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每一个地名上深深舔过

2017-05-10 poem

郫县

郫县已经是郫都了
日子在望丛祠长成了苔草
荒野外冷落了杜陵遗老
犀浦镇的夜市起来了吧
像火,扑灭又燃起
像一枚好看的牛皮癣
长在姑娘美丽的胃里
黄昏终归是黄昏
而异乡终于是异乡
一条出川的路
向前铺开未卜的光明
心悸动的刹那
冷淡了沸腾的火锅
油太重了,椒太麻了,想家了


左家垅

自卑亭喧嚣的夜晚
走到尽头便只剩西二环沉默的静
静默的是麓山下的院子,后山的石阶
还有整整一大烧瓶的滚烫的诗
消融欢欣与愁苦成酒
在本该成为工匠的时候
堕落成一个诗人
刀子可爱,刀刃温柔
于是,伤口讨人喜欢
诗是另一座自卑亭
戛然而止的情愫沉没荒海
理学楼的火灾与我无关


甘井子

在机场边上住了四年
周水子便只是周水子
可怜人说大海很可怜
风起的时候又说风很可怜
最可怜的还是广场吧
是泡桐树下的夜晚
是银杏道上的初雪
是未肯道破的温柔
可怜是可爱啊
可爱的二十岁
纬度是北纬39°
键角是109°28′

*注: 完美的SP3杂化,化学键键角是109°28′。


顺化渡

桥,姑娘,阿拉山
不可一世剑未淬火
终归是错是误是是非非
好少年
诗欠火候,爱欠肝肠
潦草处
不休也只休
想楼房后的松林
一挚友,一小女生
又有何怨


老街

我生下的时候老街便是老街了
然后开始见证祖父的老去,直至死去
后来外公也死去了
一夜间戳穿日子隐蔽的谎言
想回到二十多年前
最好就这样定格
母亲的发夹,父亲的西装
和妹妹打闹的一个下午
最好是没心没肺
最好是没有梦想
就那样单纯地体验这个世界
调皮捣蛋,三好学生
像外婆家的葡萄藤
像猴子一样爬上一株木棉树
一切了了


©林墨含
2017-5-10 成都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