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诗选(2018)

2018-06-30 poem

毫无疑问,写诗是需要灵感的,而这半年来灵感是匮乏的,因而并未留在多少能算得上诗的文字,而且水平也稍有退步。但这无需懊悔,因为它们原本就只是作为生活的记录而存在。还是照惯例挑选出32首诗,汇总在这儿,权当是这段岁月的脚注。是为半年诗选。

树梢

关怀从季节的幻境跌落
再不会钟情于酒
漂泊定格在十五楼的南方
没有鸟儿飞过
五摄氏度构成这个世界的全部

陌生人伫立在崖口
往昔日子的海悲凉
把眼睛留在树梢
监视行走而懒散的人群

酒红色的围巾
绕在姑娘白皙的项上
某个瞬间
双眼同时发力
就这样勒死了美丽

阳光是最温柔的坟墓
眼睛是最笨拙的凶手
树梢的位置
是最理想的明天

遗嘱

一无所有的人还需要什么遗嘱
留下的遗憾带进火葬场
留下的诗章打包给走火入魔的过客
留下的故事就让它烂在酒里
爱过的人就只是爱过
费不着眷恋,用不着呕心沥血
就只是爱过
一具肉体,一个灵魂
而今在世界的尽头
那些微不足道的资产
费不着在遗嘱中念叨
我死的时候亲人不多
法定继承闹不起风波
这样的遗嘱只是慰藉
死到临头还有包得住的火

故乡的年

在故乡醉上一次
乡音浸染红色的节日
每一年嫁出一个姑娘
排山倒海的春天袭来
父亲的摩托车便是所有的荣耀
一公升的汽油
赞美着我们的幸福

春迟

灯火明亮
夜色的静只有你知
两只眼睛
顿然失去所有的回忆
像梦中飘去一只黑色的船
芦花盛开的日子将不再遥远
伶仃的是未完成的诗稿
闪烁着春水的失落
这失落是辉煌
是悲悯的国度里锵锵而鸣的歌
跋山涉水地行军
军旗招摇在远处的白山
那是杜子美吟咏过的雪与威严
随一阵风踉跄进姑娘的眼睛
日子完好无损
欠春天一壶幽香的米酒
欠一个南方

胆怯夜里隐藏的传说

饮下沱江的酒
忘了上一次的失去是在什么时候
成都还不够南方
温润的田园沃土
美人如玉

夜是两匹脱缰的马
黑色的故事包裹
像裹住古代将军的尸体
悲鸣着踏破这片辉煌

碑,树立在故乡的方向
象形文字跳跃
勾勒的曲线深刻进黝黑的石料
一阵轰鸣
代替了春雷
以诗的名义发号施令

诗是神遗忘的臼齿
将清规戒律嚼碎
于是日子成为日子
有些封在酒里
有些埋在心里

酒红色及其他

早晨是酒红色的
却不是酒
一层浅浅的氤氲
闪过黑鸟滑翔的轮廓

后来,血液也是酒红色的
永远新鲜如故
在远离故乡的地方迂回
酒红色的屋瓴
酒红色的汽车轮子
酒红色的繁华与太平

酒红色的圣人朝我们走来
鸣唱吧,赞美吧
因为,法典也是酒红色的

酒红色是黑鸟的色彩
看吧,一个时代才刚刚开始

不成熟的爱情

琴声响了两下
十五楼的争吵总是很美
爱情像小孩子玩的皮球
他人的爱情
触不及一根针

商场的免费陶艺课已经结束
半坡鱼纹
生活残缺如凌乱的陶土

姑娘的长发流淌至今
手依然触碰又缩回
只许在夜里爱你
在两行诗句之间

肉体纯洁如蜜
隔着长长的桥
等言语趋于平静
一切便都结束了

一壶茶水
几张川剧脸谱
一车的故事
单身汉

人类故事

摸着石头过河的人
早已站在城楼上呐喊
石碑从四面八方立起
高瞻远瞩代表一切
在全新的时代
有人代表你思考
有人代表你说话
有人帮你设计好明天
这样的日子真好
这样的日子比虫子还要幸福

