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在冥想沉思中堕落

2011-10-22 prose

雾锁半岛

在夜里,清夜里,雾锁半岛。喜欢这样的感觉,一个人的世界,街灯、凉风、流年。

据说以前大连的雾天很少,现在多了,经常让周水子的航班延误,让万荣海轮歇在大连湾的码头。天空失去了纯洁,就像心中的姑娘再不是记忆中的温文尔雅,望尽流岚之外的流岚,蓝天之外再无蔚蓝的苍穹。总是期待着什么,总是在刻意地追求什么,总是在睡去的时候念想着死亡,死已不再惧怕,在悲观的命途中无故担忧着生命的每一个瞬间。

改不了诗人的愁情,他们说摩羯座的男孩大抵如此,于是恍然大悟,仰望星空,寻不着属于自己的那颗星。还是会拾起一片金黄的落叶,还是会将它轻轻地夹在一本小书里,若干年后,还会不时叹息凭吊,落木萧萧,韶华惜惜。

北方以北

还是选择离开,离开曾经的梦想之地,北方以北,成了无法兑现的承诺。

我承认我是想家了,想我的南方,那里有我的双亲,还有我热爱的河流和土地。离家八个月,不忍听那个生我的女人在电话中一遍遍的念叨,“儿啊,想你了”。女人总是那么脆弱,女人总是那么小气。

多余的人

徘徊是一个贬义词,我却一直把它当成褒义词,于是,徘徊、徘徊又徘徊,看别人邪恶的微笑,听自己孱弱的心跳。把持着自己的信条,却一味踏进雷池之内,与生俱来的桀骜不驯,换来遍体的鳞伤,然后站在镜子前,笑镜中的自己无知又傻帽。

又到毕业季,没有什么特别的,只不过这一次我们是主角。选择了考研,近几天却彷徨得要命,学校不鼓励考研,就业成了王道。一直在问自己,究竟为了什么。其实不为什么,只是不甘心,难道这还不够吗?其实人生中许多事是没有理由的,譬如爱情,又如活着。

走下去,直到黎明,直到最后的呼吸。

谁是多余的人?

无辜的校园

这个季节,让我不禁记起了锟,他还好吗?时间是无法挽回的,现实又是如此残酷。当他选择无所事事,他已经无可选择,欠够了学分,无奈地离去,浪漫之都终成伤心之地。古人云:“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此言得之。

又瞅见一对情侣在光天化日下长时间地接吻。我没敢多看,倒不是因为那吻不够经典或是主人公不太俏;只是在朗朗晴空下,连我这位观众都会羞红了脸。我也想吻一下我的心上人,不过这最好是在夜幕下的两人世界。

网络世界

如果有一天,我放弃所有,去追求你,那不是爱,所以我宁愿选择等待。我是一个悲观的完美主义者,永远在乎别人的看法,却又不得不继续一意孤行。我是微博控,微博是我了解世界的手段;我是博客控,博客是让世界了解我的平台。如此而已。

以我的名义

以我的名义,用你的第三只眼
俯视遥远的天际
天的尽头诡秘的族人苦苦的渴求
少女的乳房,我死在马厩边上

指尖的苍白顷刻间流逝
只要等待,等待,等待
你愿抛弃便抛弃
我只在乎一片叶子的追求
离我而去,任我彷徨

不要让我沉迷于妄想的深渊
在每一个新月初上的时刻
对我说,对我笑
走下去,死或者生
你便是我要成为的那个人


林墨含
2011年暮秋之夜疾书于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