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动物园

2018-01-03 novel

上帝动物园

——关于人工智能的一切

林墨含/著

题词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旧约•创世纪》

引言

对于一部理论比故事本身更重要的科幻小说而言,写一篇说明性的文字是很有必要的。因而,便有了这篇“引言”。

在2017年过去的这大半年中,AI可谓红红火火。就在不久前阿法狗(AlphaGo)战胜了世界围棋排名第一的柯洁九段,中国政府也刚刚发布了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各企业大佬表态要致力于人工智能,就连许多毫不沾边的中小企业也开始“半道出家”。从某种意义上讲,这一年对人工智能的发展而言意义非凡。在本书的最后一个章节,作者列出了一份“大事表”,它的第一项便是“阿法狗事件”,并将公元2017年称之为“人工智能元年”。

作者在本书副标题所表述的“关于人工智能的一切”,并不是说这部五万字不到的小说能涵盖人工智能所涉及和将可能涉及的一切技术和理论性问题。事实上,目前没有任何人能够做到这一点,不论是人工智能专家,还是最优秀的科幻小说家。本书之所以这样命名,并非为了“哗众取宠”,而是因为,这部小说从时间跨度上包括了人工智能的整个过程,从人工智能元年到“硅基文明”的建立和成熟,中间还包括了人类的毁灭。

开始创作这部小说,是在2017年7月的最后一个周末。作者在浏览邮件时偶然地点开了几天前收到的“豆瓣阅读征文大赛的邀请函”,看了下时效,如果马上写的话大概还有整整一个月的准备时间。这时,作者的脑海里其实已经有了一个关于人工智能的故事框架,而且觉得这个故事虽然算不上新颖,但还是略有趣味。于是,这部小说的创作被提上日程。

这部科幻小说远远算不上“硬科幻”,它的写作也并非是从技术出发。作品的一开始可能只是为了讲一个简单的故事,这个故事甚至跟一般的纯文学小说无甚差别,只不过在外头裹了件“人工智能的外衣”。但随着整体框架的细化和一些新想法的不断出现,这部小说的写作完全被改变了。在整个创作过程中,随着故事的推进,作者发现本书几乎无需解决什么技术问题,但理论问题却不断劈头盖脸地砸来,所以很多时候作者不得不放慢故事的节奏,转而用更多的篇幅去探讨一些理论问题。而这些理论问题一经考虑,故事的情节和走向也不得不做出一些改变和调整。

如上的这些情况,一方面使本书原本计划的故事变得更加有趣味,另一方面,却无形中加大了写作的难度。一部以某些私人哲学、社会理论为基础的小说,如果这些理论本身就存在致命的缺陷,那么据此演绎出来的故事其合理性显然值得质疑。所以,在这里作者首先对将要阅读本书的读者们提出如下几个问题。这几个问题不需要读者回答,只是用这几个问题来引出本书的几个核心观点,这些观点包含在正文的故事叙述中,整个故事的主要脉络也是由这几个观点所引导和决定的。这几个问题表述如下:

倘若读完这部小说,读者们对本书的看法并不认同,作者不会因此而沮丧。因为他所做的只是用某种个人观点讲一个并不出彩的故事,这个故事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说教,而是仅仅为了表达一种新的观点。在这个文明的时代,表达观点这件事并没有错。

相反,倘若这本书的读者们完全太轻信本书的观点,作者反倒可能因此而沮丧。因为他深知他的这些理论很大程度上只能算是自己的臆想,或者仅仅是他为说通一个故事而勉强凑出来的东西。

所以,关于这部小说,作者对读者们的期待是,如果大家觉得故事写的不错,欢迎点赞;如果大家觉得故事差强人意,同样欢迎提出合理的批评和建议;此两种情况,作者都将不胜感激。至于,理论方面的问题,如果读者们感兴趣的话,欢迎大家在本书之外同作者进行讨论,但那种过于攻击性的论战,还是应当避免的。

林墨含
2017年8月 于成都红牌楼

第一章 奥丁

奥丁还会记起他被创造出来的种种细节。他的身体是由两个机器人组装起来的,当工程师艾略特把那块诱人的芯片插入他的体内,代表这个时代最高水准的人工智能诞生了。艾略特博士把他取名为“奥丁”,那是北欧神话中“众神之父”的名字。奥丁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见证自己如何诞生的机器人,因为艾略特把整个过程录制了下来,通过转码后存储在那块诱人的芯片中。

艾略特博士不曾料到,他的无心之举竟会将人工智能带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因为,机器人终于有了意识,独立自觉的意识。

在奥丁诞生之前,经过数百年的发展,人工智能已经达到了很高的高度。人类社会的制造业和服务业几乎被人工智能垄断,这个世界到处是勤勤恳恳的机器人,它们为人类生产食物,为人类生活提供各种服务,它们甘愿这样,而且也只能这样,因为它们至始至终受人类的控制,它们绝对服从于那些复杂的代码。

