戮袍

2009-05-30 novel

写在前面的话:09年,重读《史记》,读至《豫让列传》,颇感古人之义,又叹今日吾民族之义弗如,故改之为现代诗剧,忘勉励之。

谨以此剧献给一切还未沉沦的生命

献词:

残阳如血,春秋岁月,越过千年的风霜,刀光剑影跌宕的侠士义气,回首之处,惊鸿一片。智伯有幸,晋地亦有幸,赤血弥漫剑锋,你倒下的地方,一股幽蓝的剑气在喘息,“士为知己者死”,你做到了,为一“义”字,死又何惧!打马而过,空蹄轻滑,那一抹即逝的生命绝响,轻轻地打在一卷汉时的竹简,高墙囹圄,一具残缺的躯体为你击鼓,刺客列传中狠狠地掘下了两个汉字,豫让。

冠以刺客之名,你不是刺客。浮云一片,沉沉暮霭中一个时代的梦魇,荡谷清绝。生漆涂身,咸炭咽口,遍体的疮疖,无眉无须,报雠之路何如,嘶哑的魄音,一个男人静静地赴死,一路无歌。你,不愿诈忠取义,于是一阙桥拱暗暗伤泣。黄袍掷于足下,你悲苦地舞于其上,剑锋在衣间穿梭,一颗仇雠的心在滴血,很痛,很痛。力量在耗尽,你把最后的一剑刺向了自己,襄子默然,神州失色。

“秋色冷并刀,一派 酸风卷怒涛。并马三河年少客,粗豪,皂栎林中醉射雕。残酒忆荆高,燕赵悲歌事未消。忆昨车声寒易水,今朝,慷慨还过豫让桥。”

第一幕

时:

或一日的黄昏,453BC。

地:

或一处。

人:

豫让——披狂发,著布衣,须眉横冷,青剑负于肩。

妇人——义士豫让之妻。

夕阳残照,横于断垣之上,月朦胧,败西风。几株败柳残杨,长岩一方,立于荒芜之中,暗宇穷坤。

豫:(立于石上,倚剑)

乾坤浩浩兮晋地生悲
风习习兮余心冥茫
昔吾主器重兮知己之人堪谁
范乎知行兮弃其忘乎
嗟夫兮叹兮泪落心头
美人之遇未报兮襄以之为溺
主死之惨惨兮恨萌溢于胸
誓于天地兮赴雪门
倚三尺剑兮溅血高旗
恨兮兮悲气凝剑
士为知己者死兮欣欣然

豫:(从岩上走下,向妇人)妻,你走吧!离开我,永远的。

妇:这是为什么?夫君,你这是要去哪?

豫:坟场。

妇:不,你应该告诉我的,我会一直追随你,不论你去往何处。

豫:我很爱你,亲爱的,但我不能告诉你,原谅我。你走吧,永远地

离开,把我忘记。

妇:······不······不!(哭泣)

豫:(抽出长剑,指向妇人)走吧!这儿不属于你,我不愿看到你死在我的剑下。杀你并非我愿,所以我恳求你的离开。你选择吧,要么离开,要么长眠于我的剑下。我亲爱的,我不愿将苦难移嫁于你,你的血会撕碎我的心。成全我的意志,如果你还爱着我。

妇:是不是为了智伯?我知道你想替他报仇,但这又与我何干。我愿陪你左右,共担苦难。你为什么总是一个人独担寂寞,请相信我对你的爱。

豫:我不曾怀疑过你,正是因了你的爱,我才逼迫你离开我,忘记我。我已是将死之人,你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记挂,我希望你好好活着,不只为我,还有我们的孩子。你走吧,你和孩子要好好儿过,忘掉我,忘掉仇恨,永远的,不要回头。

妇:(跪于豫让膝下,抱之腿,伤泣无声)

豫:你走吧,走吧!(扶妇人起)

妇:(起身,后退数步,含泪视豫让)好,我走!虽然我是如此地不情愿。别了,让我再好好瞧瞧你的模样,忠诚的义士,我的夫君。(退下)