做梦前的解读

日子的眼睛在夜里睁开
掉漆的眼镜轻压住
浅灰色的名字
狗吠响起
点亮了光明

光明的是子夜里挣脱的陈酒
一口气饮尽
摸黑躺下
男人怀孕了

屋外灯火深邃如哲学
人和人永远地分开了
像他们的父辈一样
像爱情

裸女

就这样立在和煦的晨光中
女人的日子挂在旧年的泡桐树上
去年冬天太过急促
连火锅也过于温柔

褪去希腊式的罩袍
光着脚丫跳跃在春天的肚脐眼上
在画与画之间
静默成一道神圣光柱
矫正人们对美的错觉

在性爱构成的夜晚
身体蜷缩成一粒蘑菇
漂亮的乳房在清晨唤醒
一颗包含深邃的艺术
另一颗膨胀着法则与道德

只有星空能描述丰臀
那是几百亿人的历史
只有眼睛是无法进化的
依然晃动着金色的苹果
闪烁着雅典娜的智慧

旁白

疯子和少女都属于这个夜晚
流水淌过十五楼的静
雨还是没能落下来
我没能得到你

古寺谢绝了香火
多年后修改法律的人
终会在法典上添上这样一条:
请允许我有罪
爱你当判死刑
不爱你当终身监禁

我没能得到你
这便是我全部的罪过
在红色的三月

男人的故事

男孩变成男人只需要一道工序
煅烧,用岁月的火
或者用女人的火

故事讲了三天三夜
三个夜晚的滚烫的体液
流进人民公园的相亲角

男人们总是在伟大的路上
比试着谁射得更远
像中国足球

午后的阴天

一杯热开水就能解决
有关人生的思考
天气无欲无求
是我们想太多
温度,晴雨
构成没必要的纠结
以及爱情的林林总总

湘阴姑娘

想哪天天气好
穿上屈子留下的白鞋子
棹小舟消失在洞庭的烟波
时而像风,时而像云
时而像一道难解的算术题
深埋下孩子的眉头
春天是暖暖的渔歌
吹拂起碎花的裙子
脚踝下春水初涨
远远地游弋开的
是喜色的水鸟
不安分的初恋

三月

三月适合死去
离开这珍贵人间
物理学家,诗人和作家
统统变成遥远的星辰
天空不再孤寂
人间还有酒肉

三月死去的人也要变成花
开在宇宙的深处
开在敌人的梦里
寺庙里几丝香火
是思凡的尼姑
是颤抖的天狼星

串串香

啤酒沫消融了两次
于是春天被惦记了两次
生活的成本是一只小塑料桶
里面塞满了南山的竹子
也塞满了关于郫县的往事
三两年忘却异乡人的身份
三两好友,三两白酒
构成春天卑微的遗产

所以,姑娘

想来没有性爱
不过是做爱
一把开锋的剪刀
剪下春天的谶语

风尽管朝南方吹去
你的春天无法抗拒
所有爱的承诺
一触即断

幻想成为山神的男人
依然低下了头颅
林间所有的躁动
宛如一场精神繁殖

小情歌

酒漫过遗址
深埋的情话重见天日
在起风的晚上
拼凑支离破碎的挽歌
我会按耐住心头的故事
却依然愿意
为你
惊慌失措
在三月的春天

待续的酒沫

医生,警察和学者都沉默了
鲸阵扬起在古老海岸
目光如柱穿透古堡的阴冷铜壁
酒沿著侏罗纪的叙事流淌
手电筒碰触搁浅的墓碑
象形文字清晰可辨
高耸入云的日子里
胭脂青芒伴著素色华年
待续的酒沫
唤醒某个时刻
浅浅的不安分
这是远与近的思辨
向遥远小镇蔓延
像探戈初盛的舞池

不可宽恕

后来,日子依旧高高挂起
够不着生活疯长的蔓藤
就这样囿于此时此刻的彷徨
一些记忆等待清除
一些故事等待完成
四月,有关三十岁的幻想
占据了夜空中繁星的位置
最亮的依然是不夜的城市
风时有时无
幸福飘忽不定

空城

又怎能忘记这座城市的姑娘
从旧年的秋色袭来
中环路上往事穿梭
西门逼仄的屋子
拥挤着女人和狗
这些都是往事了
包括她的未来也都成为往事

幸福是不忍触及的问候
徘徊在悠长的喉管
当初的恰到好处胜过一切
某一天因某个人
清空了整个成都
忘了情有独钟
伤痕累累的荣耀
消融在烈酒醇香

夜里十一点半

姑娘,今夜的草原注定失火
滚烫的流涌进城市明晃的路灯
一路激情澎湃,是谁在赞美你的美丽
又是谁在替我将你想念
一道暗红色的伤疤
爬上清水河畔生锈的铁门

钢筋水泥的世界豺狼肆虐
逃避自由的人们也逃避自己
远远的渡口升起了墓碑
墓碑上镌刻下我所有的怯懦
终于死过一次了
佛光洒在你的身上
姑娘,你是妓女,还是菩萨

日常

渡河,或者只坐在河岸
问颓废的码头要一捆缆绳
一头绑着妈妈的抱怨
另一头深陷焦灼的尘世

火簇拥着欢唱
鱼纹陶壶盛满琼浆
原始的交媾回响不止
这一次,让我们继续辜负
辜负春光,负却了流年
辜负温柔,也辜负倔强

适可而止才能避免遗憾
而适可而止的人生是上帝的封印

牧歌

马是黑色的
所以,夜晚也是黑色的
女孩子或浓或淡的妆容
匆匆跌落平原往事
无神论者开始了他的祭祀
点灯,焚香,祭酒
腐蚀的光明之神颤抖
收敛住遗憾
也收敛住自以为是
湖光山色唤起晨钟暮鼓
岁月漫长
唯独缺少一位打更人