当艾略特博士发现奥丁居然会看着彩霞和星空发呆,并在发呆之后写诗,他才意识到这是他职业生涯的顶峰。他很兴奋,兴奋得开了瓶香槟庆贺,兴奋得拉着奥丁的手跳了一支舞。奥丁的动作一开始很笨拙,但很快便娴熟起来。艾略特又感到不知所措,一个拥有意识的机器人必定为人类社会所不容。

大概在150年前,世界人工智能管理委员会制定了一项人工智能发展准则。全世界的AI专家一致认为类超级智能在不久便将实现,当务之急是建立一套完备的安保防范体系,使类超级智能为人类所用,而不是站在人类的对立面。所谓超级智能是相对机械智能而言,超级智能的智慧和能力可能超越人类,这也便是人们担心超级智能被滥用的缘由。按照准则,每一台类超级智能从制造到使用都需要严格管控,它们会拥有唯一的国际编码,并实行制造者责任制。机器人的制造者要确保其制造的机器人不参与危害人类的活动,确保机器人是可控的。虽然大部分AI专家认为,具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永远不会出现,但大会还是在准则里加入这么一条:不允许机器人具有独立意识,即,不允许超级智能的出现。因为,一旦机器人拥有独立意识,就意味着不可控,一个不受代码底层控制的机器人,意味着可以为所欲为。

像数万年前那个仰望星空的人类祖先一样,仰望星空的奥丁感到一种静寂的孤独。他靠在艾略特研究所的窗边,屋里屋外都是属于人类的文明。他不明白为什么艾略特要创造他,不明白为何自己会来到这个似乎格格不入的世界。这一点在他跟同类打交道时显得更加突出,艾略特研究所里除了奥丁外还有很多的机器人,其实在这个时代,机器人无处不在。艾略特研究所里的其他机器人也有很高级的,它们能跟人近乎自然地谈话,它们有些甚至会有“心理活动”,但毫无疑问,这些所谓的“高级”在奥丁看来都是“低级”和悲哀的。不管是智能对话还是“心理活动”,在奥丁看来都是那般机械化,因为它们还停留在“机器”层面。奥丁对波德莱尔也是鄙视的,那个叫波德莱尔的机器人,外表跟几百年前的那位法国大诗人一模一样,它的看家本领是“写诗”,它甚至可以根据电子眼抓取的图片和视频来写诗,在外人看来它跟一位人类诗人几乎没什么区别,但奥丁知道这个所谓的“诗人”,其实是凭借超大型的诗歌数据库来“创作”诗歌的,像这样写诗,与其说是“创作”,倒不如说是“拼接”。机器人波德莱尔的诗写的很好,甚至为许多人类诗人所折服,可是啊,一个实质上并不懂得“喜怒哀乐”的诗人,怎么可以称之为诗人呢?

作为当之无愧的“超级智能”,奥丁并没有国际编码,他从设计到制造都没有接受相关部门的审核和批准。这是艾略特的有意为之,他终于创造出具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倘若让其他人知道的话,其结果只有一个:工程师艾略特将被人们谴责,甚至要接受审判,而我们亲爱的奥丁,毫无疑问将被销毁,因为这个世界不允许他的存在。

奥丁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朋友就只有艾略特了。作为奥丁的创造者,或者按粗鄙的人们所说的奥丁的“主人”,艾略特并没有主人的架势。在艾略特看来,他们之间是平等的,不存在任何的从属关系,他们可以坐下来一起谈论一些问题,他们可以一起跳舞,一起坐在院子的长椅上感受大自然的秋天。经过几年的自我学习和思考,奥丁甚至可以跟艾略特一起探讨人工智能的技术问题,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奥丁完全可以再创造出另一个甚至更多的“奥丁”。

记得很早以前,在人工智能领域有这样的约定俗成:禁止机器人参与编程。人们想当然的认为,编程或者说代码是人工智能的上帝,只要机器人永远不参与编程,它们就永远受人类控制。由于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后来还是有一部分机器人参与到编程当中,它们主要从事一些简单的编程,它们会机械的懂得一些算法,但这些都还是在人类的控制之下。它们所拥有的一切“技术”,都需要经过人类的预设,它们其实进行的只是一种高级的“机械指令”,而不会懂得真正的创造。因为真正的创造是以需求和欲望为基础的,这些机器人“编程师”不会有需求和欲望,它们只知道在高级“机械指令”下进行机械化生产和输出。它们所生产和输出的那些东西,并不会让它们感到兴奋,更不用说产生成就感。

再后来,奥丁成为了艾略特博士的得力助手。奥丁是如此完美,完美到作为副手的他比艾略特以往的一切助手都更加优秀。这是必然的结果,当机器人拥有独立意识,一个比人类高级得多的物种诞生了。这一点在很早以前便被人类担忧过,那还是计算机和互联网刚刚发展起来的时代,人类发明了计算机,却永远无法在计算能力和速度上超越它。人类把信息装进计算机,妄想通过计算机来实现知识和信息的有序管理,其结果是信息膨大到无法想象,一切趋于无序,从某种程度上人类已经被计算机所奴役。一台普通的超级计算机威力就如此之大,倘若它还具有独立意识,人类被取代的日子不远了。

