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守望者

2009-08-13 prose

惯于黑暗的搜索,独自行走在黑黝黝的巷道,感受生命与黑暗的撞击。悄悄地走来,而后悄悄地离开。黑暗中,黑夜的影子在灯火幢幢处显得沉重而悠远。浊月之下,红土之上,浮尘之间,歌者在清寂中变得寡言,歌者的沉郁装潢缺失的魂灵。

轻轻地走在清幽的老街的深夜里,三更天,离迷之中却感到雾气的朦胧。柏油窄道上,伫立了几十载的街灯早已熄灭,不变的只是低矮的平房内不时传来的平凡人的鼾声。今夜无眠,不是喜悦,没有悲伤,亦没有牵挂与思愁。

惊蛰已过,天地却仍是这般寒冷,不禁想起秦少游的那句“可堪孤馆闭春寒,杜鹃声里斜阳暮”,这半夜里,春寒仍在,可杜鹃却不知飞往了何处。双脚机械地走着,似乎永无休止,在无穷尽的柏油道上,穿梭,带着黑色的影子,黑色的街灯,以及黑色的眼睛。

夜色越来越浓,天地之间好像一下子蒙了一层寒雾,透骨的寒气扑面而来,让早已困倦的双眼不再困倦,让迷失方向的心灵不再流浪。夜深无人,一个人想到了许多:生与死,爱与恨,成功与失败,桎梏与自由,战争与和平,反正一切能想到的都想,一切该想的也都想了。人生需要思考,我热爱思考就像热爱自己的生命,笛卡尔说过“我思故吾在”,思考便意味着生存,思考便意味着人生的价值。

时间在空想中飞逝,依依不舍地告别了柏油道,告别了人世间已少有的黑夜,踱步走回,给自己放了一个黑夜的假。或是给心灵放了次假,回家后便只是蒙头大睡,在甜蜜的梦中等待黎明的到来。


©林墨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