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真的岁月

2009-03-10 prose

时钟又很不情愿地转了一圈,眼神却仍是那般寂寥。早春时节,在广袤的中国东北,一大片一大片的萧条的色彩,亘古的荒芜里扼杀的是春的盎然。半岛的海风,总是不分时令的吹拂,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我明白自己离某个世界很远。冥迷之中,坠入失真的空间,时间在另一个世界疾驶,凝固与张扬,交替是种永恒,只是思想与灵魂的脱离。

窗边的风铃,孤独地看着玻璃窗外簌簌的海风,无语,人的创造在另一个创造前落泪,泪的背后是人类无穷的惘然。风铃下的椅子上,坐着我的影子,而我蒸发在哑铃中,在三维的世界里迷失。后来,在一张油画中,我发现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而上方是一串风铃,在风中摇曳。

回眸处,时间的痕迹里,跳跃些熟悉的人影。我会有伸手去够的冲动,但我止住了,因为她,一个过去的存在。过去是相对时间的世界而言,存在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在过去了的某个时间里,她总是存在着,没有规律地演绎在我的昨天。而今,她也迷失了,在某个不经意的瞬间。两个球形的空间,在相切处分离,都驶向时间的两个极点,相切成为永恒的不回归。

生命的诞生,是否是种多余,诞生又有何用,在这个尺度里连灵魂都是种多余。物质以物质非本然的形式存在,那是物质的失真,缘于时间与空间的异变。我失真地存在着,在一个失真的围度里,丈量出半岛的海风,一切的失真的真实存在。


©林墨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