上,花儿在草地上重新盛放,我只是呆呆地看着,看着。突然视野里溜进了一个孩子,十来岁的样子,姑且称之为少年吧。少年背着小书包,身上穿着校服。真正引发我兴趣的是他手中的透明塑料盒子,他一只手拿着盒盖,而另一只手里的塑料盒里已装有浅浅的一层桂花。我站在不远的地方不作声地注视着,少年走到一株桂花树下,踮起脚跟,把塑料瓶口靠近花簇的地方,拿盒盖的手在花簇上轻碰着,碰下来的那一小点花安稳地落入盒子。我看得入神,看着少年认真的样子,我的嘴角露出了淡淡的微笑。毫无疑问,在我看来这位少年像死了那时候的我。只是这少年比我当初更加惹人喜爱,他不会像少年时的我,为了枝上的几朵桂花,竟狠心将枝一起折下,他只是轻轻地触碰,那么认真那么的富有爱心。

看着少年手中的盒子还只是浅浅的几层,我有向前帮忙的冲动。我固执的认为,少年一定会将一盒子装满,而我所谓的帮忙便是用力摇大的树枝,让无数的桂花落地。我正向前走去,少年却很满足地离开了,他将盒盖拧上,像鸟儿一样快乐地飞去了。看着少年远去的身影,我一下子想到了许多,欣喜与伤郁同在。

若有所思的走回实验室,手上多了盒学校派发的中秋月饼,看着月饼盒上的那几句古诗,我想起了我的少年时光,想起了在故乡劳苦的亲人,我也淡淡地想起刚才看过的桂花,还有那位在桂花树下采花的男孩。我在猜想,那位少年会用那些桂花干什么,他会不会也如我小时候那般将桂花夹在语文课本里?我只是自言自语地说:或许,他会用那些花酿造甜美的蜜吧!


©林墨含
2012年9月24日于长沙岳麓山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