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漏碎影

2010-12-13 prose

偶然的一次抬头,发现天空很蓝。蓝色是梦的色彩,那么地令人陶醉和神往。在抬头的那一霎那,时间凝固了,这时才想起,自己有多少天未曾抬头,未曾亲近大自然的唯美。

常常感叹时光的流逝,常常回首叹嗟,常常在一条熟悉的小径拣拾清风吻落的叶儿,常常在想:要是自己不曾来过、不曾错过、不曾感受过,又怎会如此多愁善感?笑了,看着浮云含泪而笑,阴霾的脸上有了阳光的色彩,我有勇气拒绝命运的馈赠,却无法抗拒源于空灵寂寥的悸动。然而,曾几何时命运成了心头的赘肉,从原罪开始的地方,所有的信笃都沦为一种莫须有的恶行。站立着仰望,这世界除了莫名的孤独,还有来自过往的以及未到的罗曼蒂克。

第一次远行,目的地是一片大海。能触摸大海是人生的一件幸事,当然,不能生在海的岸边也并不是什么遗憾事。不是每个人都具有维纳斯的特质,但在海风中,在贝的腥味里,人确实能感知到透彻心扉的文明与自然之美的碰撞。海最大的缺点是容易让人迷失自我,有些人容易泄气,还有些人开始相信幻想,相信意识的形而上学。海是时空的一部分,在这里天离得很近,而近来咫尺的距离却构成了视觉上的诓骗。诗人赞美海,出于热爱,或是出于寄托,海偷走了他们太多的思绪,太多的初恋。

我热爱大海是源于孩提时的梦想。很小的时候,我们大多数人都有过这样那样的想法,那个时候我们总是在作文本上美其名为“梦想”,或是“理想”。男孩子想当科学家、医生、解放军,女孩子大多数选择人民教师。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似乎变得更加理性,可以在作文本上大谈爱情、伤感文学,却绝口不谈所谓的梦想。梦想是一种无形的东西,它始终溶在人的思维里,它一直存在:当我们站在海边,它是那雪白的排浪的一朵;当我们漫步沙滩,它又是那无数细沙中的一捧。

人生的遗憾在于,总是不停地抱怨,不停地让自己成为岁月和生活的奴隶。一位至今仍有联系的老同学、朋友,说过这样一句话:当你微笑面对生活,生活也会向你微笑。我感动于这样的言语,比之哲学家的长篇演绎更富有普适的现实意义。

时间仍在飞逝,仍在吮吸人的意志。有时候我们会痛苦不堪,因为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苦难便匆匆降临。没有人真正喜欢苦难,就好比没有人愿意在自己受伤的心上再插上一把锋利的匕首。然而,这世上又有几个幸运儿能避免苦难的追随?是的,没有。苦难是人生必过的一道考题,惟有从容面对才能取得最后的胜利。

读罗曼·罗兰的《名人传》是痛苦的,而读苏联流亡作家的作品却只让人心碎。什么是苦难的源头,是个人,是时代,也是命运。我从不相信所谓的宿命,但在许多时候命运是注定的,生死只在一念之间。但凡为信仰而生者,但凡为人类的良知奋斗或坚守的先贤和同辈,不论命运如何,都应当为历史所铭记。因为他们是人类中的佼佼者,他们有权利成为浩繁星空最亮的那颗,让人性天良与自然法则同在,普照万野的苦难和生灵。所有被遗忘和抹杀的必将追回,让正义的灵魂得到公正的待遇,而我们每一个人都应成为记忆的载体。

静下心来,我发现上面的那段文字似乎是为某人写的。但在今天,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仍然无法追回、无法呐喊,铁血圣女,被遗忘的正在路上……

喜欢在秋冬季节的晚上散步,最好是晴天,黑幕中皓月笼罩或是繁星点缀。已过了数星星的年纪,但对星空还是那般痴迷。仰望星空,看见的不是来自遥远时空的问候,而是过往的岁月,是对未来的希冀,淡淡而又清新的光芒里闪动着自己的影子,依稀能见烂漫的微笑。

告别人世的媚俗,告别昆德拉式的思考,一个人静静地走在校园的夜色里,身边掠过相识或陌生的人群,在人生二十的轨道上,寻找属于自己的收获与感悟。这时候我会想到生命的渺小,想到人生的不易。生命的渺小在于天宇万物间它只是蜉蝣一瞬,而人生的不易在于短暂的历程中有太多的东西让你难以抛却。黄老学派主张“无为”“不争”,但人毕竟是有感情、有欲望的。庄子的“击瓢盆而舞”并不是无情,即便将凡尘看破,人性之本依然尚在,谁又能觉察庄老心中那因丧妻之痛而涌的苦泪,泪流向心底,浸没曾经举案齐眉的记忆。

许多人,许多事,一旦占据了心灵的处所,便会让人感到满足和负重。他们的存在,让我们不再孤独,不再孤身作战;他们的存在,让我们有了生活下去的理由。而同时,我们又必须去感受、去承担、去付出,于是便诞生了爱。我们的世界是充满爱的世界,爱是一种生命力极强的推动力支撑起人类社会的精神大厦。我曾迷恋于少男少女的纯情,也曾体会母爱的博大以及友情的质朴。每个人都是爱的享用和给予者,爱的每一种形式都会让我感受到生命的意义。生命诞生于爱,成长于爱,颓老于爱,最后又以爱的形式回归,这应该是上帝的恩赐。我们每一个人心中都有一个上帝,而那便是我们自己。所以爱也是我们自己的恩赐,每个人都应当感谢自己,为自己的与众不同而喝彩。

时间的沙漏还在以一种不变的姿态图腾,在岁月流逝的暗痕里,我们还要继续行走。行走是为了什么?只是存在的早已存在,在构想的空的节拍里,能感知的只有生命渐远的弱弱的弦音。在翘首的企盼里,不曾泯灭的是理想,是在别样年华里尚存的对信仰的坚守,是每当太阳落下从另一边升起的星星之火,是每一个午夜时分萌发的孕育黎明的种子。于是,我们看见了前方,看见了自己的脚步……



©林墨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