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生我的女人(1-22)

2012-05-11 poem

献给我的老妈,母亲节快乐

1

要去很远的地方
或许永远不会到达
我能感觉到你的心跳
还能呼唤你的名字
我的母亲

2

记起那个春日的果园
桃花烂漫
向北的丛林里
怀抱弱小身躯的
可是我的女神
胎月的苦痛之后
若一朵瑰丽的花
镶在泛黄的照片
身旁的是你的男人
我叫他父亲

3

记忆总在欺骗我的无知
只能用这样的词
形容你曾经的岁月
贫穷,从女孩直到女人
你是地主的儿子的女儿
红色的荒流里
福贵已成罪恶
待到你的降临
只剩空空的楼宇
土房子里营养不良的童年

4

十九岁那年
你嫁给了我的父亲
一个农民的儿子
他自己也是个农民
就这样你来到我们的家
新婚的时候
你一定很美
那个比你矮的男人
是你心中的全部
不知是如何的爱上
只知道是那么的依恋
你管它叫爱情

5

我是你心头的肉
在那个寒冷的冬季
你是生我的那个女人
而我给你的痛来得太早
仅是八个月的孕育
便哭喊着来到这个世界
看着纤细的我的躯体
你哭了
后来你明白这才是开始
作为早产儿的母亲
辛苦还在后面的岁月

6

最早的记事
是从那方水井开始
那些日子里
你挑水的扁担
弯过狭窄的石巷
身后的襁褓
躺着你的儿
儿在哭啼
你吆喝着“毛毛莫哭”
毛毛是我的乳名

7

那个五月
你再一次当妈妈
只是隔了一年半
你生下了你的女儿
笨笨的我还未学会走路
年轻的妈妈劳苦无休
已记不清幼年时的往事
只是坚强的你
在我不听话时
提起那段时光
眼里依稀能见闪着的泪花
你说
那是你一生中最苦的日子

8

上小学那年
为我你第一次求人
上学那天你比我笑得开心
我知道你的不易
你只是为自己的孩子好
那天你笑着对我说
敏儿上小学了
要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
不要像妈妈这样没出息
请再不要这样说
因为你是我认识的最优秀的女人
没有之一

9

喜欢听外婆讲故事
关于你的童年
一个学习不错的女孩
因为家境贫寒
初一还没上完便辍了学
你算起账来比计算器还快
你能轻易记下一连串陌生电话号
这一切都让我叹息起你的不幸
而你只是微笑
说再苦再累
也要让自己的孩子上完大学

10

种过庄稼、摆过地摊、当过莲子小贩
开过起早贪黑的小餐馆
请原谅我小时候的淘气
原谅我年轻气盛的不懂事
在你二十岁以后的生涯中
我是你最放心不下的牵挂

11

坚强的你也会哭泣
那么多的泪为我而流
在我卧病的床前
在我离家远行之后
在我为一点小事朝你咆哮时
你只是在一旁默默地流泪
无辜的你总是令人疼惜
而当我小心地向你注视
你总是拭干眼泪
一遍遍地说着
没事,没事
那时候我恨死了自己

12

老家习惯十年过一次生日
记忆中你的生日总是同我一起过
从八月拖到年关
我不知道
你是否还会记起曾经的妊娠之痛
我的第一个生日是你的受难日
我的第二、第三个生日
是你一年中最忙碌的日子
于是你没有了自己的生日
而我也曾固执地认为
我的生日就是你的生日
原谅我
在许多年以后才知道你的出生年月

13

不能忘记
你哭红的双眼
在那个黑色的七月
面对我的失败
最伤心的人是你
从此不在你的面前哭泣
不想让你伤心
因为你是生我的那个女人
那个世界上最爱我的女人

14

你一直自私的认为
自己的孩子是最优秀的
你总是向别人炫耀
我的那些微不足道的成就
你总是不断地唠叨
但我原谅你
那卑微得可爱的虚荣心

15

我知道
你的牵挂和爱
不会因距离而减少
而只会随之增加
在远离你的北中国
电话那头总会传来
你那小女人的柔情
“儿啊,想你了”

16

当半岛的凉风袭来
最先知道的一定是你
你总是关心着那座你未曾去过的城市
一则新闻中的字眼
都会让你在意好一阵
看完天气预报
便打通我的电话
一遍遍地叮嘱添衣
不爱穿秋裤的我穿起了秋裤

17

每次听你说
如果可以要割肉给我
我便笑个不停
瘦弱的我总是让你担忧
你已尝试过无数的民间偏方
接着便胡思乱想
其实你自己也是不胖的

18

最让我不忍的
是严冬里你冻伤的双手
那双曾经纤细的素手
被水的冰冷蹂躏到那般田地
我知道这是为了我
为了我冻伤的双手
还要在冷水中浸过一次又一次
你总说你肿胀的双手像香肠
看着你微笑着的
冻得通红的脸蛋
我的心满是寒酸
这辈子欠你太多
几辈子都难偿还的尽

19

那个生我的女人
在多少个我高烧不退的夜里
你是那招魂人
在巷口的电杆树下
燃烛祈祷
怀揣着包着糯米的衣裳
举着煤油灯一路喊着
“敏儿回来,敏儿回来”
我不相信鬼神
虔诚的你为我拜过了无数的菩萨
菩萨不总是灵验
而你是我的菩萨
不用拜便已经灵验

20

你总是很少提及自己
在电话的那头
你总是将时间留给了无休止的唠叨
每一次都是那几句
平凡得让我忘记其中的幸福
我知道劳苦的你经常生病
而你从来不说
反是我一年几次的重感冒
让你牵肠挂肚

21

十二年前你第一次住院
在县人民医院的病床上
你第一次不用再为别人操心
那是次不大不小的手术
术后的你瘦去了许多
你在忍受病痛
而你无知的儿女
却在病床前嬉闹
不要原谅我
虽然那时候我还只是个孩子

22

我出车祸那年
最操心的人是你
为我擦身子、换药
还要安慰我无休止的惧怕与哭泣
我哭的时候
你一边安慰
眼里一边淌下泪水
你给我做最好吃的东西
给我买最好玩的玩具
后来你说

在抱着满是鲜血的我上医院那刻

你是担心坏了

那个时候

你甚至想到了死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