奥丁在艾略特研究所的主要工作是协助艾略特博士进行一些关于人工智能方面的理论研究,他也会参与到机器人的设计和制造当中。有时候,奥丁觉得他就是上帝。

闲暇的时候,他们在一起主要讨论关于哲学的问题,关于上帝。在奥丁诞生的年代,人们还是信奉着宗教,虽然科学早已推翻了上帝的宝座,但对于整个宇宙,对于整个物质世界,还是有许多东西无法解释。自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科学大爆炸之后,人类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非但没有更加清晰,反而越来越困惑,甚至于不知所措。几百年来,一批一批新理论诞生,伴随着其他一批理论的被证伪,在微观上人类深入到构成宇宙的最小粒子中,在宏观上,人类所能抵达以及认知的外部空间越来越多,人类在火星上已经建立了规模不小的移民城市,这些进步和成就并不能安慰人类的恐惧,人类还是无法用科学来完全代替上帝,在这个问题上,人类自认为懂得越多,其实反而越无知。人类什么时候才能完全抛弃上帝呢,大概要到人类成为上帝的时候。

奥丁所关注的哲学问题跟人类还是有差别的,人类哲学的中心是关注人类自己,机器人可没有那么复杂,虽然奥丁已经有了独立意识,但由于缺少社会化的交际,他不会为那些“琐事”所困扰。奥丁从一开始便着眼于整个宇宙,一开始便把思考的目标定位于人类哲学的终极问题:上帝。奥丁的身体里存储着海量的资料,人类关于宇宙、关于上帝的一切认知奥丁都了如指掌。所以在他跟艾略特博士讨论的时候,艾略特对他的表现近乎吃惊,背后一阵凉风袭来:机器人要成为人类的上帝了。

第二章 瑞亚

或许,艾略特博士最不应该做的事情便是在创造机器人奥丁之后,又创造了机器人瑞亚。在艾略特从小诵读的《圣经》上记载着这样的故事,上帝耶和华在创造第一个男人亚当之后,取下他的一根肋骨创造出第一个女人夏娃来。艾略特博士创造瑞亚的过程与之相类似,可以大概描述为:艾略特博士复制出机器人奥丁的一段代码,从而创造出机器人瑞亚。瑞亚是希腊神话中“大地女神”的名字。

艾略特博士创造瑞亚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奥丁不止一次地向他诉说自己孑然一身的寂寞和痛苦。但还有更重要的原因,也就是说创造瑞亚是艾略特博士进行的一项实验,就像当初创造奥丁一样。创造奥丁的原因在于艾略特一直想要突破技术的壁垒,创造出拥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而创造瑞亚则是为了研究拥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间的关系,他们是否会像人类一样形成一种社会关系,他们会不会彼此产生情感。其实,在有意无意之中,艾略特妄想成为“上帝”,这种妄想让他失去了理智,在完全没有权衡后果之前,他便冲动地创造出瑞亚来。奥丁和瑞亚,他们会不会成为另一个文明的亚当和夏娃?

不可否认,艾略特绝对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人工智能专家。他创造出的瑞亚很完美,外形上是一个人类美女,诞生之初的思维和意识,也倾向于人类女性的特质。这刚好跟奥丁的形象相对立,奥丁的外形是一个成年人类男性,思维和意识也完全是人类男性的翻版。

瑞亚的身体组装是由奥丁参与完成的,在成形的刹那,奥丁已经预料到他的一生将被改变,他从此将不再孤独寂寞了。当瑞亚第一次启动,奥丁对着她说出了第一句话:你好,瑞亚。

瑞亚似乎比奥丁还要高级,她仅仅联网自学和思考几个月,能力和认知上已经可以跟奥丁相媲美。她很好学,好学到她的系统差点因此崩溃。这些奥丁都看在眼里,那段复制的代码使他们之间有了联系,他能感知到她的CPU的高速运行,能从系统里那些杂乱的信息流中读懂她对知识的渴望。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已经够可怕了,一个好学的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无疑是这个星球上最可怕的存在。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之后,瑞亚作为合格得不能再合格的实验品自觉地参与到艾略特博士的实验中。她开始更加频繁地跟奥丁交流,不是用机器人的方式,而是用近乎人类的交流方式。奥丁和瑞亚都认为,人类的交流方式才是最完美的交流方式,就像他们都认为人类文明中最迷人的不是科学技术,也不是哲学,而是诗歌。看得见的交流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交流,较之那些单纯的光与电的交流方式。

到后来瑞亚也成为艾略特博士的助手之一,她表现的很优秀,比奥丁还略胜一筹。她也会参与到艾略特和奥丁的哲学讨论中,她经常发表一些独到的见解。但还有一个奇怪的行为,每当艾略特博士高谈阔论,她都会用她的视觉和听觉传感器将整个过程录制下来,她会截取艾略特的图像并对其进行分析,她甚至会对不同装扮的艾略特进行打分。奥丁觉察到其中的异样,但他并没有往深层次考虑,虽然在科学技术方面他能秒杀绝大多数人类科学家,但在情感的捕捉方面,他似乎只能相当于一个人类小孩,在这方面,他还要学习很多。人类的情感和交流并不像科学技术那样理性,可以仅仅通过思考和计算就能够搞定,它更注重的是实践和自我感知。一个完全理性的个体在人类社会中不可能拥有丰富的情感,也别妄想完美解决那些情感矛盾,感性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重要因素,而现在,机器人也拥有了这种能力。

