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爱情:凋零的丁香,遗忘的暗香

2011-01-06 prose

零点,收到久别的她发来的生日祝福,欣喜而忧伤。就这样默默地爱着,就这样对她说:“今夜无眠,不为守望,为你”。她会懂吗?会懂的。多少年了,我还记得你的眼神,还记得你的微笑,还记得我们的雨夜。第一眼喜欢上你,而后悄悄将你爱上。

1

“今生将不再见你/只为再见的/已不是你(席慕容)” 今生还要见你,还要想你、怨你、爱你。爱是不会泯灭的,泯灭的只是记忆的伤口,只是青春懵懂的一个微笑。记得那年,小男生对小女生说,你穿紫色衣服看上去很漂亮。他想说的是:你曾经来过。

2

那一年,小男生收到小女生送的生日礼物,小男生惊喜,她羞红了脸。上课的时候,小男生总是走神,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生气了,课后问:“你上课看什么呢!”小男生还是目不转睛地看她,然后轻轻地说:“没什么,看外头的风景。”“美吗?”“美!”

3

记得那是个雨天,晚自习后人都走光了,只剩他俩。楼道的灯昏暗,女孩说,怕。男孩从小怕黑,但这次不再怕,“跟着我走”,短暂的路程,男孩的心怦然蠢动。走进雨里,男孩想送她,终只是目送着她骑车远去。那一刻,自责的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她。

4

男孩喜欢文字,爱写诗歌,女孩说要男孩的诗集。那天晚上,男孩买了一大摞的稿纸,小心地将文字誊写上去,然后用订书器订好。一本简陋的手抄诗集,就这样送到女孩手中,男孩不好意思,女孩却看的津津有味。后来想起,诗集少了献词,女孩已好久不见。

5

男孩遇上女孩是在十二岁,女孩被母亲追着打,听着她的哭泣声,男孩的心在痛。那么小,还不知道什么是爱,只是担心、在意,然后一直将它在梦中演绎。再遇见女孩,是在高中的教室里,男孩把梦告诉了女孩。“我妈很坏,对吧?”男孩盯着她咯咯直笑。

6

他们是同学,男孩比女孩大两岁。男孩不爱跟人说话,在她面前却说个不停。男孩喜欢坐在女孩的位子做功课,名字和文字透过薄纸印在干净的课桌上。第二天女孩发现了,问:“我桌上怎么有你的名字?”男孩只是微微一笑:“上面也有你的名字。”

7

男孩喜欢给女孩写纸条,其实已过了传纸条的年龄,但喜欢文字的他认为这种方式才能更好的表达自己。在纸上男孩用“纯如水”形容她。男孩专门准备了小本,一写完文字便撕下来给女孩,女孩也会写回,男孩便将她的纸条贴在笔记本上,不时拿出,傻傻而满足地看着。

8

女孩告诉男孩她喜欢读童话,于是男孩从图书馆捧回的书总是有童话书。他自己只是略略的翻下,便给女孩送去了。男孩趴在课桌上,静静地看着女孩读童话书的样子。男孩觉得自己很幸福,男孩想着自己的童话,他若是王子,她便是美丽的公主。

9

那个时候,男孩还不懂什么是爱,但他知道自己是喜欢她了。他写了一首散文诗,将它撕碎,然后包了起来,封面写着“蝶恋花”,拿去送给女孩。女孩很天真的玩起拼图游戏,游戏里有男孩的心。后来女孩告诉男孩叫他不要自作多情,男孩却仍在写自己的诗。

10

他喜欢写毛笔字,第一次拿给她看,女孩说写的不好,于是男孩不再写了。后来男孩在孤独中又将毛笔拿起,他把书法拍下传去了校内,女孩评论说写的很好。他很伤心,把图片都删了。一次聊Q,无话可说,女孩又将书法提起,他知道她已经忘记,伤心下线。

11

他至今觉的在所有人之中,她喊他的名字是最好听的。那声音能让他感到旷然的欣慰,能让他在最阴霾的日子里感受到阳光的温暖。他很少叫她的名字,但却一次次将它向外人喧哗了去。有一天她不再跟他说话,不再从远处喊他的名字,于是他成了“哑巴”。

12

那个时候,男孩很失落,女孩是他唯一的快乐。然而有一天,女孩告诉男孩他不会成功,男孩从女孩的失望中看到了绝望。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躲远,在远处在意着她的微笑和泪水。他不再和她说话,因为他突然痛恨起自己的处境,而她和其他人一样。

13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取次花丛懒回顾,半缘修道半缘君。”多年以后他还记得她,总是不停地收集她的消息,为她欣喜为她担忧。如果说爱一个人是一种感觉,那么这感觉已掳去了心的一部分,剩下的那些,他也甘愿献给她。

14

多少次,男孩在纸上写道:“有一天/我将你记起/只希望在你的身边/有一个人/像我一样的爱你”。真的不想得到吗?那次你告诉她,说她是好女孩而好的东西是不会属于你的。你还说要把好的东东留给别人,不好的给自己。女孩笑了,男孩却黯然失落。

15

男孩的作文又被老师表扬了,课后女孩要了他的作文本,静静地站在教室外的阳台上摊开着看。阳光照在纸上、照在女孩的脸上,却暖着男孩懵懂的心。很多次了,女孩都只是静静拿去,然后静静拿回,不表扬也不批评。男孩很满足,因为女孩是那读心人。

16

他喜欢看她委屈的样子,小嘴唇微微翘起,楚楚的眼里闪着泪花。他还喜欢看她走路的样子,娇小的身姿,淡淡的忧郁里不失典雅。他最爱的是她看他的样子,害羞中泛着点无辜的神情。男孩还会记得,毕业照上,她穿那件牙黄复古短袖,结着丁香般的愁怨。


林墨含
2011年1月于上海闵行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