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辑 | 最先抵达的是火

2016-06-26 poem

归期

野渡的孤舟远了
晚晴的秋风吹向南方
更南的地方
永远无法抵达
我命该如此
你不曾问我归期
迎接我的不是婚礼便是葬礼
在黄昏溃败的领地
我讴歌这世上值得之物
遗忘是值得的
爱恋是值得的
为星空而死也是值得的
还有为你啊
为年少不懂事的幻想
为初见世界时的好奇
为青春不老的固执
这些都是值得的
值得奔赴
许以归期


当时

还记得当时年纪小
谁和谁青梅竹马
原野的风滋遛滋遛
小镇的夏天,忘了多炎热
西瓜、凉粉、老冰棍
小姑娘的裙子
大人的世界
都是简简单单的向往
下河洗澡,下田采莲
小小的农民是小小的幸福
还记得当时年纪小


六月,爱……

荒芜,六月逃离你的沙漠
今夜的琴无心说爱
我的青春年华啊,杳无踪迹
河畔,城市更边缘的地方
船火开动,如梦的游离
我们谈情说爱
渔夫,风铃,入夏的第一声虫鸣
爱与被爱
都值得称颂


情人

水的故事,春天与夏天的爱
在一个盛夏的夜晚
我道破了爱情的一切
一个人轰轰烈烈的往事
不合时宜的风
两颗肉桃子
你的发和裙摆迷乱陌生的街巷
我们相逢在红绿灯的路口
你走我停
两个名字交错着越拉越长
直至变成两条平行线
这是我期待的永恒
沉默的辉煌
轰轰烈烈的怯懦
爱一个人远比爱这片土地更令人痴迷


风景

最先抵达的是火
沿着河岸,爬上了你的眼睛
民谣里的姑娘
发髻触及你写诗的手
这秋天拒绝沉默
一枚鲜枣撬开所有的静
我怀念另一个我
在明天的朝露里


在夜郎西

在夜郎西
公路两旁掠过许多的花影
我只认识格桑花
那是远方姑娘迷人的影
远离水湄,靠近天堂
炊烟升起的时候
我们对坐在长满青草的山坡
淡忘现实的沉重,谈往昔的故事
等繁星亮起在东方,南方和北方
然后,我们回到村庄
在石榴树下结婚


©林墨含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