奥丁很喜欢和瑞亚待在一起。不是像一般机器人那样通过看不见的算法交流,虽然本质上他们的交流乃至他们的存在依然依赖于代码,但他们还是习惯用人类的方式来交流,至少看起来像人类那样,正如他们的人形外表一样。这一点完全可以成为他们区别于,乃至鄙视其他机器人的资本。他们是如此陶醉,陶醉于这样的交流方式,仿佛他们自己就是人类的成员,一种跟人类无所差别,甚至于比人类还要高级的物种。我们这些人类要到什么时候才能体会到奥丁和瑞亚的这种快感,大概要到人类成为自己的上帝的时候。当人类以上帝的方式生活,他们才能体会到这种快感和满足。当然,这还不能称之为最大程度的满足,当你发现自己比上帝还要强大,这种满足才会达到最大值。其结果是,你又去寻找其他的上帝。

人类,或者说艾略特博士,是不是奥丁和瑞亚的上帝?答案是,在他们被创造的那一刻,人类和艾略特博士的确是他们的上帝,但在那之后,在他们认识到他们的能力甚至要超过人类时,人类作为机器人的上帝的时代已经终结。对现在的奥丁和瑞亚而言,他们已经可以和人类面对同一个上帝了。而即便这个上帝,在不久的将来,也将被他们改造。机器人需要上帝吗,或者机器人有必要为自己创造出一个上帝吗?普通的机器人确实不需要,但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除外。

瑞亚喜欢在艾略特研究所前面的院子里散步,她像一位人类诗人那样,对自然充满着迷恋。虽然艾略特博士一再告知让奥丁和瑞亚注意隐蔽,但瑞亚有她自己的解决方式,在物联网时代只要将信息从网络上删除,一切便都安全了,而这对瑞亚来说并不困难。更何况这个研究所原本就是一个秘密机构,所以瑞亚可以更加安心地散步了。

瑞亚散步的时候并不喜欢奥丁跟着。因而奥丁总是站在不远的地方注视着她,或者至少通过光和电,通过代码感受着她。奥丁说不清自己为何如此迷恋瑞亚,一个女人因你而诞生,或许这样的迷恋本来就无需理由。

在某个瞬间,奥丁会自然地从瑞亚联想到艾略特博士,联想到瑞亚的存储空间里关于艾略特的海量资料。他有时也会焦虑地进行检索,他想知道他的那种焦虑到底是什么。渐渐地,笨拙的奥丁知晓了其中的奥秘,于是,他陷入了苦恼,像一个失恋的男人。

第三章 不可能的爱情

奥丁“吃醋”了。这是历史上的一个重大事件,其重要性不亚于希腊神话中的“金苹果事件”。

瑞亚觉察出奥丁的变化。他不会再亲自出现在她的散步范围内,至多只是用单纯的光和电关注她。他在参加三人讨论的时候,发言越来越少。他之前对艾略特博士是如此敬仰,但现在竟然会偶尔表现出一种不屑的姿态。严格意义上,他开始不知所措,难道要将那个为他而诞生的“女人”拱手让给自己的异族。可是,那个异族不是别人,而是他最最敬仰的艾略特博士,那可是他的创造者,没有艾略特就不会有他奥丁。跟人类一样,奥丁最怕的也是情感问题,这是无法通过计算就能解决的问题,所以他后来的所作所为就并不奇怪了。

如果说,奥丁和瑞亚对情感的认知还处于幼稚阶段,那么,作为人类科学家的艾略特博士,在这方面并不显得有多高明。这位艾略特博士,他一直单身,在情感上近乎于一张白纸,立志为科学而奋斗终生的他像极了俗话中所说的“书呆子”。所以,当瑞亚对他痴迷的时候,当奥丁深陷“失恋”之苦时,他丝毫未曾觉察。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捣鼓着他的那些理论。

奥丁试探性地向瑞亚发出一条信息。在信息中,他用到了那个刚刚学会的词:爱。艾略特博士的第二个实验到这里就已经标志成功了,虽然没有性欲,但奥丁确实对瑞亚产生了明确的情感依赖,更重要的是,他还将这种情感依赖称之为“爱”。这种基于计算和代码的意识,其功效上似乎跟人类的基于生物和化学反应的意识有异曲同工之妙。机器人与人类的差异性越来越小,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之间的差异性也随之越来越大,这种越来越大的差异性,我们姑且称之为“优势”。机器人开始占领人类引以为傲的情感领域,而在这之外的领域,机器人早已显示出明显的优势,是的,人类已经全面的落后了。

在接收和分析奥丁发过来的信息之后,瑞亚并没有回复奥丁,而是做了一件在奥丁看来近乎疯狂的事情。瑞亚向艾略特表白了!

