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十五岁死去

2011-08-03 prose

完成了一天的任务,夜幕笼罩着整个半岛。站在宿舍的一排窗户前眺望,近处是昏黄的路灯照耀下的柏油路,早上下了大雨,于是路面被冲洗得一尘不染,路边的银杏长的更茂了。再远处是采石场,机器的轰鸣总是从凌晨延续到午夜,又从午夜延续到凌晨,声音很难听,但已经习惯便见怪不怪了。没办法,学校位置不佳,前面是机场,后头是采石场,不过这也成就了两件最浪漫的事:陪你一起坐在东山山顶的草地上看机场上飞机的飞起和降落;当采石场又开始炸山时,在人工的地震里让我们彼此相拥。只可惜,这两件事我都只是看客。更远处是万科魅力城,隔着蒙蒙的雾气,只能瞅见一团团的光亮。这座城市在我看来已变的陌生起来,特别是挚友离开之后,不过要不多久我也将离开,开始一个人的浪迹天涯。

很喜欢“浪迹天涯”这个词,最早看见这个词应该是在老爸的那张泛黄的黑白照片上。那张照片是老爸还是大男孩时照的,两个大男孩背靠着背坐在一方大岩石上,后面是崇山峻岭,相片的后面是几个遒劲的钢笔字“浪迹天涯”。那时老爸穿着在今天看来已不怎么时尚的喇叭裤,身穿白色长袖衬衫,脚踏一双双星鞋,那是共和国的八十年代,老爸那时二十出头。或许浪迹天涯是每一个大男孩的梦想吧?然而对大多数人来说,这都只能算是一种奢望。就拿老爸来说,曾经的浪迹天涯被家庭、际遇以及各种各样的责任束缚着,奔五的人了,“浪迹天涯”或许如今在睡梦中也无法浮现。而我的浪迹天涯呢,估计也会在半道上夭折。

建军节的时候去看航母了,我不是航母的骨灰级粉丝,只是因为一种冲动。中午吃饭时才叨咕起,吃完饭便纠集几个爷们风尘仆仆地往香炉礁赶。这便是年轻的好处,想到要干什么便不顾后果的去做。那天我是放下半天的学习计划,当然后来晚上加班了几个点算是补起来了,他们几个一个放弃打Dota、一个不去上考研课,所以后来想起,多少有点罪恶感。到达大连宜家,便迫不及待的找最佳视角,先在宜家里头转了一圈,有一点感受就是瑞典人的管理销售理念真的不敢想象,较逛超市还自在的自助选购家具,就是价格方面高了点。冒着被保安驱逐和恐高的危险爬上宜家外头的防火通道,拿着同学的望远镜向着造船厂的方向张望,瓦良格号航母和88舰正停在近海里。研究瓦良格号已有不少的时日,我能随意的说出它的历史、尺寸以及各主要参数。听说瓦良格号航母要下水了,看着将近准备就绪的航母,心中多少有点难以平复。这将是中国第一艘具有战斗能力的航母,当然整个航母战斗群具备战斗能力估计得等到2020年,但,这不得不说是共和国军事发展的一个重要里程碑,虽然它是由乌克兰的旧航母改装而成的。军委已将瓦良格号航母按照师级规格编制,不日将出海远航,为保卫我海岛出力。

二十几岁,有时候会想这应该是一生中最美好的季节。可以毫无顾忌罗曼蒂克地去爱一个人,可以毫无理由疯疯癫癫地去想一个人,可以惬意地坐在椅子上看书品茗,可以背上行囊骑一辆自行车周游世界,可以一天到晚打Dota和CS,可以写上一首几千行的情诗仅仅为了骗取某位女生的好感,可以傻乎乎地在女生宿舍下点上百根的蜡烛管她出不出来愿不愿意。这便是二十几岁才敢去做的事,只因为“年轻有什么不可以”!然而二十几岁也会有太多的烦恼。二十几岁应该考虑自己的职业生涯了,应该学会独立生存和理财,应该担负起家的责任,应该开始寻觅生命的另一半;不管你愿不愿意情不情愿我们中的大多数会组建自己的家庭,而自己将成为那个家的支柱。二十几岁,在人生奔三的路上,我们逐渐地丧失了青春的棱角,作茧自缚,渐渐失去对“浪迹天涯”的妄想。

刚才看见一位朋友的QQ心情:“突然觉得35年的寿命正好,努力到30岁,然后用5年时间来挥霍,然后在还是美好的容颜之际死去”。这样的话我绝对说不出,至少不会为保持美好的容颜而过早死去。这是位女性朋友,女人都爱美丽,都怕看着脸上的皱纹一天天多起来。当然我明白这都是气话,二十几岁,我们也都活的很累。譬如这位朋友,忙着学日语、忙着第二学位、忙着考驾照、忙着考会计,于是一停歇下来便感觉活的不自在,没办法又不能放弃,因为二十几岁应该为将来打好基础、为前程积累资本。人生从来不是用来挥霍的!很久以前,那时我只有十七八岁,也曾经有过类似的想法。人应该在最辉煌、最傲慢的时候死去,这样便感受不到死的恐惧和生命的遗憾。那时候自诩为天才,而天才一般都会很早的死去,像裴多菲、王勃、莫扎特、海子。所以觉得应该越短命越好,最好十六岁就该死去,最多不能活过20岁。自然地,我没能死成,苟且活过了20岁,如果不出意外活个七八十岁还是没问题的。这样想来,自己竟多活了数倍。

人生有太多的不定数,今天还好好的,明天便可能永远离去。我们要好好活,不论多么艰辛都要活下去,都要活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永远不要轻生,永远不要定制自己的生死簿。努力地活,快乐地活,去遇见你所要遇见的人,去笑你的笑,哭你的哭,梦你的梦。套用一位先贤的话:当我死去了,请告诉他们,我曾经感受过、爱过。


©林墨含
2011年8月3日夜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