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季还要来

2014-05-10 diary

我不是贤人,只是偶尔当当“闲人” ,行走在伟大的另一面,在平凡的世界固执着自己的固执。



在我写下这篇文字的时候,又一轮降水来临,五月湿漉漉地延续,马上便要走到尽头。喜欢下雨,但不喜欢长时间的雨季,雨水一旦泛滥,便失去“物以稀为贵”的意味,美好的东西从来无需过多,过多便显得累赘,显得俗气。雨水如此,爱情亦是如此。长沙的这个五月俗不可堪,除了地铁二号线开通,除了烟火晚会重新上演。一直想不通两个问题,是不是每一个所谓的大城市都需要修地铁,每周一次的橘子洲烟火晚会究竟对长沙空气中的PM2.5贡献多大?其实还有一个终于算是搞清的问题:湘江里的鱼是万万不能吃的。

带了两个本科生做毕业论文,一位是“急先锋”,做实验和写论文都是神速;另一位是“老蜗牛”,综述写了两个月还在那里悠哉悠哉地爬。现在的学生越来越不像话,这样想来自己当初反而要强的多,于是又生出不少的感慨来。当我们在上大学,我们在上什么?相比美好的过程,我更倾向于完满的结果,虽然很多时候并不总是如愿以偿。遭遇过许多的挫折,收获过许多的苦果,心在麻木的同时,渐渐能以平常心看待人生的总总。我不是贤人,只是偶尔当当“闲人” ,行走在伟大的另一面,在平凡的世界固执着自己的固执。

24日,酒醉,微信收到消息“以后为了你自己的家人多着想,不要因为应酬让心爱的人一次次心伤”,然后借着酒劲哭了起来。不知道是第几次喝醉,也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温文尔雅”的我几乎逢酒必醉。记得读本科的时候,喝酒还算比较有度,除了毕业季的疯狂。那时候曾跟老葛谈起过醉酒的问题,老葛不能喝酒,但通常情况下不能喝也还要喝,不醉不罢休,并一直跟我争执“有些酒不能不喝”。在此之前我一直奉行着自己的特立独行,想喝就喝,不想喝就不喝,天塌下来也管不着。但如今我开始渐渐地认同老葛的看法,比如导师敬你酒,他说他喝一半你随意,这种情况下你能随意么,于是端起60度的白酒哗哗地往口里倒。酒量一般般,但速度却又生猛,不醉才奇怪呢!以前都是我照顾别人,现在通常换成他人照顾酒醉的我。经常醉酒的人需要别人照顾,多半是家人和好友,还没找到那个在酒醉时愿意照顾我的另一半,却让“心爱的人一次次心伤”。终于无法原谅自己的多情,让爱你的人流泣心伤,在爱情面前,我依然是一个文盲。第二天醒来,发现右手手臂上有几处不知从何而来的伤痕,酒确实不是好东西,珍爱自己,且行且珍惜。

25日晨,宿舍楼骚动,后来得知欧冠比赛皇马夺冠,奇怪,我什么时候也关心起足球来?


©林墨含 All rights received. www.linmohan.com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