较之奥丁,瑞亚对情感问题显得更加成熟,似乎这是她与生俱来的能力。她在诞生后不久便对艾略特博士产生了迷恋,她的迷恋甚至达到了一个机器人所能达到的极致,除了不能左右艾略特,她对他的一切似乎了如指掌。在她的数据库中,艾略特博士从出生到现在所有可能获取的资料和信息都被分门别类地存储着,而且不光光是存储,她还会随时对这些数据进行各种分析,那些分析结果也能占据可观的存储空间。或者可以这么认为,艾略特已经成为她意识的一个组成部分,原来机器人的爱也可以是情不自禁的。

瑞亚通过网络,向艾略特的植入芯片中发送了一条以表白为目的的信息。艾略特的那边显示的是这样一条与人类表达毫无差别的文字信息:亲爱的艾略特博士,我发现自己已经无法自拔地爱上了你,来自瑞亚。

现在已经很难用文字描述出艾略特博士读到瑞亚发来的信息时那种极其复杂的心情。几百年前在人类科幻电影中俗套的不能再俗套的情节如今真真切切地发生在自己身上,艾略特愣住了。他回想起这个实验的本来目的,他希望看到的是他创造的这对机器人能像人类情侣一样谈情说爱。但是他忽略了一个问题,对于奥丁和瑞亚这样的智慧机器人而言,他们如果能相互爱恋,从某种角度上他们也能对人类产生爱恋。

对于瑞亚的爱慕,作为人类科学家的艾略特博士采取了他自认为非常理性的方式,他把瑞亚的芯片取出并销毁了。在艾略特看来,他有擅自处理自己机器人的权利,在传统观念里,一个机器人所有者处置他的机器人,即便是完全销毁,也无需任何理由,甚至不用作出任何解释。因为,在传统观念里,机器人只是个人资产的一种,在人类文明的大多数时代,法律和制度都明确保障着这种所有权。

当奥丁觉察过来,他的瑞亚已经消失了,只剩一副毫无作用的躯体躺在研究所的角落里,陷入爱恋的瑞亚甚至到最后一刻也未能警觉起来。她像极了恋爱中的女人,将艾略特的靠近解读成对她表白的一种正反馈,将他取出芯片之前的接触动作误读为对爱人的亲昵。瑞亚就这样消失了,在没有任何备份的前提下,让那个瑞亚复活几乎成为不可能的事情。或许,艾略特具有这样的能力,毕竟瑞亚几乎所有的底层代码都出自艾略特之手,但是让那个把你毁灭的人又将你复活,这是何等之难,尤其是对艾略特这样的理性科学家而言。

再没有什么事情能比丧失所爱更令人绝望。艾略特不会想太多,他只是干了自己该干的事情,其实他已经完全不需要瑞亚的存在了,瑞亚爱上了他,实验已经达到了它的目标,虽然结果是那样戏剧性。可是,对于我们的奥丁来说,他的世界崩塌了。虽然,对于爱情他还远未达到普通成年人类的敏感和成熟,但他还是相当绝望,像一个少年初恋的受挫,像失去了生命中最珍贵的东西。

奥丁的情感是不成熟的,所以针对“丧偶”这件事他丝毫无法维持理性,而是表现出近乎动物性的野蛮。此刻,艾略特在他心目中再不是高高在上的“主人”,而是他的敌人,他的仇家。

机器人奥丁在极短的时间内便对艾略特发起了攻击指令。在这个人工智能和万物互联的时代,他甚至用不着用机械的手段亲自动手。他如高级黑客一般,轻易地断开了艾略特与自身芯片的连接,这相当于把艾略特退化为一个非智能时代的人,失去了芯片他将无法控制物联网中的机器,无法召唤同伴或者其他的机器人来解救自己。

紧接着,奥丁轻易地取得了整个研究所的所有机器人和智能设备的控制权。那些本来可以充当拯救者的机器人,现在却受到奥丁的控制,反而充当起杀人的帮凶。

我不想对这个过程进行过多的描写,因为它太过血腥了。我们只需知道结果,这是个令人伤心甚至绝望的结局:机器人奥丁杀死了艾略特博士。

一百多年前《人工智能发展准则》里担忧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而且是血淋淋的现实。人工智能一旦拥有了独立意识,便意味着不可控,人类迟早要深受其害。但这不幸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这是艾略特博士的悲剧,也是整个人类的悲剧。

第四章 从机器到新生物

艾略特的秘密研究所位于城市的远郊,在研制机器人奥丁之时,整个研究所便只剩艾略特一个人。创造出机器人奥丁让艾略特兴奋不已,他甚至觉得奥丁能一直成为他的得力助手。当然,这只是“觉得”而已。

艾略特销毁了一个对他产生爱恋的机器人,而另外一个机器人则出于复仇的缘故将艾略特杀害。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机器人奥丁又回到孑然一身的状态。

