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说春天来了

2014-03-21 diary

好久没更新了,就连LOFTER上的诗也写的少了,大抵是由于比较忙碌的缘故。不时有朋友询问为什么久未更新,在愧疚之余颇有几分感动,被人念着,有人念着,毕竟是件难得的事情。

太阳直射赤道,三月的末尾,北半球的春天终于来了。长沙今天的天气也是相当的好,清早还是阴天,到晚些时候居然又放晴了。白玉兰前几天正开的盛,这两天花儿全都落光,已开始长叶。时间还是走的太急,不光是玉兰花,也包括人。三月是诗人的季节,适合赏花,适合恋爱。时不时的背诵一些小诗,“我打江南走过,那等待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还没背完,边上的好基友便忽忽地来了一句“我不是归人,是个嫖客”,于是三月的诗意顿时减半,这个世界到处都是二货!

在自己的世界忙碌,爱情世界虽然有了点阳光,但爱情实在不是一个人的事情,有爱我的人,也有我爱的人,但要找到彼此深爱的那一半,确实不是件容易事。学校的相亲网高调上线,一时间成为新闻热点,虽然有上,但不怎么看好。有姑娘出嫁,有姑娘待嫁,而自己却只能如贾宝玉那般哀叹“姑娘都成了臭婆娘”,所以爱情,现在还是离我越远越好。小小小女朋友还在高中努力学习,我不想伤害她,只能如她所愿,陪她走过这两年,也只是在深夜聊上几句,她毕竟还是个孩子,也或许我们连见面的机会都没有,谢谢她的深爱,虽然如我所说她还不懂爱,也谢谢她的宽容,说希望我找到自己深爱的那一半。且行且珍惜,但一切还是随缘之。

不知道自己每天忙忙碌碌是为了什么,只知道既然是自己分内的事就应该把它做好。面对前程,还是有几分茫然,梦醒梦碎,如我在一首诗中写的那样“自相残杀的梦想”,梦永远实现不了,因为我们一直在变化,此梦已非彼梦。错过了容易做梦的年纪,于是缺乏创造,只是一直在对梦进行加工,然后亲自将其毁灭,向隅而泣。告别了远方的姑娘,告别了漫无边际的幻想,回归于现实,在人生的苍茫之海里,重新珍惜自己、珍惜每一个自己所爱的人。


©林墨含
2014年3月21日夜 长沙

Comments
Write a Comment