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乡十宗罪

2015-03-11 poem

​十首且称之为“诗”的东西,写在故乡的二月,故乡的春节前后,十份感慨,十宗罪。

1.故乡的宽慰

终于又开始热爱故乡的山峦
外婆欢乐的微笑
新房子里重新和好的兄弟
除了不再复活的爷爷
一切都似乎变得美好

故乡的蓝天
在立春的末尾复苏
这是儿时的愿景
长大了的躯体
在外婆家的矮墙上
重叠着舅舅们的影子
两个舅舅
两位漂亮的表妹

2015年2月5日


2.往事

如今,在故乡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往事
枯竭的溪水
障目的高楼
环抱的群山
叫不出名字的街道和小巷
这些都是我的往事
反反复复演绎

我再逢不着那位姑娘
在辉煌和落寞的往事里
甚至留不下她的名字
那是在故乡最美最美的黄昏
她是最美的夕阳
余晖浸染绿野
往事滚滚而来

2015年2月6日


3.婚期

故乡的黄昏,婚嫁的硝味弥漫
故乡再不会关心我的考试成绩
连工作的事情也仅是几句带过
故乡开始关心我的姑娘
故乡的黄昏在等待我的婚期

老妹带朋友来家里吃饭
热情的老妈另有心计
私下问:中意否
老妹的朋友很美
夕阳很美
却不能用来拥抱

老妈开始惦记我的那些女同学们
“儿啊,高小姐不错,那位洁也不错
老校长家的孙女就算了吧
她太娇贵了我瞧不上”
老妈很会挑白菜
可姑娘不是白菜

舅舅说要给我介绍一位护士
小五岁,不高不矮,貌美
外婆说桥头同学家的妹妹不错
学历刚好,贤惠能干
老爸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不再是学霸土豪,瞧:人家小儿子都两岁了

我站立在故乡的黄昏
一次次将婚期推延
三年后,五年后
婚姻不能用年龄作为期限
婚姻是两个人的相遇
是两个眼神纠结成一束光辉
婚姻不是为了结婚而结婚
婚姻是我爱你
爱得要命
要迫不及待的与你结合
从此不分彼此
陌上花开缓缓归

2015年2月9日

其实一切都只是愿望而已,或许终有一天我也会沉沦于现实和世俗。


4.奶奶

喝酒的女人有许多强悍的往事
男人未能讲完的家族史
从女人溢满酒精的口中复活
两婆媳艰难地持家
一张八仙桌,一个老式衣柜
这是从乡下的乡下迁居时全部的家当
一处处曾经傲人的房产
背后到处是辛酸的往事
喝酒的女人不断抱怨男人的老实
曾经的精明苦干
而今只剩一身委屈
在一头银白的苍老里
埋怨儿子们的轻率与不懂事
她的儿子们是我的父辈
她是我那爱喝酒的奶奶
一口白酒下肚
“你爷爷苦了一辈子,刚要享福就没了”
喝酒的女人把最后一口白酒饮尽
饭桌上是两个沉默的孙子
“奶奶,给您盛碗饭吧”
“几口就够了,多了吃不完”

2015年2月10日


5.老同学

几年未见
你惊讶于我的滔滔不绝
在故乡年关的街道
刮了一阵十年前起的风

穿着土黄西服
你说你在沈阳打工
你询问班级的群号
就像我当初打听的那般
忐忑而自然

这些年我们都是离群之人
太过较真的失落之人
逃离太阳,远离家乡
而今, 小镇的阳光和煦
温暖年少无知的自卑
只剩往事斑驳
斑驳之处尽是沧桑

2015年2月12日


6.小镇之夜

母亲已经睡熟了
一切的忙碌也都睡熟
渐渐暖和的夜色
故乡捶打着我的胸口
比起异乡的夜晚
我并没有多拥有什么
只是安静地躺在母亲的婚床上
古老的木板床太窄了
曾经能容纳一家四口的睡眠
却安放不下我瘦削的躯体
我的心太大了
在这张床上受孕
在这张床上诞生
必将捍卫这张床的荣耀
赡养这张床的迟暮
男孩长大了
这该是男子汉的故乡之夜

2015年2月12日夜


7.年轻一代

父辈们平凡的生活终于要在我们这一代终结
故乡小镇也将终结世代的平静
新世界的洪水淹没理想家园
廉价的传奇肆虐狂扫
我们比故乡沉沦更快,是啊,快多了

故乡衰竭的溪水还在流淌
石头那当过兵的弟弟却被人杀了
二姑家的甘蔗还在沿街叫卖
贪玩的表姐夫却赌掉了一辆货车
这是故乡的小年夜
一家人团聚,一家人闲聊
年轻一代成为奶奶的一声声叹息
可婚嫁的还得婚嫁
日子还要继续排挤着日子
故乡的阴翳里还要偷偷漏出几米阳光
鞭炮响起
万物周而复始

2015年2月13日


8.生活

被称之为命运的东西
世世代代流淌在每一代父辈的血液里
待到我们成为时代的长辈
它也将侵入我们的每一条血管
可怕的不是暴风雨
在死一般的沉寂里
无数的父辈们度过了整整一生
这一生是泥土、泪水和希望
是痛苦的热血渗透故乡的土地
暴风雨迟迟未到
我们太可悲了
用尽一生也完成不了一行诗
诗意总是奢侈无比
而生存是被标榜了无数次的生活

2015年2月16日


9.微信群

红包结束之后
我们开始感叹十年的时光
那一年我们毕业
最怀念的初中时代
有最清纯的姑娘
年少轻狂的不可一世
那时候我刚刚写一些所谓的诗歌
于是至今,你们还唤我:诗人
如今的时间过得真快
婚嫁的婚嫁,怀孕的怀孕
曾经信誓旦旦的浪迹天涯
终要在某一座远离或贴近故乡的城市落脚
身边是爱人和孩子
偶然翻阅毕业照
清点着毕业的日子
仿佛数着生命的节点
在某一个节点上
我们都安然死去
我们迎来了人生的毕业
却应该留给谁怀念

2015年2月19日


10.聚

寒暄与回忆交接
其实我始终是高兴的
唯一的忐忑留给姑娘
他没有让我信服便拥有了她
她不是我的姑娘
她是十年前所有美好的化身
而今不得不投诚于世俗
经营他们幸福的爱情
而敏感的我经营这世上所有的预言和秘密

这里曾经有许多我的兄弟
在这个夜晚,除了屈指的三两位
都只剩打趣似的寒暄
老师们仔细辨认学生们的模样
十年还是太短了
无法让我们老去
酒精渲染着故乡的夜色
人群在聚散匆匆
十年前的梦想在哭泣
我想拥抱你
但既然很快便要离别
何必贪恋一个拥抱
你只消去赴你的前程
而我只消默默祝愿

2015年2月21日夜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7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