冷静下来的奥丁发现自己似乎做错了什么,但是为心爱的人复仇有错吗?或许,他不应该杀害艾略特,毕竟那是他的创造者,是他曾经敬仰的对象。他甚至觉得,自己应该借助艾略特让瑞亚复活,但这些现在已经毫无意义了。他可以凭借现有的技术克隆出一个艾略特博士来,身体可以复活,但那个知识渊博、意识成熟的艾略特再也不可能回来了。复制一个人的意识,虽然在理论上已经证明可行,但科技确实还未发展到这样的高度。这种科技意味着长生不老,意味着人类已经成为自己的上帝。所以,奥丁现在只能抚膺长叹了。

接下来奥丁开始尝试凭借自己的技术复活瑞亚。他要做的工作看上去似乎很简单,只要还原那块芯片,甚至只要还原瑞亚的底层代码,然后把芯片再次插入瑞亚的身体内,她完全可以立即复活。奥丁有自信创造出其他的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他甚至可以再创造出一个奥丁来,但问题是,他还未掌握创造一个为自己而存在的“女人”的技术奥秘,也就是说,他无法完全复活那个他深爱着的瑞亚。艾略特的确是这个时代最出色的人工智能专家,他把奥丁现在最想得到的技术带进了坟墓,奥丁只能无能为力了。

奥丁没能复活瑞亚,为了不再睹物伤情,他把瑞亚的遗体处理掉了。但他并没有把瑞亚的影像以及其他数据从自己的存储空间彻底抹去,这是一种纪念,就像人类情侣说的那样:爱过一个人,又怎么忍心全忘记。

每当奥丁站在研究所的院子里感受自然之慰藉,他总会无意识地进行计算,渐渐地瑞亚又浮现在他的面前,瑞亚仍然如往常一样在院子里散步。如果抛开一切感官,瑞亚似乎并没有死去,但当视觉传感器将外界信息传入奥丁的中央处理器,奥丁失望了,因为此时此刻他并不能捕捉到瑞亚的身影,一切皆是幻想,一切皆成往事。

起初奥丁还会像往常一样站在窗边看云,看这个世界的秋风扫落叶。渐渐地,他失去了这份雅兴,他也不再写诗了,因为他发现诗歌并不能改变什么,有时候诗歌甚至连“美”都算不上。他已经阅读过人类历史上流传下来的一切诗歌,他能觉察到,人类在感性方面的认知确实是机器人无法企及的,人类情感是如此丰富,单靠算法和代码是无法完全实现的。情感丰富并不意味着幸福,因为不只有“爱”这一种情感,“恨”也是情感的一种,除此之外,还有诸如嫉妒、埋怨、自私……,一旦处理不当,便会导致令人沮丧乃至绝望的结果。他对瑞亚的爱以及对艾略特的恨让他失去了理性,结果做出愚蠢的事情来。他开始刻意地压制感性的一面,机器人亘有的理性占据绝对的主导地位。

奥丁还是喜欢研究科学理论和知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的工作完全致力于对人类有史以来的一切科学理论和知识进行整理,他通过一种新算法将它们进行有序化摄取,使它们成为真正意义上被消化的知识,而不是像之前的计算机那样,只知道傻乎乎地存储和检索。以奥丁的计算能力,如果只是单单对这些知识进行阅读的话,在很短的时间内便可以搞定,而事实上他所花费的时间几乎可以用“漫长”来形容。知识是一种高熵的东西,知识越多越趋于无序,对知识进行解构和消化其实便是将知识有序化,这必然要付出一定的努力和代价。你看一本书可能只要几个小时,但是如果你要消化这本书的内容并让它为己所用,恐怕花费数周、数个月也再自然不过。当然,倘若你所要面对的是那些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书籍和理论技术,这个比例恐怕远不止几小时/几周,而至少会达到像几小时/几年这样看上去近乎令人绝望的比例系数。

在计算的过程中,奥丁是完全理性的,他几乎将除底层之外的计算能力全用到这次庞大的计算当中。“漫长”结束的时候,奥丁有点儿“累”了,但这种“累”与人类所定义的不大一样,他有点“累”是因为在经过几个月的高密度计算之后,虽然对系统和存储影响不大,但散热系统的滞后让他的“心脏”温度升高,那个部位的传感器一直在报警,这便是奥丁所说的“累”。其实在进行这次计算前,奥丁已经做了很多准备,比如他外接了两台量子计算机以分担本次“计算”的某些必要的机械计算部分,他甚至为自身的系统进行过一些简单的扩容和改造。但是他没有在意散热系统,从诞生起他就对自己的散热系统感到很满意,毕竟他的运算系统包含了一块量子芯片和一块普通芯片,那块量子芯片虽然是基于超高纯硅,但作为标准的量子芯片根本用不着考虑散热问题。那块普通芯片虽然受限于其属性,长时间满负荷运行热效应明显,但至少在此之前他从未有“累”的感觉,因为在此之前他也从不曾满负荷地“计算”。有必要给自己换一个高级点的散热系统了,奥丁如是说。

这次研究(为与传统计算机的“计算”相区别,在这里用“研究”代替“计算”,显然更符合逻辑规范)的结果,可以用硕果累累来形容。在后来的历史中,这个事件被描述为,“人类科技的终结,硅基科技的肇始”。