朝南
风景才算得上风景
多少次走过去
代替红尘飘渺的孤舟
渡到河的对岸
就这样坐进故乡的黄昏
屁股伟岸
像山坡上隆起的坟堆
时光啧啧叹息
十几年的惆怅都聚于此处
在某个款款的刹那
觉得红裙的你特别美丽
也觉得惆怅特别美丽
人间风景如画
日子完美无瑕

雨的邀请

马尾铁分割了空间
天花板上时光细碎
栅栏里的城市野花般生长

只有我满心期待
周而复始的欢喜
肝肠寸断的苦闷
现世的一切都值得珍惜

期待一场雨
洗刷尽所有虚心胆怯
像爱那个人一样
爱着生活
也爱着自己

挽歌

淹没英雄的潮水已经退去了
赶在暴风雨来临之前
我们在山冈高高支起柴火和陶壶
将战马宰割,饮血食肉
就这样相互道别
相互赞美生活

四月,无人收割你的眼睛
只有才华骄傲勃起
最危险的是你丢失的镜子
以及向日子狠狠刺去的匕首
它们裹挟着越过心灵防线
计划着一次谋杀
时光目睹一切
却又宽恕了一切

清晨速写

四月的清晨是不道德的
一整夜的雨只留下满地残骸
酒坛子束之高阁
把酒戒掉吧,男孩子们
越过栅栏,你们所要的一切都在对面
在对面的烂尾楼里
城市照样温柔着卑鄙
一尺一尺的梦积满一寸一寸的灰尘
花园小区春光焦灼
风景行色匆匆
只有日子在此处停留
只有造梦的人在此处造爱

睡眠起义

听说北方又下雪了
花园小区的雨霸占了整个夜晚
寒冷袭来,心脏遭受冰镇
对面阁楼的女人在窗帘下晃动
像北方用雪堆起的人像
乳房坚挺
凸起在春天的轮廓线

十年来,睡眠变得珍贵
耳边尽是故乡之河的喘息
干涸声,河床撕裂的声响
还有从遍野的坟堆里传来的低声怨语
构成了这个夜晚的精华
十年前,睡眠是合乎寻常的本能
而今,睡眠是仪式
是一场孤零零的祭祀

日子好端端地坐在潮湿的窗台
十五楼的春天要提防坠落
诚觉城市美好
大脑皮层却仍桎梏着梯田图景
十年前,应该选择成为一位伟大的农民
六体不勤,五谷不分
就默然坐在村口的大樟树下修禅
闻着炊烟,听谷子抽芽

记忆如中国历史周而复始
往复的是爱恋,是情愁
跌跌撞撞的是渴望
一坛子烈酒,也是一坛子劣酒
年轻人不怕眼瞎
醉定要醉个肝肠寸断
所以,诗人也是一截一截的

睡眠珍贵,不值一提
那些挥霍的青春时光
同样珍贵得不值一提
只有爱情的珍贵值得一提
只有如霰的血迹值得一提

三五年
当过工匠、文人和庸人
穿过工服、职业装和戏袍
三五年,不务正业
伐尽南山的竹子

三五年
像三五首失败的理想诗
病恹恹插进日子的门缝
一把生锈的铜锁
锁住了秘密,也锁住了胆怯

三五年
睡眠成为每日的悸动
对季节敏感
对人情漠然
三五年
像个孩子
像学校的中等生

在春天,睡眠是幸福的
可选择的人生亦是幸福的
这幸福埋葬了恐惧
像孩子们的画笔
总能带来一个意想不到的春天
幸福是不值一提的
因为珍贵,所以不值一提

黄昏

黄昏首先打湿的是一个下午的沉思
命运的纺锤线编织成灰色的屋瓴
八楼是这座城市的全部
没有烈酒割喉便无法触及真理
把最美的谎言说与自己听
这样的黄昏最值得赞美
只是每一句赞美诗都言不由衷

到后来,黄昏一点点往上涨
淹没了日子,也淹没了城市
无数的眼睛在城市的空间游荡
在黄昏的液体中
我们不用担心溺亡
早已习惯了
习惯了飘忽不定的风
也习惯了方向
总是偏离地心

人们之所以经常迷路
并不是因为无路可走
而是因为方向太多了
太多的方向
都集中于同一个黄昏
密集恐惧
如蝗灾后的田野
别致得像每一个明天
像春天
也像夏天

是夜

窗帘高高卷起
是夜,一辆火车驶过
轰鸣抵达锦城湖低矮的湖面
风起了,又落了
落在向北的楼台
黄昏翕动
像姑娘的发尖
男人们笔直着站立
落日的大厦
是整个三年的全部
赞美献给时光和马
青草鲜美
片刻急促
我们借着一场伟大的性爱
完成未竟的事业

南方公园

丈量两朵花的距离
然后才能分辨南方和北方
水澄澈如故
心灵的夜晚在白昼的抵达中消尽
左手的荣誉
右手的怯懦
城市街道辉煌
不要急着说再见
我们才刚刚启程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8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