饸饹面和它的小伙伴们

2013-09-20 Outlook



某个下午没有吃食堂,而是在后街的一家面馆吃了碗饸饹面。后街名气很大,有中南“堕落街”之称,一条深巷里的破旧街道,挤满了各种各样的饭馆、小超市、理发店和家庭旅馆,从学校北边角落开始延伸,一直通向西面的桃花村,再向外就是长沙的西二环。后街主要的顾客是在校学生,现在的学生都是夜猫子,即便是在深夜十一点钟,后街的一些饭馆依旧灯火通明。

饸饹(读音he le)面是北方的一种面,地域大约在山西河南一带。这次是第一次吃,不知是面不大正宗还是个人的口味问题,我觉得味道一般。面吃了快一半的时候,仔细端详起墙上贴的宣传图片,图片上说吃这种面要吃一口面喝一口汤才够味,这是东道主的吃面规矩,不按这样吃会被人笑话。于是尝试着喝了几口汤,汤太淡了,顿然失去喝汤的欲望,又加了两把辣酱,把面吃了,汤还剩一半。带着羞愧感离开,生怕被内行之人知晓。

在东北上学时,很喜欢学校的一家山西面馆,卖的是山西刀削面,有几十种口味,杂酱面、打卤面、烩面、油泼面、羊汤面、炒面、凉拌面……真个儿一应俱全。个人最喜欢的当属羊汤面和肉哨子面。羊汤面适合在东北寒冷的冬天吃,滚热的汤水,鲜嫩的羊杂,吃完身子滚烫滚烫的,不用再惧怕外头零下N度的冷空气。肉哨子面适合解南方人的重口味馋,油水重,带了点北方少有的麻辣,所以每当受够了东北人的饮食,便吃一碗肉哨子面解馋。吃肉哨子面我一直是喝很多汤的,实在不舍得那用来“解馋”的汤水。后来看了《舌尖上的中国》,里面说哨子面的正宗吃法是不喝汤的,于是深感自己傻逼了一把。这家面馆的刀削面是手工现做的,于是在窗口贴着这样的提醒“本店面条系手工现做,请您耐心等候”,等待也是颇有风趣的,你可以透过窗口,看见穿着工作服的小哥,一手端着压好的面团,另一只手拿着一块锃亮的铁皮,将面唰唰地削成长条状送往沸腾的大锅里。刀削面,所谓的“刀”,其实是一块铁皮,真有意思。

拉面到处都是,同刀削面一样,拉面的制作过程也无疑是绝佳的视觉冲击。如果将铁皮削面比作小李飞刀,那么拉面则是红拂女的舞袖。拉面师傅先将面切成小条,然后用两手抓住两端,拉伸、收缩,时而击打案板上的面粉,白灰扬起,面条越拉越细,到最后用手将成形的一端拧下,随意地甩向热水里,稍煮片刻,捞入碗中,放上作料,灌好汤水,便可以吃了。拉面中以兰州拉面最为著名,很遗憾,至今没去过甘肃,所以没吃过正宗的兰州牛肉拉面,我虽不是吃货,但却一直对美的事物心存向往。

在北方还吃过玉米面,南方人吃的不怎么习惯,我不会告诉你,我每次点荷包蛋玉米面不过是为了里面的那个水煮荷包蛋。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你,我每次光顾那家朝鲜面馆,不过是因为店家女儿长的漂亮,煮面的阿姨每次都称呼我为“孩子”。其实这么多面,还是老妈做的手工面最好吃,为什么呢,大概是因为那是妈妈的味道!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