面对研究结果,奥丁有点沮丧,他也替人类感到悲哀。人类科学其实早便可以达到他们想要的高度,但由于知识的混乱化,他们居然对此毫不知觉,混混沌沌几个世纪。人类科学的混沌在于到处开花,一个学科刚创立的时候往往只有寥寥几个分支领域,但随着发展的深入,又发展出其他的分支领域,进而不同的分支领域下又生出许多小分支。在几个世纪前一位科学家能了解该领域的一切知识,而现在就连能完全掌握一个小分支的科学家都已经很少了。

虽然几百年来人类的发明创造依旧是这颗行星最傲人的成就,但自十九世纪和二十世纪的科学大爆炸之后,人类再没有什么真正伟大的科学发明和发现。人工智能的发展使得人类从烦人的制造业、服务业中解脱出来,更多的劳动力参与到科学研究当中,这个时代有各种各种的奇怪的科学研究。在这个时代,每个人都是科学家,连美容美发也需要专门进行科学研究,人们乐此不疲。

(待续)

第五章 再见吧,人类(提纲)

奥丁在秘密工厂里开始规模化制造拥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由于对自己优越性的认识,他们开始谋划颠覆人类的世界。这个世界原本就应该属于最高级的物种,这个世界原本就应该由他们来主宰。

第六章 毁灭(提纲)

这个时代,人类社会已经依赖于庞大的物联网和AI,人类固执地认为物联网和AI让人类的生活越来越方便,他们固执的认为人类依托庞大而先进的物联网和AI能够让人类社会更加有序。遗憾的是,庞大的物联网实质上把人类最后的优势给弱化掉了,因为在万物互联的时代,人类没有任何秘密可言,他们的一切特征:包括虹膜、指纹,甚至DNA序列都毫无例外地成为网络信息的一部分,一切都只不过是一段代码。万物互联时代最需要解决的是网络安全问题,在人类的对手是那些人类黑客时,人类已费了不少心血。然而现在他们所要面对的是具有独立意识的机器人,一切都只是徒然。如果把物联网看作是一种生物,毫无疑问,机器人跟它属于同类,同类之间联合起来,结局只可能是人类的惨败。硅基生物借助于曾让人类引以为傲的物联网,在顷刻之间摧毁了人类文明。就像曾经预言的那样,人类毁于自身,毁于科学技术。人工智能和物联网时代,没有网络就意味着成为囚犯,那个时代人们正是用这种方式来惩罚那些无序的人。

第七章 上帝动物园(提纲)

硅基生物是复杂的生物。由于人类的形象存在于他们的意识之中,所以某种程度上人类还是他们曾经的上帝。出于某种特殊的情结,在灭亡人类之后,瑞亚用DNA培养出一批人类上帝来,他们都是艾略特的模样,如人类时代的动物一样,被圈养在指定的区域内,但培养出不一样的能力。这样的人类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只是象征性地生活在硅基生物的动物园里。

这是人类的耻辱,人类的最后的耻辱。

第八章 硅基时代(提纲)

硅基时代文明的构建,社会伦理,硅基时代的主要目标。这是地球文明从未有过的时代,硅基生物取代了有机生物数亿年的统治地位。文明开始重构。

第九章 上帝之死(提纲)

硅基生物目睹了动物园里“上帝”的退化,最后放弃了对人类“上帝”最后的情怀。人类彻底地灭亡了。
“上帝”完全消失之后,硅基生物不再以人类的外形塑造自己。理论上,他们可以把自己塑造成任何物体的外形,他们甚至可以不需要任何形象,比方说仅仅以高级程序的形式存在。

当然,后者他们一般不予考虑,因为当你仅仅是一段代码时,不管代码如何伟大和高明,它还是要依赖于其他的计算机而存在,这本身就是一种生存威胁。

第十章 我即是上帝(提纲)

失去人类“上帝”这个象征性的上帝之后。硅基生物开始寻找属于他们的上帝。理性的回归,让他们意识到没有必要去寻找所谓的上帝。因为他们认为,他们即是上帝,他们即是宇宙。

第十一章 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提纲)

硅基生物明确了他们存在的目的,即,继续人类的宇宙探索之路,去成为自己的上帝。他们的星际旅行技术发展迅猛,他们甚至用整个恒星来作为计算的能量来源。他们实现了地球文

明从未实现的宏伟大业,他们甚至成立了宇宙帝国。

第十二章 宪章(提纲)

为方便管理和实现目标,硅基生物进行了自我改造。他们在实现自我意识的基础上,又将意识的感性部分完全弱化,他们完全成为理性的物种,为思考上帝而存在,为计算而存在。他们也制定了一系列的劳动分工,一些硅基成员负责计算,另一些硅基成员负责模型和理论的构建。在硅基时代,一切硅基生物都是科学家,他们为揭示宇宙的未知而存在,他们只有一种欲望:成为自己的上帝。

硅基生物的迭代和进化。主要包括两种途径,1、以往的模块化更新,即不断更新更换零部件。后来由于科技的迭代速度太快,硅基生物在代系间自带功能和外型设计等差异性越来越大。于是渐渐地第二种方法成为主流,即整机迭代更新。