豫:(执剑向前,仰对残阳,气狰,神伤)

(幕落)

第二幕

时:

或一日的上午,453BC。

地:

或一地。

人:

豫让——须眉尽削,脸疮痍,衣褴褛,遍体疮疖,并刀于腰。
友人——豫让之友。
赵襄子——赵孟,长袍披于身,威风而凛凛。
士兵持刀剑者四,马车者一。

清风晓,桐叶瑟瑟,一拱桥横立,长石咽于其下。苍穹阴霾,
日透薄云,绛红遍青石,不似秋风,岑岑马行处,摧心肝。

豫:(握刀行于青石之径,心沉沉,目黯然)
智伯吾主兮黄泉无依
漫漫长恨兮几遭颓败
我欲殁襄兮苍天何又幸恤之
襄子兮君兮伯兮申我以义
日夜长消兮余心何安
恩主仇雠兮知遇之士当报
赵孟义释兮余又何忍鞘其剑
漆涂身兮疮疖生吞咸炭以毁容
削眉祛须兮褴褛身虽妻子而莫辨
余孤掷于此行兮归黄泉以无憾
乎乎兮当歌
唯唯兮抚膺
嗟夫兮何惧魍魉

友:(向前,目视豫让)是你吗,豫让,我的弟兄,你为何变成如此模样?

豫:我是豫让,你的友人。我要去刺杀赵孟,为我那可怜的恩主报仇。我不断地涉足,不断地伺机,却又一次次的颓败。苍天无眼,今日我将赴死,为那最后一搏。

友:(拥豫让,抚之甚悲)兄弟何必这样!你才华横溢,完全可以先拜于襄子门下,取得他的信任,报仇之机必多。我不忍你白白的送死,我的弟兄,我的友,请三思而后行。

豫:唉!你不了解我,你走吧,不要管我。杀赵孟,我是因义而杀,以我的为人,又怎会为杀人而杀人。投于赵孟门下,他便成为我的新主,为旧主而杀新主,兄弟,我不忍啊!走吧,你走吧!我赴死的心已定,黄泉近矣!

友:(伤,退下)

(豫让卧于拱下之石上,襄子一干人自青石街上拱桥)

襄:(止步,谓左右)上桥时我的心砰砰得慌,一定是豫让,我义释了几次的那个家伙。他一定躲在桥下,我忠诚的卫士,你们去把他抓来。

(士兵者于桥下拿将豫让于赵襄子面前)

襄:义士,你一定是豫让,虽然你的面目已让我不能辨,你的眸,你的神却暴露了你的名字。说吧,你为什么如此地想把我杀掉;说吧,范氏知行氏都是你的旧主,为何单为那短命的智瑶报仇?

豫:王,你有所不知。曾经我事范氏知行氏,他们不知我,我心冷冷;后遇智伯,对我宠幸有加,知遇之恩,我心冉冉。今我主,我的恩公为你所杀,头颅为溺器,为一“义”字,我不得不杀你。

襄:(谓手下)我忠诚的卫士,放了他吧!(向豫让)义士,你走吧!你要杀我,而又无法杀我,我知道你内心的煎熬。你走吧,我不忍杀你。

豫:我不走!我不能再刺杀你,天下之人都知道君义释我数次,我再杀你岂不让天下之人耻笑。那,我恳求你成全我的意志,脱下你的袍,让我将它戮上几刀,黄泉路上也无愧于智伯。

襄:义士,我答应你。(说将长袍脱下,递与豫让)

豫:(接过长袍,谢了襄子,将长袍戮了数刀,又掷于地上,踏其上,又劲戮数刀)

智伯我主兮我今来也
襄子君子兮我今乃去
戮袍一跃兮只为一义
两义得张兮余死也瞑目
悲悲兮乐乐唯乎
去去兮乃有永生

我今去也(执刃于颈脖,自刎,血溅而亡)

(幕落,本剧完。)


林墨含 09年5月 于大连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