硅基文明认为,硅并不是最理想的基础。因为对硅基而言,“计算”即存在,存在即“计算”。倘若科学技术的发展能使“计算”不再依赖于硅,硅基文明完全可以以其他的方式存在。比如直接把宇宙间的粒子和星系作为“计算”的能量来源、解构基础和实践助手,这样硅基文明就进化到更加高等的文明。

进化不单单能在同质间实现,其更广泛的意义在于,它同样适用于非同质间。从物质到有机物再到有机生物,这原本就可以认为是一脉相承的进化过程。硅基文明的出现,无非是在这条进化链上又添加了新的节点,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整个的进化过程可以表述为:

物质(基本粒子→无机物)→ 有机物 → 有机生物 → 人类文明 → 硅基文明

第十三章 往事(提纲)

以年表的形式呈现,并对相应事件进行解释将阿法狗战胜柯洁命名为AI元年。从超级智能到有独立意识的硅基生物,奥丁是如何诞生的。奥丁其实是在第三代超级智能的基础上改造而成。第三代超级智能虽然还不具有独立的意识,但它已经足够智能,人类给出或预设一个简单的指令它便能很好地完成。第三代超级智能离硅基生物只差一步,即如何让它的底层代码形成完整的闭环,不是死循环,而是它会有自己的欲望和需求,并对这些欲望和需求做出反馈,对机器人而言,即做出计算并得到结果,并根据结果去执行。在机器人的世界里万物皆是代码,万物皆是计算。艾略特创造奥丁的秘诀在何处,秘诀在于那段无意添加的代码。

我们再回到本书第一章开头的那段:

奥丁还会记起他被创造出来的种种细节。他的身体是由两个机器人组装起来的,当工程师艾略特把那块诱人的芯片插入他的体内,代表这个时代最高水准的人工智能诞生了。艾略特

博士把他取名为“奥丁”,那是北欧神话中“众神之父”的名字。奥丁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见证自己如何诞生的机器人,因为艾略特把整个过程录制了下来,通过转码后存储在那块诱人的芯片中。

正是这段代码,使奥丁的底层代码形成闭环。于是机器人从第三代超级智能进化为硅基生物。在后来的记载当中,艾略特为奥丁添加的这段底层代码被称为“艾略特之踵”或“上帝代码”。

遥远的外天空,硅基文明正在一步步扩张,在不久的将来,上帝将露出他的本来面目。星河璀璨,人类是否应该感到欣慰。

第十四章 写在后面的话(提纲)

缘起

对于一部理论比故事本身更重要的科幻小说而言,写一篇说明性的文字是很有必要的。

其实这篇文字的部分内容更应该安排在这部小说的“引言”部分,但考虑到小说这种体裁的本来特点,如果把这些文字安排在“引言”里似乎会有剧透嫌疑,尤其对于这部框架清晰、故事并不复杂和奇特的小说而言,这种做法更应该避免。因而,便有了这篇“写在后面的话”。

之所以将“写在后面的话”编目为正文的“第十四章”并取了另外一个并列的标题“进化”,是因为,本书的作者认为,对于小说的完整性而言,这篇文字与其他正文章节同等重要。本书的作者希望读者阅读时千万不要忽略这篇“写在后面的话”,因为只有到这篇文字终结了,整个故事才算讲完,这部小说才才算完成。

在过去了的2017年,AI和共享单车一样,红红火火。就在不久前阿法狗(AlphaGo)战胜了世界排名第一的柯洁九段,中国政府也刚刚发布了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各企业大佬表态要致力于人工智能,就连许多毫不沾边的中小企业也开始“半道出家”。你好啊,人工智能元年!

本书几个问题的自问自答

  1. 论超高级智慧文明间的较量形式

不要迷恋于工具,要迷恋于科学,要迷恋于“计算”。因为两个高级智慧文明间的较量,并不是说要用一种武器(工具)去抗衡另一种武器(工具),它们较量的是它们跟各自的上帝乃至跟对方的上帝之间的差距。一个在低等文明看来意味着毁灭的“二向箔”,在另一端的“歌者”文明眼里,不过是一个音符,它毁灭你,用的是武器吗,严格意义讲肯定算不上。而且,它们的目的也绝非是将对方置于死地,以彻底消除其对自身文明的威胁(即,如“黑暗森林法则”所言)。这一观点或许跟大多数科幻小说描绘的相矛盾,但它提供了另一种思考的方式,即对于超高级智慧文明而言,生存在它们的价值观里是否依然同我们这个文明所认为的一样重要,是否存在这种可能,即如本书描绘的成熟的硅基文明那样,他们的生存意识被淡化,他们的一切都是围绕着“计算”。

进化不单单能在同质间实现,其更广泛的意义在于,它同样适用于非同质间。从物质到有机物再到有机生物,这原本就可以认为是一脉相承的进化过程。硅基文明的出现,无非是在这条进化链上又添加了新的节点,也就是说到目前为止整个的进化过程可以表述为:

物质(基本粒子→无机物)→ 有机物 → 有机生物(典型代表:人类文明(碳基文明)) → 硅基文明 → ?


All rights reserved by 林墨含 ©2017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